新生军训:想出各种花招斗教官 最终还是败在了教官手下

8月,盛夏的热浪席卷了北京。一辆大巴把人大大二的同学们带到了北京昌平区某基地进行半个月的军训。

糖糖是军训的一名新生。她一直盼望着军训的日子能拖延几天,或是等天气凉快儿点。她们班里有25名女生都坐上了大巴。出发前,所有人都患上了短袖迷彩服,但军姿却站得歪歪扭扭。“太阳真毒,我带了三瓶防晒霜,估计还是会晒成煤球!”几个女生在大巴上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军训装备。“我还带了一大包口罩,据说军训的地方都是风沙,全揉进眼睛里!”大家随着她的视线往外看,果然,这个地方像是个农村,黄沙灌进车窗朝她们打来。一开始,糖糖就感受到了绝望。

“感觉我们好像一群进村的难民。”

站军姿

叠豆腐块的小小“伎俩”

几十辆大巴载着大二所有学院的军训新生到了一排排军营前停下,糖糖从车窗里看到了教官们在列队欢迎。女生们拖着行李箱,大包小包走进略显窄小的宿舍。一间不足30平的房间里睡了14个人,每张床上都叠着豆腐块,个人物品都要求放得滴水不漏,绝不能在显眼的地方妨碍房间的整洁。这让这群大学生吓傻了。“我从来没能把自己的东西全收纳进床底!”糖糖对室友说道。

教官时时刻刻都回来宿舍查寝,如果不幸被查到被子没有叠放好、脸盆毛巾没有放在规定的地方,都会被严厉训斥一番。于是,糖糖自知叠不出豆腐块后,常常求助于下铺的叠被子小能手。在大学里都不怎么爱叠被子的同学们,在这里上了个人生活刻骨铭心的一课。“有时候教官骂着骂着就笑了,因为我们叠的实在不成样子,只能偷偷塞本书把被角立起来。”糖糖告诉记者。

清晨罚跑十圈“清醒头脑”

每天清晨五点,女孩们就会被一阵急促的吹哨吵醒,众人赶紧梳头穿鞋,到外面集合。糖糖班里分到的教官只比她们大两岁,面孔是稚气的孩子,但严厉起来大家都怕。“你们动作太慢了!让你们十分钟出门,有的同学还要在里面磨磨蹭蹭!”由于动作太慢,她们被罚跑十圈“清醒清醒”,教官们又进屋去查寝。“谁的被子叠成了一只水饺?”一位教官抓包了一个被子没叠好的女生。于是该女生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整理了自己的内务。

女孩子们都非常爱惜自己的脸面,即使是休息十分钟,她们也要认真把裸露的皮肤都抹上厚厚的防晒霜。被汗水一冲,大家的脸都成了花脸,互相取笑中把对方脸上抹匀。昌平的热风又干又烈,站军姿时,粗砺的沙子扑向女生们的脸颊,眼睛被糅得睁不开。“教官我们需要休息!”刚开始教官还会假装严厉让她们继续立正,不过不久他就允许女生们到阴凉地休息,过会儿再训练了。

糖糖回忆说:“其实军训是我们大家在一起最亲密的时候。”尽管白天经常是“训练十分钟,休息半小时”,晚上都是在操场上看一些老掉牙的电影,但大家的小马扎都挨得很近,女孩子们口袋里偷偷塞几块干粮分着吃,或是谁的水壶干了,喝两口其他同学的水润一润喊了半天口号的喉咙。“我带了酸梅粉,谁要加水吗?”一个热心的同学喊起来,于是大家争先恐后地往水壶里倒酸梅粉,喝起来酸甜冰凉,比白开水好喝多了。

