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你好,我是笙歌(夜夜和笙歌的故事)

我一直在等一个人,直到我遇见了你。夜夜笙歌的背后,总是藏着别人看不到的天空,疮疤一样的寂寞。

——题记

很早之前我就不相信爱情了,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活,还要上班,早出晚归,这样的日子虽然辛苦些,但是看到越来越懂事的儿子,心里也就不那么怕了。这些年朋友们也劝我再找一个人,有人分担也许日子好过一些。其中也遇到过一些合适的,可是为了孩子,我都没有继续。直到我遇到和我一样独自抚养孩子的笙歌姑娘,我没见过她,也没联系过她,但是她微博上这长达几千篇的日记,让我相信,爱情还在,永远都在。

那晚儿子博凡睡后,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就看到了她的微博以及这长达几千封的日记,瞬间被这个姑娘吸引了。

第一章

笙歌第一次见叶饭是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准确地说不是“见”,应该是“认识”。

那会笙歌最信任依赖的师父兼上司为了家庭离开了公司,因此公司的很多大小事务落在了她的身上。她像一个没头苍蝇一样,内心慌乱,被恐惧填满。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把手头的事情做好,别的好像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无章法无头绪。不系统,靠的是对外汉语的兴趣,系统了,又丢了对汉语的兴趣,很难平衡。这个时候笙歌多想能有个人真心拉她一把。

可是,就在这时,当笙歌把这些告诉男朋友的时候,最亲爱的男朋友却跟她分手了,于是笙歌在绝望中辞职了。刚失恋辞职,毕竟人在脆弱的时候会非常消极,会变得懦弱,想回家,笙歌也一样。可是这个时候家人并没有说“累了就回来吧”,相反笙歌的父母这样告诉笙歌“孩子啊,最近毕业季,就业难,我们也想你回来,可是我们不想耽误你,你还是先去上海找工作,别回家了,等你找到了工作,你再回来,我们也就高兴了,可以安然入睡了。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那就回家吧”。那一刻笙歌是有些心酸委屈的可是冷静想想,父母是在教会自己学会独立、成长,不要被生活打败。

于是参加完同学的婚礼,笙歌没有回山西老家,而是直接坐火车回上海,火车上,她这样告诉自己:笙歌,你可以的。你必须一个人去面对,如果你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那回来在小地方岂不是更找不到合适的?对,你不能离开上海,你要加油。

刚给自己加油完,可是想到婚礼上幸福的朋友,再对比现在的自己。笙歌不禁黯然自伤,夜里车厢里空调温度调到很低,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笙歌躺下,盖好被子,一个人蜷缩着侧睡着,偷偷地哭泣。笙歌很难受,她想不通,毕业这些年,自己不偷不抢不争,为什么把在上海的生活过成这个样子?为什么这么惨,也许自己这辈子永远不可能得到这种平凡的幸福,笙歌找不到出口。

不开心的时候,笙歌不知道用什么来安慰自己。正如很多人一样,不开心的时候都喜欢用音乐来安慰自己,像个小孩一样戴上耳机把自己的情绪附到一首首的歌中。可是听了三个小时的音乐之后,笙歌再次体会到了,伤心的人尤其不能在夜里听慢歌,太容易对号入座了,太容易吧自己逼到一个死角里。听着音乐慢慢流泪,不行。

笙歌果断拿掉耳机,换上手机慢慢发呆,笙歌试图转移注意力。打开通讯录,看到朋友们的联系方式,要强的自尊心让笙歌决定先把坏情绪还是隐藏起来,不想把自己的自卑懦弱的一面让别人看到。

笙歌觉得有时候还是活在网络虚拟世界里比较好,没人认识,任何情绪都可以发泄。笙歌喜欢用微博,因为微博是自己隐私自我的小世界,用来记录过往的;微信多半发出来是给别人看的。只有在微博可以随意吐槽随意发泄,这样没人看得到。就这样笙歌抱着“没人看得到”的想法,自欺欺人地在微博里发了一条:辞了职,也失恋了,人生的低潮来了,一个人要在陌生的城市忍受一切,忍过去了,最难熬的六月一定会过去。

发了一条后,笙歌就开始刷微博,在一个微博加V大号的微博里笙歌看到这样一条信息:

于是,笙歌且信且疑地发了一条同样的信息,就睡下了。

一觉醒来,笙歌打开手机,看到微博“提醒通知”,1136条评论中竟然有人看到自己的状态被人评论了,原来是叶饭,笙歌叫他“夜夜”。

夜夜说:加油!虽然只有两个字,可是对于崩溃的笙歌来说,那一刻是幸福的。

笙歌问夜夜:你是不是也经历过类似的情况?

