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经

文|南有南风

-1-

夜晚十二点十四分,西瓜问我梦想是什么。还在赶案子的我看了一眼消息就退出了,老大抱过来一大堆文件:“记得,仔细看。”

我抬头放出那张迎合长辈的虚假的笑脸,点头说好好好。看着他那张鄙夷的脸,我还加了一句:“放心。”

此时是夜晚十二点四十五分,我坐在高楼,享受着夜幕降临所带给我的喜悦,桌上还有一杯刚泡下的美味的咖啡,领导对我态度很好,让我别太辛苦,看完这堆文件就可以下班。

拖着沉重的身子,带着垂下来的双眼皮去上厕所的间隙,我看了看窗外,路上少有行人,就连喧闹的大超市也熄了灯。

我回想起西瓜的信息,想必她现在也是彳亍,孑孓。我又长吁一口气,想着大概她现在在怀疑人生吧,真好,我连怀疑人生的时间都没有。

我回给西瓜:梦想,就是睡好觉。

西瓜后来才告诉我,那天她痛经差点死在房间。“真的,就差一点,可能老天眷顾我。”看到这话,我心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离死亡要有所近,才敢说眷顾。


-2-

夜晚十点,两个月没来月经的西瓜,隐隐约约感觉到下体有血液在流动。她没在意,应该说,没时间在意。赶完最后一个设计,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去赶地铁。

长沙的街头,有流浪的歌手,有手牵手的情侣,有痞子青年,也有匆忙的旅人。西瓜已经习惯了,在这个城市里,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寻找不到自己。

即使这个点,地铁站还是排了一堆人在安检,在买票。她站在一旁,感觉到此时的地铁站最温暖,至少有这么多人陪她一起,赶这么晚的地铁。

乘上二号线,换乘一号线,最后再走过四个红绿灯,穿过三条巷子,就可以到自己的租房。

有点远,还有点偏。但比那些睡在火车站的人好太多。每次只要这样一想,她心里就平衡了。

你看,人很容易满足。与其抱怨和羡慕没拥有的,不如去珍惜拥有的。毕竟你根本不知道,未来和明天哪个会先到来。

到了租房,她立马跑进厕所。一路上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来例假了。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此时的西瓜蹲在厕所,看到鲜红的血液从自己的下体不断地涌出,再涌出。

西瓜算了算,好像两个月没来例假了。从毕业到现在的两个月,她瘦了十斤,也成长了十岁。什么人生苍凉悲欢离合酸甜苦辣,差不多都尝了一点,感觉还不错。

想起大学那会,推迟一天没来例假她都会担心地跑去医务室,问身体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毕业后的她在一家设计公司实习,高强度的工作,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每每想要辞职,西瓜都会翻翻自己的账单。

二十几岁,没有一分存款,还在为了月底的房租加班熬夜。一把又一把的头发在这场战役中壮烈牺牲,幸好留下了满眼的红血丝还有深深的黑眼圈。

西瓜想,如果把这副鬼样子拍成小视频传到网上,自己会不会火一把。

“二十几岁,谁不是一边哭一边跑。”这句话写于实习的第一个月,西瓜为了躲房租,很晚才回家。


-3-

“流吧流吧,把血流干,以后都别来了。”西瓜在厕所念叨着,忽然眼泪掉了下来:“这样我就不用花钱买卫生巾了。”

看起来很心酸,连包卫生巾都买不起,这特么是有多能装穷。可是经历过的人应该懂。

刚实习一个月那么点工资,除去水电费地铁费还有加吃饭,能剩下钱也算是不错。

不过西瓜说,这辈子不经受点大风大浪,算什么人生呐。

“况且呐,不就是来个例假吗。通宵熬夜赶文案流浪街头我都过来了。”西瓜继续补充,一副勇者无畏的样子。

出了厕所,她感觉到下腹一阵刺痛。还没走到床边,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墙壁,慢慢瘫坐在很久没打扫的地上。

