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被困在明月店的母女

1字数 3744阅读 180

通过中介,很快小旭找到了一家超市的工作,可是没过几天,她就辞职了,理由是站着太累,工资又低。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124个故事

小旭第一次离开明月店,是在四年前,去广州。

那年她在职高读高一,暑假学校安排大家去广州实习,实质上是利用学生们廉价的劳动力。小旭被分到一个服装加工厂工作,一天站在工作台边十小时,每个月拿一千的薪水,包吃包住,她高兴得不行。实习结束后,她和同学一起去了长隆动物园,买了一个长颈鹿的发箍作为纪念品,她最爱问别人,你知道长颈鹿怎么喝水的吗?大家都摇头,她兴高采烈地说,我知道,我见过!

小旭第二次离开明月店,是在两年前,去上海。

同母异父的姐姐在那里工作,她们第一次见面。从保定到上海,她独自一人坐了一天一夜的硬座火车,姐姐没有来接她,靠着在广州的一点经验,她买了地铁票,摸索到了姐姐住处大致的位置。其实她方位感很强的,但是姐姐住在一个老旧的弄堂里,七拐八拐才到了家门口。她站在屋檐下,抬头望着各家伸出来的晾衣杆,想起了小时候玩的万花筒,让她直发晕。

小旭第三次离开明月店,是在去年夏天,坐了更久的火车来四川,不过好在这次有妈妈一起,这是她的家乡,哪怕她一句四川方言也不会讲。

她想,或许这一次她不用再回到明月店了。

小旭的妈妈是我奶奶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姑婆。按照辈分,我应该把小旭叫小姨,虽然我大她好几岁。

在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这位河北姑婆回来过一次,那时候小旭才四岁,丈夫没让她带回四川。那不是她的第一任丈夫,前任偷窃时帮人把风,谁知同伙杀人逃走,他被抓个正着,判了十几年牢狱。姑婆一时精神恍惚,流言四起,最后阴差阳错被祖母交给一位同乡,同乡却是个骗子,将她卖给了一个残疾男人当老婆,第二年便生下小旭。那个男人只想要个儿子,谁知竟是女儿,最后姑婆给女孩取了一个男孩子的名字,旭:太阳升起的意思。

我不知道小旭知不知道这些事,大概是知道一些的吧,不然姑婆是怎么向她解释那个上海的姐姐的?

小旭和姑婆借住在我家,当时我还在重庆读书。妈妈给我发来小旭的照片,说她小时候长得还挺乖的,现在怎么这么胖。

虽然我之前从未见过小旭本人,但姑婆总会每年寄来些她们的照片——直到小旭去广州,他们家才买了第一个智能手机,姑婆却是在回到四川后,从妈妈那里知道,原来用手机就能发送照片。

姑婆质问小旭,之前怎么不告诉她这个功能。小旭低头,一声不吭。

妈妈在微信里多次说起,小旭性格内向,从不与她们交谈,和姑婆也是一问一答。

可是没过几天,小旭加了我微信,和我聊天的她,十分善谈,不停地问我问题。

“你也去过上海?”她问的第一个问题。

“你看过我的相册了?”小旭睡的是我的房间,相册就摆在床头。

“嗯,我也去过上海,你还去过哪些地方?”

我下意识地犹豫了一下,回她:“不多,就只有几个。”

很快她发来我朋友圈的一张照片,是我在大理拍的。

“这是在哪里?”

“大理,去年拍的。”

“大理在四川吗?”

“在云南。”我感到诧异。

“真羡慕你。”

“等你长大了,也能去这些地方。”我有些不知所措,竟然像个中年人一样讲出了这种话。

她不再回我,过了一会儿,她又给我朋友圈点了几个赞。我也去看她的朋友圈,转的几乎都是关于瑜伽和爱情的文章,最近一条是离开家之前发的:“不管去哪里,我都不会忘了你。”配图是一张她的玩具熊,竟和她有几分相似。我点了一个赞。

在我家住了半个月之后,小旭开始找工作了。妈妈说,姑婆不想再回河北了,她连存折都带来了。

通过中介,很快小旭找到了一家超市的工作,可是没过几天,她就辞职了,理由是站着太累,工资又低。后面给她介绍的几份工作,她都不愿意去。有一份是在爸爸朋友开的进口啤酒吧做收银,工作时间下午六点到十点,轻松,工资又高,她也是去了一天就不再去了,觉得下班时间太晚不安全。

“我们都不想帮她了,她也没什么学历,哪能找到工资高又轻松的工作?性格也特别不好,和她说话从来不理我们。”妈妈向我抱怨了好几次。

可是为什么在微信上和我聊天的小旭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问了她关于啤酒吧的事情。

小旭过了很久才回我:“因为他们都说我靠关系。我长得也不好看。”

这个原因怎么可能向大人们说得出口。

工作就这样不了了之,小旭继续待在家里。

没过多久,妈妈又在微信上告诉了我一件事:“今天你姑婆问我,我们这边嫁女儿男方会给多少礼金,我说一两万吧,我们这边很多没有这个习俗了。她说太少了,她们那边至少十万,她想回河北了。你说,她这和卖女儿有什么区别?”