没有命令不能吃饭

“带一点肉星的菜就是奖励“

军训时,男女生分开住,很少有碰面的时候。唯一可以见面的就是食堂了。这也是这群学生一天最向往的时刻。“每天三顿饭,简直是我们最开心最放松的时候!”没有教官的眼睛死死盯着,大家排着队,拿着饭盒等待打两素菜和一个馒头。“我只在三十多年前老学长的回忆里听说过吃饭还要站着,要自己带饭盒洗碗,没想到这些在军训时都遇到了。”糖糖说。

军营里是艰苦朴素的,这一点在吃饭时尤为深刻。平时吃腻了学校食堂的大鱼大肉还要抱怨饭菜不够美味的同学们,在军营里都抢着吃一点儿土豆白菜。“今天竟然有茄子和黄瓜!”前排的同学都激动地尖叫起来。带一点肉星的菜就像是奖赏。虽然做法比较普通,但很少有同学浪费粮食。糖糖平时只吃一两饭,在军训时每顿都要吃一个馒头或二两米饭。

一些有备而来的同学在食堂里格外受欢迎,有的带来了老干妈,有的带来了家乡的风味牛肉干。糖糖自己带的是五六盒杭州天目山的油焖笋,用来佐餐格外美味。平时不怎么交谈的同学也寻着香味来瓜分了点吃食,再回馈些自己的小零食,大家都熟悉了。

“相比之下,我最向往的还是早餐。”糖糖告诉记者。原来,同学们五点就要起床去训练,七点多才能吃上早餐,中间有两个多小时再太阳下暴晒、饿肚子。尽管食堂里早餐只是馒头、粥和腐乳,还是让同学们馋得不行。有的同学还偷偷问阿姨多舀点绿豆汤到自己的杯子里,以解决上午的饥饿感。

“每天都好漫长,一天就像半个月一样漫长,半个月也像一天一样简单,因为行程都是固定的。只有三顿饭的时间,让我们对军训还有点盼头。”糖糖说,自己在军训时胖了两斤,她们宿舍的室友都说自己进了一个“肥连”。

整理内务比赛

“回去猛吃了一顿自助餐”

每天数着倒计时的日子,终于在一个瓢泼大雨天,糖糖完成了军事演习,参加了文艺汇演,军训结束了。

女生们欢天喜地地脱下军装,由于常常不能按时洗澡,她们都想回学校好好洗个澡。教官泛着泪花的眼睛目送他们的大巴在视野中远去。“离开的那一刻我真的很舍不得教官们,他们虽然严厉,但是对我们却照顾有加,让我们在阴凉地训练,让我们每天都早点吃饭……’’糖糖说她们会记得这个稚嫩的教官,在离开前谈心时,教官对她们说由于军恋异地太久,他刚分手。

回到四通桥的学校,糖糖洗完澡,和同学们出去猛塞了一回自助餐。“重回自由的大学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

不过,她学会了每天叠豆腐块被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本人说明:我有两个笔名,一个是天修极乐,一个是土豆包子。《我们却不知道那是最好的彼此》这本小说是我用‘土豆包子...
    天修极乐阅读 847评论 1 2
  • 从2013年8月断断续续写到2016年6月的大学军训记录(www) 青涩二字都尚不敢高攀的文笔,原色原味一字未改,...
    颜南希阅读 1,164评论 5 9
  • 忆月红——情真挚 前世~我叫你一声妖仙姐姐;今生~你唤我一句道士哥哥…… 月红之间的爱恋,是妖盟盟主和二货道士之间...
    璃樱心语阅读 1,931评论 50 8
  • 月自栊扉照伊人,梧桐凋残夜无痕。 古道长亭霜林醉,离合悠期婳伤魂。 璧斜天涯孤雁鸣,花瘦潇湘遮眼尘。 觞觥孑影笙箫...
    咚个冬阅读 37评论 0 1
  • 昨天晚上看了一场喀麦隆对阵澳大利亚的篮球赛。其实我是第一次在体育馆里看篮球赛,喀麦隆的黑皮肤以及红色球衣绿色短裤的...
    光影传奇阅读 148评论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