她环顾四周,打量着这个租房。有精致的只容得下一人的床;有一个用了好几年却还很坚强的锅;有一个大一那年买的吃火锅用的桌子;还有一台银色的电脑。

这样一想着,生活真是美好。一床一锅一桌,多么惬意。于是痛得直冒冷汗的西瓜,露出了笑脸。

如果把这些笑脸打包留着以后享受,大概自己会哭吧。

西瓜说,老天待她不薄,好在没在回来的路上倒下,不然自己应该会把祖宗十八代的脸都丢尽了吧。

西瓜还说,可老天待她也薄,在这个十几平米的房间,就算自己痛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吧。

痛,她感觉这一种痛在一点一点侵蚀她的身体。于是她捂紧自己的肚子。

此时,她的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感觉有一股力量在使劲扯和捏自己的卵巢和子宫,好像一把刀在来来回回地割,还间歇性狠扎一刀。

好在实习的两个月自己一身轻松,没来例假。不然就这个鬼样子怎么工作。

“啊!”西瓜尖叫了一声,又马上收嘴。要是楼上的人被吵醒,大概会跑下来暴打她一顿吧。

西瓜费力地掏出手机,想要给我发信息,却看到了上级交代的任务:今晚,把文案做好,明天上班交给我。

这一行字,西瓜看了又看。低头咬紧嘴唇,抬头又哭笑了起来。西瓜恨自己没把这个情节拍下来,损失了一笔。

西瓜很痛,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一个月没扫的地被她的衣服擦得一干二净。咬紧牙关,她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只见她的汗如水一般涌现出来,还有她紧锁的眉毛。她一把又一把掐自己的小腹:“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慢慢的,西瓜安静地躺到地上,她把左手贴在小腹上问我,梦想是什么。


-4-

躺在地上的西瓜一直在怀念大学。

那时她可以睡到自然醒,点个外卖吃完了继续睡。

那时她可以买一切自己喜欢的东西,想旅游没钱可以伸手问父母要。

那时她可以追星追到大北京,攒了几个月的钱去看演唱会。

那时她痛经有我们在她身边,给她买暖宝宝,泡红糖水。男朋友还会陪着她,说一大堆情话。

那是最好的年纪,一毕业,什么都没有。只留下美好,刻在回忆里。

再次痛醒,西瓜一点一点走到床头,犹犹豫豫地打开电脑,然后一边掉眼泪,一边做文案。在她打开电脑的那一刹那,她就已经向生活低头了。

这操蛋的生活,这狗血的人生,大家不都一样痛并享受着。

西瓜感受到,下体有血液在流动,一直在流。温温的,热热的。她眨了眨眼睛,又继续看电脑。

没到五分钟,她痛得连鼠标都摸不稳,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像有千万支箭插进自己的腹部,自己一动就会痛。

西瓜一把扯过被子,放在自己的腹部。此时的她,真想要把被子塞进自己的下体,这样痛会不会减少一点。

西瓜紧紧抓住腹部,想要把痛传输到手上,不到一分钟缓缓下床,拖着身子扶着墙壁走进厕所。

血,很多血。

痛,好像体内有一包钉子。

会不会死啊,千万别死,我这么年轻,还没向我前男友证明没了他我过得很好呢。我才二十三岁,还没好好打扮自己呢。我还有梦想,还没去西藏呢。

千万别死,我在这死了,大概会等我身体腐烂发出臭味才会有人知道吧。

千万别死,我的文案还没做完。等我文案做完了再死吧。

西瓜想着,在这个无人问津痛不欲生的夜晚,凄凄惨惨戚戚,满脑子里还是文案。

“痛吧,多痛一点,以后对我好一点,好吗。”西瓜说着,眼泪哗哗流。

以后请给西瓜好运吧,别让她一个人了。

“别痛了,真的别痛了!”西瓜喊出这句话,顾不上声音会不会太高,会不会吵醒别人。

死吧,让我死一死。死了就不痛了,死了就不用赶文案了。这样一想着,西瓜又哭了起来。

西瓜说:“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连一个痛经都熬不过去。”