夜夜如下说:

就这样,在自己人生最低潮的时候,遇到了懂她的夜夜。他们的故事开始了。

第二章

第二天笙歌一到上海,就在微博上给夜夜私信了一句(那时他们还不是好友):你好,我已经安全抵达上海,谢谢你。不一会儿,就收到夜夜的信息:忙了一天,你早点休息吧。微博我不经常用,还是加微信吧,这样看到你的信息我有时间都会回复的。于是夜夜加了笙歌的微信,成为了微信好友。

那晚,笙歌没有休息,她忍不住去看他的相册,忍不住把他的朋友圈去从头翻到尾。因为笙歌觉得:想要了解一个人判断一个人,他的外表要看,更重要的是要看他的朋友圈和微博,他发了什么微博,点赞了什么,又评论了什么。当笙歌看到夜夜微信头像的一刹那,脑海里不断地弹出字幕:真不错,阳光开朗帅气,是我喜欢的类型。

但是直觉告诉笙歌:不对,因为翻遍了夜夜的朋友圈和微博,只有这一张清晰的照片,也有可能不是他。笙歌问夜夜:你这头像是谁呀?哪个明星啊,我怎么不认识?

夜夜回复说:什么明星,这是我,好不好?

笙歌:好吧,那你颜值还可以啊。

夜夜:那是,遗传了我爸妈的好基因啊。对了,你什么情况啊,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

就这样,笙歌想着,反正也不认识,也不会见面,就把自己藏心里很久的话毫无保留地都掏出来了,从大学喜欢一个人到毕业后谈恋爱到分手到如今,夜夜也都认真地听着。笙歌知道,这样告诉一个陌生人不对,不该把自己的底牌一下子全都亮出来,以后再说神马就很难圆回去了。但是笙歌宁愿赌一把,就当是对夜夜报恩了,只愿夜夜不会辜负这份坦诚,不会说出去。

说完后,夜夜这样回复笙歌:

夜夜还给笙歌说了一些事情,用来启发笙歌。笙歌都没有生气,也没有不开心,因为她知道,自己确实挺蠢的。话没说完,夜夜给笙歌发了一条信息:我看到你朋友圈有个美女,介绍一下呗。笙歌一看,原来是参加朋友婚礼时发的朋友圈,大姐的美照。

笙歌回复说:不好意思啊,这位美女名花有主了。笙歌看得出来,夜夜似乎有点失落,为了安慰他,她说:没事,以后有漂亮的姑娘,我给你介绍。

笙歌心里有一种落差是:第一眼就心动的人往往他不会喜欢你 ,第一眼就看上的衣服往往你买不起。她从来不敢奢求他能有多好,她知道自己就颜值和身高来说,配不上他。她更愿意跟他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放下那份心动。

网络虚幻的世界奇妙之处就在于,你以为他是这样的人,其实他是那样的人。通过深入的交谈后,笙歌发现了夜夜的另一面。

第三章

有一个男孩,他有很多小秘密,后来他与一个女孩一起交换了很多秘密,后来,他们俩成为了人群中的秘密。晚安,秘密。

——题记

心理学上说,成为朋友的第一步是交换秘密。笙歌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夜夜之后,夜夜这样问笙歌:你为什么把你的这么多秘密跟我说?你就不怕我黑你吗?笙歌说:因为你是陌生人啊,反正你不会把我怎么样?再说了我又不是名人有钱人,没事。我不怕,我相信你。夜夜:好吧。

