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8.5:这部电影会让你思考人生

​文/直树桑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看电影变成了一个很奢侈的事情,看电影的时间也从整块被分离成了无数个吃饭的小片段。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好电影是值得细嚼慢咽的。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了好久,直到今天看《大佛普拉斯》这部电影的时候被打破。看完后内心一阵唏嘘,感慨命运无常。

大概是因为导演是纪录片的缘故,整部片子给人看起来无比真实,导演在中间时不时会出来说一些应景的旁白,让你觉得这是一个人在给你讲故事,讲他身边发生的真实故事。

在我看来,纪录片导演和作家是相似的,作家会通过笔记本记录生活中的琐事作为写作的灵感,相同地,纪录片导演也会观察生活记录灵感运用到自己的拍片过程中,而大佛普拉斯中的细节正是黄信尧对台湾十几年前自己的亲身经历的某种形式的改编与重现。

其中有一幕令人印象深刻,拾荒者肚财死后,因为没有照片,朋友们只能拿他之前捡破烂违规被抓的视频中截图来放大作为遗照。


这看似荒诞的细节,其实就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在《大佛普拉斯》上映后有一阵子就有一个人跟我讲,他说他的舅舅前两年过世,因为舅舅无亲无故的,所以就通知到这个朋友的妈妈。要帮他办丧礼的时候,竟然发现一张照片都没有。最后在十几年前的家族聚会里面的一张合照里找到他,硬把他的相片挖出来,扫描再放大,但是就是超级模糊。”(案例来自知乎用户十哈小影君)

影片中花了大量笔墨来勾勒这个将死亡者的形象,他靠捡破烂为生,生活极其卑微,但却有着自己的爱好,比如抓布娃娃,比如弹奏乐器,比如守护者自己的宇宙。


但这样的他,在面对和自己处境类似的人,是无能为力的。



因为,对于肚财这样的小人物来说,生活没有惨,只有更惨。这种惨是不以天气为转移的,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就是这样艰难的处境,这样毫无尊严可言的人,却在一个朋友面前找到了自信,这个人就是菜埔。

菜埔在影片中是一个老实憨厚话不多的中年单身汉形象,因为家中尚有老母需要照顾,他日夜都在上班,白天在工厂做不稳定的兼职,晚上夜班当警卫。



在菜埔面前,肚财似乎成了一个博学的人,他怂恿着菜埔做他认为有趣的事,比如看行车记录仪来打发无聊的日子。被再三催促下,菜埔笨拙地拿来了行车记录仪。然而,就在他们打开行车记录仪的同时,也迈向了危险的深渊:

行车记录仪的小设计看似简单,其实是非常巧妙的。它一方面迎合了人们的窥淫癖的喜好,另一方面则让剧情的演进变得合情合理。



苏珊桑塔格曾经在《论摄影》中将拍照和窥淫癖进行了阐述,我觉得这句话用在这部电影也是可行的。“ 就像窥淫癖一样,拍照至少是一种缄默地、往往是明白地鼓励正在发生的事情继续下去的方式。”

是的,故事就这样合理地继续走下去。



一开始,他们看了很多无聊的行车记录,不耐烦的肚财开始有节奏地快进,这种好奇心加快探索的步伐,他们开始发现了一些他们意想不到的内容,比如老板黄启文包养学生妹甚至车震的经历,看得他们目瞪口呆。

当然这些还不够,最重要的是,他们见证了黄启文杀人的经过。黄启文在情妇叶女士的要挟之下动了杀心,将其抛尸到了佛肚内。



而这段经历,也成了肚财死亡的导火线。在片中,导演黄信尧特意给了肚财一次吃饱饭的镜头,在这家叫会面菜的小店里,善良的老板娘特地给肚财加了餐。

看到这一幕,你的心中或许会吹过一阵微风,像林生祥的音乐那样。



肚财在吃完这次幸福的美食后,发生了一次离奇的交通事故。

然后就离开了,对于这个没钱喝酒的穷光蛋的离去,竟被确认为是一起酒驾事故,让人哭笑不得。



当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被过于简单地略过,反而更让人容易陷入思考,这正是导演的功力体现,有点像写作的留白。

同样的手法,在影片最后也有出现,佛内的声响,让人脊背发凉,不经浮想联翩。



然而,这部电影中最让我感慨的是,它道出了现代人的相处真相:我们可能并没有自己想象中地理解我们身边的朋友,理解TA们心中的宇宙。



影片中值得关注的细节实在太多,我就不一一举例,希望你们都能抽空看看这部片子,然后再回来聊聊。

如果你有什么感悟,记得在评论区告诉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