我才发现,世间二字,不是说说而已。


-5-

西瓜睡着了,她躺在床上,旁边是电脑。

被闹钟吵醒的时候,是六点。她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手机,原来自己还活着。

活着真好。

西瓜不太记得昨晚是怎么痛过来的,应该说是不想记得了。她点开微信,看到几个字:梦想,就是睡好觉。

西瓜知道,我和她一样,千千万万人都和她一样。为了看不见的明天,和这狗血的今天挣扎反抗。万一下一秒,明天就出现了。

旁边的电脑有点醒目,西瓜伸手摸了摸电脑,有点冰。想起还没做好的文案,她顿时坐了起来,连忙打开电脑。

她一坐起来,下体的血液就开始哗哗流。西瓜揉揉眼睛走到厕所,小腹又开始不争气地痛起来。

窗外一片漆黑,房间一片漆黑,厕所里有一丝手电筒的光,狂劲的风拍打着窗户,西瓜不禁哆嗦了起来,紧了紧自己的睡衣。

血如水般流出来,本就贫血的西瓜开始慌张。这么多年攒的血,难道要一次性放干吗。

放干也好,以后应该不会痛了。西瓜这样想着,又放松了一点。

毕业后,她学会了自我安慰。

西瓜回到床上,蜷缩在一起,拿被子捂住自己。此时的她,又冷又饿又痛。

“好想吃泡面,老坛酸菜的。如果加一根火腿,肯定很美味。”西瓜心想着。

西瓜没有继续作文案,而是咬咬牙发了个信息给上级:“娟姐,实在不好意思,我今天痛经,实在痛得不行,请个假行吗?”

她想,上级应该会照顾她这个实习生吧。自己勤勤恳恳在公司两个月,微薄的工资加上高强度的动作,请一天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抱着手机,她躺在床上想了很多。想这么几个月,自己所经历的。赶过的公交,吃过的泡面,流浪过的街头,还有分过的手。

想着想着,她睡着了。梦里梦见自己在吃老坛酸菜味的泡面。


-6-

再次醒来,是因为妈妈的电话。

“西西,你在那边怎么样啊?”

听到这句话,西瓜哭了出来。就好像,你一个人害怕地呆在空无一人的地方,你以为自己就要这么一直寂寞空虚艰难下去,突然有人叫了你的名字。

那个人,还是你熟悉的人。

西瓜强忍着,说:“妈,我在这蛮好,大家都很照顾我,别担心。”

说完她就憋不住了,看了看桌子上一排吃完没扔的泡面,她咬了咬大拇指,眼泪啪嗒啪嗒地掉。温温的,热热的。

肚子又有点痛,她想告诉妈妈,她痛经。很痛很痛的那种,痛到直打滚的那种。这样的话,妈妈会不会跑来长沙看看自己。

可是她没有。她不敢告诉妈妈,自己住的房子有多破,离公司有多远。她不敢告诉妈妈,自己工资有多低,在公司多么辛苦。不然,妈妈肯定会把自己骂一顿,说不定还会暴打自己。

对啊,父母怎么会自己让辛苦呢。

“妈,你好不好啊?”西瓜用衣袖擦了擦眼泪,问道。

“妈很好,特别好,你别操心我。自己平时多买点吃的喝的,多买点衣服鞋子,听见没?”

“妈,我知道的,过得好着呢。”

“西西,你还有钱吗?缺钱了跟妈说,听见没?”

“妈,我刚发了工资,不缺钱。”

“妈,挂了啊,我忙着呢。”

挂了电话,西瓜嚎啕大哭。

她不敢告诉妈妈,她所经历的。 她还没赚很多钱寄给妈妈。


-7-

今天不来,你以后都别来了。

信息来自娟姐。

西瓜错了,自己不过是个实习生,谁会在意自己今天痛经明天发烧后天住院。

西瓜明白了,自己只不过是个实习生。

突然,西瓜的小腹又痛了起来。可她还是擦干眼泪,默默下床。

毕竟,这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

她不敢说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