那天笙歌向夜夜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夜夜,虽然我分手了,但是前任还会跟我联系,我想你帮我测试一下,看看我和他还有没有可能。夜夜问笙歌怎么帮,笙歌说,夜夜你随便给我发一段你跟我表白的话,我想截屏发给前任看看他什么反应。

话刚说完,夜夜这样对笙歌说;没问题啊,难不倒哥。你想要什么类型的表白话语?深情的、痞子的、书生的还是有点污的啊?笙歌:正常一点的就好。于是夜夜为笙歌量身打造了一段表白的话:那日你从山西回来,我在你家楼下看到你,落寞沧桑的身影,我想你应该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心疼你,想要保护你。笙歌,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于是,笙歌把这段话发给了前任,结果前任淡淡的关心让笙歌对前任彻底死心了。笙歌告诉夜夜:夜夜,他以前对我很好的,如果没问题的话,我和他五一也许都结婚了。可是为什么现在会这样,我们回不去了。

夜夜问笙歌:既然快结婚了,那为什么要分手?

笙歌:可能他感觉我不爱他吧,可能他父母觉得我家彩礼太高吧,可能他父母不愿让他来上海想留他在身边吧。

夜夜:那你家彩礼多少啊?

笙歌:10-15万全包吧(不要车子房子)。

夜夜:你真悲哀,在你前任的眼里,你还不如15万。笙歌,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你在阳新,彩礼我给你20万。如果你家里要的更多,我再去借。我家有三套房子,还有车子,你随便选。(说完,夜夜把自己家和车子的照片发给笙歌。)如果你在阳新,我一定娶你。

笙歌,这是我的卧室,我妈准备给我结婚的婚房,我住二层,我妈说没有结婚的打算,不让随便带女孩回来;这是我买的台灯,好看吧;这是我的车子,不过这车子耗油太快,没钱加油,只有有事情才会去开车;这是我家的楼顶,我喜欢晚上上来坐在这儿看看风景;这是我家的酒,红的白的都有;这是我床上的娃娃,我小外甥博凡经常来我家,我会陪他玩给他辅导作业,所以买了布娃娃;这是我的床铺,红色的喜庆的床单,我妈买的;我家还有一套房子,我有时候会住那里;这是我小外甥,他最喜欢叫我“狗舅”……

(但是每次夜夜给笙歌发完照片,几秒后会撤回)

笙歌:你家真漂亮,富丽堂皇的;你这车子什么牌子的啊?我怎么没见过。我家也有车子,十来万吧。你呢?夜夜给我看看你辅导的作业。对了,你结婚都不看人的吗?你也太随便了吧。

夜夜:我家都是我妈设计的,我的车子是保时捷卡宴,买的时间久了,也就100万左右吧。你等一下,我把作业发给你。当然看呀,我想找一个对我好的,长得还行的,贤妻良母的踏实跟我过日子就行。这么多年,我“祸害”了很多女孩子,也不奢求能找到什么平凡的幸福。

笙歌:额,夜夜,没想到你是富二代。夜夜,你怎么给孩子辅导作业的,你看看,全是错的。我可是对外汉语老师,等会,我把作业修改一下,发给你。对了,以后你给孩子辅导作业的时候,都可以先给我看看。怪不得孩子叫你狗舅呢,全是错的,不吼你吼谁。

夜夜:谢谢了。他妈妈忙,跟我一样,也是个没有爸爸陪伴的孩子,他喜欢跟我在一起。有一次还把我手机摔坏了。

笙歌:那你对他好点。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总喜欢撤回啊?对我不信任还是?

夜夜:还用你说,我肯定对他好了。我不管跟谁聊天,都是这样,立马撤回。

笙歌:好吧。如果你把我当朋友的话,可以给我讲一讲你的故事吗?什么“祸害”女孩子,什么没有爸爸?

