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链社调查】 监管风声再起,比特币场外交易账户遭冻结

0.031字数 1744阅读 104

今天上午,经济观察网发布的一则题为消息又让币圈的投资者们瞬间绷紧了神经。

经济观察网获悉,在河北、深圳、广州等地区的多个比特币、比特币账户场外投资者账户已经被冻结。其中深圳、广州等地被冻结的一部分矿机交易者的账户金额超过3亿,仅目前获悉的河北地区场外交易者冻结账户数量已经超过30个。

相关人士表示,此次矿机交易者冻结账户原因是由于涉及一些案件,尚未获悉场外交易者账户被冻结的最终原因。

这是继昨日传闻央行闭门会议要求整顿比特币矿场后,又一监管利空。事实上,从1月3日《人民日报》刊文批比特币“泛滥着泡沫的味道,其优势只是幌子”中就能感知到国内针对加密货币行业的监管有意再度收紧。

在去年9月,中国政府要求关停境内一切加密货币交易所后,币市惨遭“暴击”,但是不出两个月,不管是主流币还是山寨币都接连创下历史新高,随之战场也逐渐从交易所转移到了场外平台,这场疯狂的游戏还在继续。

场外交易空前爆发

场外交易(OTC),顾名思义就是不在交易所内进行的交易活动。加密货币的场外交易广义上说主要有三种模式:一是C2C场外交易,交易双方根据需要在平台上发布买币或卖币的广告;二是钱包APP+场外交易模式,这类平台就将场外交易功能嵌入到数字资产钱包APP中;三是场内+场外交易业务模式,即兼营币币场内交易和比特币兑人民币场外交易。

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监测,截至2017年11月25日,境内外支持比特币兑人民币(BTC-CNY)的C2C场外交易平台已达21家,其中包括huobi.pro、OKex、ZB.com等。

   C2C场外交易平台业务模式分类(图/互金专委会)

此外,像Localbitcoins、coincola、Bitcoin World等拥有“场内+场外交易”模式的主流平台从2017年9月后也吸引了大量中国用户。抽样检测发现,11月,在全球最大的比特币场外交易平台LocalBitcoin上,49%的卖单广告选择的支付方式为支付宝,而在Coincola上该数据为81%。

这只是火热的场外交易市场的冰山一角。通过QQ群、微信群、电报群(Telegram)、Slack群,由群主担保交易或面对面的纯线下交易的火爆程度也超乎想象。此前有媒体报道,有的场外交易微信群群主每天撮合的交易金额就能达到30多万元,仅靠0.5%-1%左右的撮合费就能月入近十万。“10.6出1个大饼”、“6680收以太”……各大交易群里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11月比特币场外交易监测报告》显示,“2月以前,BTC-CNY场外交易额相对较小。随着2月初国内主要比特币交易平台禁止提币,交易规模出现爆发式增长。自2017年6月国内主要交易平台开放提币以来,交易规模明显减少。随着9月初国内ICO和比特币交易的业务清理,场外交易再一次繁荣”。


“繁荣”背后的潜在风险

场外交易大行其道,四大风险不可小觑。

第一,政策风险。场外交易为大量资金“出海”以及“洗钱”等犯罪活动提供了便利。虽然目前大多数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以及场外交易所的服务器都在境外,但监管者也有可能监测到交易流水。一旦国家出台针对币币交易及场外交易的监管政策,币市会再度面临打击,而经济观察网的报道从某种程度上已印证了监管靴子或即将落地。

第二,信用风险。比特币场外交易一般来说没有第三方参与(部分交易所的C2C除外),一旦一方违约,比如一方先完成转币,但另一方却拒绝付款,所以其权益就难以得到保障。虽然有交易平台可作为C2C交易的担保方,但有网友质疑卖家会和平台方联手欺骗买方,比如买家打款给卖家后,卖家却不承认收到此笔款项,平台也不把币打给买家,买家只能吃“哑巴亏”。

第三,救济缺位风险。目前除了少数国家为加密货币交易纳入监管框架外,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未就此类交易做监管背书,所以一旦发生纠纷,其中的举证和取证也会面临重重困难。同时,在公安局立案或是法院审核中也往往会遇到没有专业机构给比特币定价的问题,因此,交易各方的权益无法得到专业法律的保护。

第四,价格波动的风险。场外交易的成交价往往由交易双方协商而定,然而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价格瞬息万变,波动极大,商议的价格可能会和平台的实时交易价有较大出入,再加之较高的手续费,若不谨慎操作,交易方会出现一定的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场外交易的金额都有一定上限。若想同时大批出货,难度可想而知。

风险与机遇并行,虽然目前遭冻结的场外投资账户还是极少数,但监管风声已起,投资者应谨慎对待场外交易。已进场的投资者应要选择可靠的平台或是面对面交易,卖出时要选择“先款后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