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记 (16)吴门

苏州城:小小的街巷,小小的暮色,小小的酒店。店门外,江南的街景,流水潺潺,呜呜的声音,起自江湖,苏州人的江湖,苏州人的宝剑,横叉在了暮色的混沌里。里里外外的江湖人士,纷纷起来了。与泛舟五湖的范蠡一样,与西施泛舟的暮沉沉的雾霭一样。还有郑旦。还有汨罗江上的屈原。这些人物,走出画面。雾霭吹过。雾霭沉沉。雾霭缓慢地流淌着。苏州之外,江湖冷暖。冷暖之外,笙歌萦绕,将屈子一意舍去,将陶朱公一意舍去,将西施郑旦一意舍去。而在温暖的吴地,在温暖的吴国之中,夫差一意舍去,拉开了碧玉之上的吴国的门户,门外的宫阙,宫阙外面的三千里的都城,都城外的一意排开的宫门,宫门纷纷,盈缺的瞬间,冷冷的剑柄上射出激荡的火花,盈余之极,门面上的江湖波涛,滚滚沸腾。


金陵城:石头城之外的三千里的距离。射出石头城的古树。为傲的孤独,为傲的江湖人士,为傲的波光粼粼,为傲的骄横狂野,射术一般,几处的水花,水壶外面的城,一座城之外的舍去的花瓣,桃花点点,红血点点,碧血点点,莹润的水仙花点点。石头城外面的三千六的和尚,点燃出的袈裟,穿上无周易的袈裟,点燃火焰,焚烧干了和尚的头颅,一意万千,一曲而迎上了江南的都城。金陵之外,石头一尊尊,俯视着底下的万千世界。


苏州的贾雨村:上了一座小波涛的姑苏城,上了一座姑苏外的寒山寺。

上了林黛玉的家里的小池塘,上去了,坐在姑苏街上的那一弄的碧水寒烟,奇绝而已。

上了藕断丝连的荷塘,上去了,隐隐的波浪起来,坐在独尊的佛主前,门户万千百。

上了江南地界的布衣,我一介布衣,穿上了丝竹管弦,待着姑苏的门外,三千流水。

上了此刻的合唱,布衣一人,蝼蚁贪生,横绝着的江湖冷暖,三千繁华,归于姑苏。

上了繁华的将夜,夜景之上,苏州河横居在旷野之上,拉扯着的四周,磨荡无声。

上了周围的寒山寺,我的张继,谁的独居居于枫桥上?谁的枫桥声呜呜地莫及着?

上了张继的小船,围绕着的枫桥上,枫叶落满,孤独的张继,正如我贾雨村的孤独,万千。

上了我贾雨村的门洞,绕着枫桥上去,枫叶凋零,洞窟之外,地上的真夜,冷泠声独绝。

上了寒山寺之外的古宿岭,素翎的翅膀,黑暗的赤壁,横绝五觉,佛陀五叶神。



阊门的甄士隐:访问了一下姑苏地界的船橹公,哎呀,我的船橹公,已经消失了。

访问了一下阊门地界的各位橹公,橹公上的船桨,独自坐在夜晚,消逝的波涛和时光。

访问了一下我的女孩子,英莲消失的那一个路口,我的仆人,已经遁入了黑暗的地方。

访问了一下独醉的酒杯,阊门外的三千里的地方,初略的仆人,已经顿时逍遥在了寂寥之外。

访问了一下孤寂的地方,寒山寺的张继,已经坐在船上,看着西湖生意的炊烟袅袅升起。

访问了一下贪婪的贾雨村,我的雨村,你到底上去了否?

访问了一下我的四面的门壁之外,黑乎乎的地方,到底林黛玉的方向在哪里?