夜夜: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在外边就有人了,那个小三跟我一样大,两人还生了一个孩子。我妈就带着我,一个人抚养我长大,从一开始做洗碗工到现在有车有房。受了很多苦,所以别叫我什么富二代了,我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是我妈用血汗钱换来的。我只是家境还好,从小我就吊儿郎当,辍学了,我不喜欢学习。开着豪车,拿着我妈给的零花钱,出去交了几个女朋友,骗了很多女孩子。我还打架,阳新的很多人,,,没有不认识哥的。

有一次背着我女朋友,让别的女孩子怀孕了。我的女朋友受不了这一切,就跳楼了。那以后,我每天不吃不喝,把自己关进房子里,酗酒抽烟,谁也不见,直到好几天我晕倒了,家人把我送到了医院。我的朋友们和家人们陪着我走出来了。

我妈说,不能让我吊儿郎当,让我去学习。于是我选择了学医,我去报课程,然后学了一门手艺,我现在的医院里,他们都怕我走,因为我会一门技艺,他们都不会。

夜夜说:笙歌,不管是你还是我的朋友,你接受了我的不好的一面,才能看到我最完美的一面,如果你不能忍受,那么你就不配拥有了……

笙歌看着另一旁的夜夜发来的信息,对于这个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以前他是混的, 但现在他是好的。在笙歌的眼里,夜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以前是什么样子,你都是我刚认识你的时候的样子,无忧无虑,阳光开朗帅气。只是笙歌没有告诉夜夜。那晚,笙歌为夜夜写了一篇文章。你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笙歌觉得,自己是懂夜夜的,她看得出来外表桀骜不驯的夜夜,其实骨子里是缺少爱的。

那天,有一个男孩,他有很多小秘密,好的不好的,坏的好的。后来他与一个女孩一起交换了很多秘密,后来,他们俩成为了人群中的秘密。晚安,秘密。

第四章

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友情一直都是纯洁的,不掺杂任何的交易跟金钱问题!那样一切都没意思了!

——题记

那天笙歌夜夜交换了很多秘密, 他们的关系近了一层。

笙歌每次出去面试的时候会跟夜夜说,夜夜也都会说:祝你好运。笙歌面试失败了很多次,夜夜都没有给她泼冷水。反而这样安慰笙歌:笙歌,你好潇洒的生活,哥喜欢。

笙歌去上课的时候,夜夜都会叮嘱她,注意安全。有时候笙歌晚上回来晚到十一点十二点,夜夜都会等她。笙歌说:你早点睡吧。夜夜说:多晚,我都等。早点回家跟我报平安。少废话,看路。笙歌知道,刚认识夜夜的时候,夜夜每晚到十点就准时睡觉,对笙歌也不会有过多的关心,如今夜夜变了,夜夜会关心人了。

夜夜医院工作不是很忙,笙歌每天除了面试就是上课。夜夜只要有空都会找笙歌,陪伴笙歌。夜夜会给笙歌拍医院工作的照片,医院的工作餐,科室的同事。还会告诉笙歌院里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夜夜医院电脑出问题了,笙歌会耐心指导他修好。夜夜外甥的作业,笙歌也都会教他怎么辅导作业,夜夜很多事情不知道怎么办时都会问笙歌的意见……

夜夜有胃病,经常会肚子疼不舒服,笙歌总会给他找一些食谱。可是笙歌忘了夜夜可是个大少爷,怎么会做饭呢。但是笙歌还是为夜夜写了很多养生食谱,俗称“懒人食谱”。

可是笙歌哪里知道,夜夜其实没钱买吃的,饿得晕了。夜夜想不通,为什么家境这么好的夜夜总是饿得没饭吃。夜夜说:医院一个月工资一两千,三个月没发工资了。我妈也不给我零花钱了。夜夜省吃俭用,把家里买的值钱的东西都拿去贱卖。

夜夜甚至这样说:笙歌,以前哥很潇洒,要妹子有妹子,要钱有钱。可现在哥没钱了,也不去鬼混了。可是为什么在我最穷最落魄的时候遇到了你。你是不是我的衰神?

笙歌:夜夜,我也是在我最穷最失意的时候遇到了你,我们两是不是八字不合,不适合做朋友?