我心里一惊,突然想到姑婆就是这样被卖去河北的。

我决定回家一趟。

我在微信上告诉小旭这个消息,她回我,好哦,等你回来陪我玩。这让我感觉她一直在四川,不会离开了一样。

到家,见到小旭,免不了的尴尬。网络和现实果然还是差距很大。

大人们热络地为我们介绍彼此,她低着头,沉默,刘海遮完了她的眼睛,不知道她的目光投向的哪里。很快,姑婆开始训斥她,大人们又将姑婆拉开,最后只剩下我和她。我一时不知如何打破僵局,只好坐在一边拿出手机,假装回消息。

过了好一会儿,她先开了口:“你在地图里搜一搜明月店吧。”

“明月店?”

“河北省定州市明月店镇明月店村,我家就在那儿。”

我打开地图,她坐了过来,我感到很不自然,和她相处,总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小心翼翼。

页面跳转出来,她笑了笑:“我家就在这儿。”

除了明月店村四个字,几乎没有任何信息。

我问,“你有没有家那边的照片嘛,我看看。”

她没有拿出手机,摇头,“我没有,也没什么好看的。”

我又语塞了。

她突然转移话题:“在这边,我都听不懂其他人说话,四川话我要仔细听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幸好你和我说普通话。”

“你可以告诉他们呀,让他们说普通话。”

“我才懒得说,而且有些人的普通话比四川话还难懂。”她开始偷笑起来,不知道想到的是哪个说川普的人。

我想到的第一个人是姑婆,当年她也是说着四川方言,如今却一口河北口音了。时过境迁,她的女儿却和她相反,说着一口河北话,却要来适应川音。

姑婆还是决定回河北了。

她说,因为小旭不愿意留下来,她听不懂方言,没办法找到工作。长辈们却私下议论,那是姑婆嫌弃这边嫁女儿时拿的彩礼太少。

不管是什么原因,大家好像都松了一口气。一直以来,感觉每个人都在如履薄冰,谁也不敢提当年的事,都在努力对姑婆和小旭好,好像这是一种补偿。

而我能做的,就是带小旭去一次欢乐谷。

小旭说,我在广州其实也差一点就去了欢乐谷的。

我没问怎么没去了,我什么都不敢问。

小旭第一个游乐项目选了摩天轮,排队的时候,我告诉她,到达顶点时认真许愿的话会愿望成真的。她露出鄙夷的笑容,“你一个大学生还信这些?”

我们在摩天轮上看风景,小旭说,其实刚才那个许愿的传说她不是第一次听了,在上海的时候,姐姐给她讲过。

“你们也一起坐了摩天轮?”

她摇头。

“她只带我去了明珠塔,她工作很忙。”

“你在上海玩了几天啊?”

“没几天吧,我不记得了。”她开始有些不耐烦,我闭了嘴。

摩天轮到达顶点时,她的目光依旧漫不经心地投向各处。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就像谁也不知道在上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姑婆回河北前,算了一笔账,特别心痛地告诉妈妈,这次回川她花了三千块,那是她一年的积蓄。

小旭站在一旁听着,照旧面无表情,低头拨弄着指甲,上面的红色指甲油已经斑驳。

我回家后,她搬去了客房。她依旧不怎么和我面对面聊天,但只要一分开,就会在微信上找我。我常常有种错觉,其实这根本就是两个人。微信上的她还在明月店,即将去往未知的地方,我面前的她身在四川,却将回到明月店,哪儿也不再去了。

她问我,大学生活怎么样。

我说,就是逃课和恋爱。

她又问我,那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你有吗?”我故意在后面跟了一个奸诈的表情,像是在开玩笑一样。

“我也没有,我太胖了,我想减肥,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想起现实里她控制不住的食欲,以及足不出户的生活习惯,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少吃多运动,坚持一定会瘦下来的。”

她冷淡地回了一个“哦”。

晚上睡觉前,我看见她又转发了一篇关于瑜伽的文章。

第二天她便和姑婆坐上了回河北的火车。

几周后,我已经回重庆了,奶奶突然打电话来,问我高考如何填志愿。原来是小旭想读大学。

“她不是职高已经毕业了吗?填志愿之前需要先参加高考……”

“哦,这样啊。”

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

夏天快结束时,小旭在微信上告诉我她工作了,在商场卖鞋。

“你喜欢吗?”

“还行。”

可是奶奶告诉我的却是小旭在明月店镇上的超市工作。我没问小旭究竟怎么回事。

这之后,小旭常常在微信上找我,总是问我“你在干嘛”。节假日时,总是复制一段很长很长的祝福语,然后说“给我发个红包呗?”她的朋友圈也不再转关于瑜伽的文章,而是“看清楚,这就是现实!”“敢不敢这样疼你的女人?”“为什么我们总是活得这么累?”这一类的。

我开始很少回复她了,渐渐地她也不再找我。

已经是冬天了,姑婆打来电话,兴奋溢于言表,告诉我们小旭有男朋友了,在银行做司机,大小旭八岁,打算明年就结婚,给她十二万彩礼。

在明月店,甚至是河北大多数地方,女方未满法律结婚年龄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男性的数量大大多于女性,所以金钱成为婚姻不可缺少的因素之一,甚至是最重要的因素。

小旭喜欢那个男人吗?根本就没人关心。

姑婆心满意足地说:“不枉我养了她这么多年。她之前竟然还想去念大学,读大学得花多少钱啊,她又不是考上什么重点大学!”

*图片源自网络

作者杨慢慢,大四学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