访问了一下地界上的姑苏城,城外的地方,空洞洞的地方,黑乎乎的地方,佛陀无声。

访问了一下姑苏的和尚,他穿着袈裟,手指空外,地址上的寒山寺,已经归于枫叶凋零。


苏州城:好了,我的寒山寺,已经不再了。好了,我的张继,已经不要了。


金陵城:一块石头,横绝太空。一曲佛陀,成业碧血。一具深紫,秃笔弥渡。好了。还了。


苏州的贾雨村:上去了,我的林黛玉的小书房。黛玉,初度平野,横居在苏州城。苏州城外,黛玉的小磨坊,林如海的小磨坊,住着往事,住着和尚和观世音,入夜的地方,黛玉站在小小的姑苏城外,眺望着石头城。而石头城,已经隐隐地消失了,完整的合一,已经消音了。


阊门的甄士隐:访问了一番此地的和尚。那一个和尚和道士。他们穿着布衣,他们的初度横江,他们的隐隐泛舟,入了我的夜色,在阊门之中。几许红尘,几许柳絮,几许的丝竹管弦,继续的泛舟五湖,都是空了,空空了,此番的到来,此番的消逝,继续了,访问我的故地,船只上的张继,于此夜抵达寒山寺,钟声已经敲击,而寒山寺之下的枫叶,已经渔火独眠了,小令一句,说不出的思绪,说不出的汉帛,说不出的冷冷的江湖,已经茫茫死而已了。


苏州城:好了,吴门已经开了。走不出的寒山寺。走不出的冷暖的苏州河。走不出了。


金陵城:遁世了。遁世了。消亡了。消亡了。此间的石头城,已经独坐了空荡荡的一百年了。唯有石头城独自喝酒。饮下的酒,撒在了冷冷的江湖上。石头城的波涛,隐隐地作着,打击着的长江之水,止水的地方,消隐的地方,黄酒一杯,悲咒一杯,佛陀的银月还在山房之上。


苏州的贾雨村:好了,官场的帽子啊,我已经丢失了。我的乌纱帽,已经都往了。我住在这林如海的家中。小小的黛玉,待字闺中,初露美丽。而我,已经教了此番的际遇。黛玉,小小的嘴唇上的比喻,我初登山房,山房上的月亮,已经一轮了。而我,丢了黛玉一般的小家碧玉。我一路北上,断了藕竹,完了,我的姑苏城,已经初露在吴门之外了。


阊门的甄士隐:对了,这就对了,我的吴门,吴门外的阊门地界。上了隐隐的杀机。上了拂尘的尘土。远在婺州的智者寺,访问我的寒山寺,上了我的慧约,上了我的智仙,隐隐的婺州水,已经露在了远方。吴门之外,我甄士隐入了红尘。挖断了的藕丝,已经埋入了我的远在一千里之外的婺州。婺州稳稳的。婺州小小的。此番独洗,不断的方寸,已入芦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5) 甄士隐遇见了一僧一道。赖头和尚身穿袈裟,一身风尘仆仆,犹如仙鹤。 而跛足道人恰似布衣一枚,道墟的丘壑上,各...
    半塘隐者阅读 647评论 5 39
  • 葫芦庙之外是春天。贾雨村冒着雨在野地中行走。科考的事情还没有结果,而如今,换来的春雨,便是带来了一地的梦魇。 葫芦...
    半塘隐者阅读 1,559评论 27 115
  • 董多娇第226天坚持分享,焦点相信,每个人在每一刻都会为自己做出一个决定与选择,是他们当时认为最合适自己的,所以任...
    良知良能良知良能阅读 1,354评论 1 1
  • 一、jQuery简介 JQ是JS的一个优秀的库,大型开发必备。在此,我想说的是,JQ里面很多函数使用和JS类似,所...
    Welkin_qing阅读 1,586评论 0 1
  • 跑马灯在项目了其实应用的还比较多,特别是做多媒体的时候,音乐视频蓝牙等等经常用到。 比如音乐的专辑信息,蓝牙通话记...
    江南皮皮阅读 1,644评论 1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