看着夜夜这样,笙歌给夜夜转了一百块红包。笙歌告诉夜夜,我给你转了0.01元,赶紧收了,加油少年。其实当夜夜打开,才发现是100块,夜夜再次还给笙歌,笙歌没有收。笙歌说:夜夜,100块不多,你拿去买点饭吃吧,别饿着。

夜夜说:笙歌,你知道吗?我喜欢跟你做朋友,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友情一直都是纯洁的,不掺杂任何的金钱问题!那样一切都没意思了!今天谢谢你,你这100块哥会还的。

第二天,夜夜买了些菜回家做了饭,拍给笙歌看,并把剩下的零钱还给了笙歌。夜夜担心笙歌不收,就骗笙歌说:笙歌,谢谢你,我买了好多好吃的,100块我花完了,就剩0.01元,谢谢你。有机会哥给你做饭吃。你要记住,哥不是骗吃骗喝的人。当笙歌打开红包,一看是七十多块钱。

从此以后,夜夜总是每天都给笙歌发0.01元,夜夜说:笙歌,还不赶快领赏。其实笙歌知道,夜夜这是变相地给自己还钱呢。为了让夜夜高兴,笙歌都收着。

笙歌不知道,因为这一百块,夜夜爱上了笙歌,还跟笙歌表白了。

笙歌,我知道你不漂亮,我看过你的照片,我读过你写的文章,我听过你的故事,知道你的小秘密。我妈忙,没时间陪我,朋友们也很忙,没人把我当中心。只有你,在我最落魄最穷的时候陪着我,我知道你对我的好。你知道吗,笙歌,我小外甥现在跟我可好了,不怎么吼我了。你知书达理,又独立,还会英文,还会写文章,还去过那么地方,一个人在上海那么辛苦,晚上回来那么晚。我都看在眼里,我是真的心疼你,我爱你。我会努力挣好多好多钱,给你好的生活。这次我是认真的,我不能保证我一定会跟你结婚,结不结婚得见了面相处才知道。对了,笙歌,给你发个福利。

笙歌:什么福利啊

夜夜:是黄梅戏,你喜欢听吗

笙歌:喜欢啊

夜夜:那太好了,赶紧听,听完我就设置私密状态了,不让别人听了。

笙歌:你唱的啊?

夜夜:对啊,我爸是唱黄梅戏的,我以前在剧团学过表演过,这是哥哥我录的。

笙歌:夜夜,你好有才啊,瞬间有点崇拜你了呢?

夜夜:哥哥会的多了去了。

面对夜夜的表白和才华,笙歌是真的感动了。但是笙歌还是拒绝了,并不是高傲,也不是欲擒故纵,只是对于笙歌来说……

第五章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配不上谁,一块钱的打火机也可能点燃名贵的香烟。

——题记

笙歌:夜夜,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喜欢你,可我们不合适。你是高富帅,我不是白富美,我还是愿意跟你做一辈子的朋友。我没想过要找一个什么高富帅,我知道,那样的爱情和婚姻我守不住,我就想踏踏实实找一份门当户对的平淡的幸福。

其实,在笙歌眼里,第六感夜夜不属于自己。

夜夜:笙歌,我就知道你看不上我。我没学历,不独立,没读过书,嘴巴刻薄,不会哄姑娘,不会照顾人;我不帅,真的,你看,都没你前任帅;我没钱,我的情况你也知道,好几个月不发工资;我也不高,以前我跟我女朋友在一起,我不喜欢她穿高跟鞋,我不高。你一无所有,我也一无所有,正好一对。

笙歌,你等着我,十一我请假去上海看你。如果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前任有的你都要有,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LV,古驰,iPhone,戒指你想要,我的信用卡你随便刷。在一起,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只需要给我留个回阳新的车费就行。我给你做饭,我路痴,我哪里都不去,就跟着你。周末我们租个车,去郊外玩,你给我导航。我现在没钱,你等着我,等我妈下班,我找她要点钱,去看你。

笙歌:夜夜,不是我看不起你,是我们不合适,我们没有结果,你明白吗?

夜夜: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没有结果,如果结了婚,你想你爸妈,我随时开车把他们接过来。我查了路程,也就十来个小时,不远。

(几分钟后)

夜夜:笙歌,我跟我妈吵架了。

笙歌:为什么?怎么啦?

夜夜:我跟我妈说,要去上海看你,问她要钱,她生气了,我就跟她吵架了。

笙歌:那你妈说什么了?

