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也是你的模样

老师要求六年级的表弟读书,他却一直拖拖拉拉,长辈让我督促他读书,我却找不到下手的方法。

我问他知道要看哪些书吗?他不知道。

我问他老师给的书单呢?他也不知道。

我拉他去书房给他找一本书来看,他却用尽全身的力气站在原地。

我无可奈何的松开手,恨铁不成钢:姐姐已经拉不动你了,你自己走好不好?

他干干的笑着:明天再看嘛。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还小,你或许不知道,拖延是最大的敌人,而明天是最大的谎言。

我知道所以我希望你克服,可是我也忘了,有些路,必须鲜血淋漓的踩过去,才能知道错在哪里。

可是最可怕的却是,知道错了,纠正却需要更为漫长的时光。而时光,却不会等一个期待明天的人。

可是与此同时,我却突然无比清晰的意识到。我犯了和长辈们一样的错,我成了同你一般大时最讨厌的那类人。以为你好的名义要求你做这做那,我松开你的手,看着你捧着手机玩游戏却没有再说话。

我小时候喜欢看书,所以我用自己的喜好去衡量你,认为你不爱阅读是无法理解的事情,可其实这个年纪的孩子,不爱读书才是常态。

我小时候做作业拖拖拉拉,所以我以为你说的明天也是拖延,可其实多的是按时完成作业的孩子,你也从来没因为交不上作业站在教室外的走廊尴尬沮丧。

我们都容易以自己去衡量别人,强求别人与自己有相同的喜好,自己做不到的就认为一定是虚假而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站在高处看挣扎的人群,怀着最善意的心指指点点,不留神做了当年自己怎么也想不通的事。

我们无意伤害他人,我们以爱的名义行事,也确实并不怀有恶意,只是有些路只能自己走,善意的指点会变成多管闲事甚至画蛇添足。

小的时候,我们希望父母给予指导而非逼迫。

我们期待在我们拒绝接受父母的意见,放弃康庄大道踏上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时,父母能准备好需要的鞋子,然后告诉我们:孩子,这条路虽然辛苦但也能到达终点。加油,爸妈在家里等你。

长大之后,我们却变成了同样指手画脚的人。

我相信所有人都心怀善意。

但遗憾的是,给予善意的人说的太早,而接受善意的人能接受善意的年岁来的太晚。

我现在回头已经能理解当年母亲耳提面命要我好好学乐器的良苦用心,但我却依旧排斥别人告诉我的节食减肥并不能拥有长久的效果。

我依旧梗着脖子站在原地,挣开前面拉着我去运动的人的手:少吃可以瘦的更快,明明效果更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