夜夜:我妈说“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傻儿子,就为了一个陌生人,就问我要3万块。不准去”。我跟我妈说,你是做老师的,对我很好,她就是不信。

笙歌: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真是傻,你没钱吃饭都没找她要钱。现在为了我,不值得。要是我是你妈,我也生气,都没见过,直接要三万。再说了,就算你来看我,要三万干嘛,用不了那么多啊。机票费1000,住宿费1000,偶尔吃饭玩1000,那你带上5000就够了啊。

夜夜:5000怎么能够,你那房子太小太潮湿,我打算给你新租个房子,给你付半年房租,不得一万多啊。再说,给你买点衣服什么的。不够。那我还是去找我哥们,看看最近有什么兼职的,我去挣点钱。(几分钟后)夜夜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最近谁有晚上兼职的,可以来找我。

不久后,又收到夜夜的信息:笙歌,我又跟我妈吵架了。

笙歌:怎么啦?

夜夜:我妈让我把那条兼职的朋友圈删掉。

笙歌不知道,那么骄傲的夜夜竟然为了她屈尊,去找兼职做。她对夜夜说:你别兼职,你身体不好,不能回去太晚,算了。谢谢你,夜夜。没事,我等你,你慢慢攒钱,攒到了跟我说。

夜夜:你早点睡吧。

第二天早上,夜夜没有准时出现。原来夜夜为了兼职的事情,一夜没睡,抽了一夜的烟。

笙歌问夜夜:你为什么要来上海找我啊?你知道吗?我跟前任谈了两年的恋爱,他都没来上海看过我,我们都是去旅游见面。

夜夜:因为我想见你啊,我也想让你看看我,就这么简单。

看着傻傻的单纯的夜夜,为了安慰夜夜,笙歌告诉夜夜:夜夜,我什么礼物都不要,房子不用换。如果你真的想做我的男朋友,我们可以试试,不行再说。我有三个前提,你答应我,我看你表现,再决定做你女朋友。

第一,陪我去欢乐谷坐一次摩天轮

第二,陪我去吃一次火锅

第三,我还没想好

夜夜:这个,以前我出去玩,都不去游乐场的,我恐高,如果你想我陪你,那我把命给你;吃火锅,这个我最喜欢了,但是我胃病严重,不能吃辣,我妈也不让吃辣,你喜欢吃我陪你吃;第三个,我不知道是什么,等你想好了告诉我。

笙歌,不管你答不答应,你这个女朋友,老子交定了。

第六章

找一个聊得来的人真的很重要,说着无聊的话,做着无聊的事。幸福就是有一个人陪你无聊,难得的是你们两个都不觉得无聊。

——题记

从那以后,夜夜就以笙歌男朋友自居了。但是两人几乎没有恋爱的感觉。笙歌还是那个会吼夜夜还不会撒娇卖萌的笙歌,夜夜还是那个憨厚单纯霸道的夜夜。用夜夜的话说,真是我的好兄弟啊。与以往不同的是,夜夜跟朋友喝酒吃饭的时候,都会回复笙歌的信息,也不会冷落她,常常因为喝酒吃饭途中回复信息被朋友罚酒喝,但是夜夜是开心的。因为每天总有那么一个人等着他回家,回复。朋友问夜夜,跟谁聊天呢,夜夜说:跟我媳妇儿啊。

从那以后,夜夜经常打着笙歌的幌子骗朋友,夜夜不喜欢乱七八糟的社交,所以朋友问起,总是说,媳妇管得严。有一天,夜夜不舒服,笙歌就说:你请假回去休息吧。夜夜说:你确定?果然不到一分钟,夜夜就跟院长请假,我媳妇让我回家休息。一头雾水的院长纳闷起来,你啥时候结婚了,我们怎么不知道?这么任性又傻乎乎的夜夜,笙歌还是第一次见到。

有时候,夜夜喝醉后,会大言不惭地跟朋友吹,我媳妇在上海工作,很有才,英文很好。总之,夜夜毫不掩饰笙歌的存在。

有一次,夜夜在酒吧喝醉了,一个女孩子凑到他跟前,夜夜对那个女孩子说:请你自重,我有女朋友了。然后就醉着回家了,当笙歌打过电话去,接电话的是夜夜的姐姐,姐姐说,他喝醉了,你是他女朋友吗?笙歌否认了。

那段时间,夜夜每天早晨醒来会呼叫笙歌,晚上睡前会陪笙歌聊很晚。两人也不知道聊什么,可就是那样,他们从来不会把对方的话撂地上。笙歌为此写了一篇文章幸福,就是一起说一大堆废话找一个聊得来的人真的很重要,说着无聊的话,做着无聊的事。幸福就是有一个人陪你无聊,难得的是你们两个都不觉得无聊。

就这样糊里糊涂地两人相处着,那次听了夜夜的黄梅戏,笙歌对夜夜说:你的声音很好听,你可以去考播音主持方面的,或者去做一些主持性质的工作。比如婚庆主持可以兼职。

不久后,夜夜对笙歌说:笙歌,我想创业,医院的工作长久下去不是办法。我有个朋友做了十年婚庆,我想投资。等稳定了,我做老板,把你接过来你给我做助理吧。我们两一起创业吧。我不相信别人,只信你。

笙歌看得出来,夜夜在进步。夜夜总会跟笙歌探讨两人未来的生活,从一起创业到婚后住哪里到生几个小孩到奶爸的学习到笙歌坐月子到孝敬公婆……

夜夜说:笙歌,我不喜欢家里太多孩子,太吵,如果是个女孩,我就把她宠成公主。如果是个男孩他不听话我就修理他;

笙歌,我们去云南度蜜月好不好,你不是一直都想去嘛,我也没去过,你带着我,我带着钱;

笙歌,你下次去上汉语课带上我吧,我想看你上课;

笙歌,你家过年下雪吧,我没见过雪,带上我,今年去你家过年;

笙歌,你爸妈好相处吗?你爸喜欢什么礼物,你妈呢?去你家的时候我给他们买点茶叶,如何?给你看看我家的茶叶,挺贵的。你爸喜欢喝酒吗?你爷爷奶奶呢?

你老家的窑洞和四合院,我去住几天,可以吗?在你家,我都听你的,但是出了你家,你德听我的。我要开着我的车,风风光光的去你家,让别人都知道,给你长脸,尤其是那些你相亲失败的人,让他们看看。笙歌,你看我去你家穿这身衣服合适吗?(当笙歌看到照片,是一身英伦式的休闲西装)

笙歌:亲,你是来我家过年来吗,我看你是来参加豪华晚宴的吧。第一,你的车子,我们小地方能认出来的没几个;第二,你要是穿着这身衣服在我们大街小巷,回头率百分之百;第三,你就买点特产好了,我们家都有。你还是接点地气比较好。

慢慢地,笙歌似乎默认了两人的这种关系,夜夜没发工资,但还是会给笙歌买点小礼物。夜夜送笙歌的第一个礼物,是一个玻璃杯,那段时间笙歌的杯子碎了,夜夜就给买了一个。夜夜说:才10块,以后给你买好的。你用它的时候就想想我;夜夜送笙歌的第二个礼物是中秋月饼。冰皮的,夜夜说:笙歌,哥没钱给你买好的,这个冰皮看着好看,就给你买了。你收到了赶紧放冰箱了,小心别让它化了。

夜夜也会用信用卡给笙歌叫外卖,夜夜说:哥的信用卡只给你一人花,你想吃啥。不过后来都被笙歌阻止了。

夜夜生日的时候,笙歌本想去找他给他过生日,他没同意,他要去考试。收到笙歌送的吉他后,夜夜迫不及待地把吉他放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还发了朋友圈。夜夜说,笙歌我把你送的礼物都放在我家最显眼的位置,这样我妈一回来就能看到,就会喜欢你了。

十一的时候,夜夜要去考医师证,笙歌回了老家,他们没有碰面,笙歌给夜夜买了一大堆山西特产,夜夜收到后把特产给妈妈吃,夜夜高兴地对笙歌说:我妈夸你呢,说这姑娘真懂事。笙歌,你听到没?你什么时候生日?

笙歌:我还早着呢,不急。

夜夜:那你先告诉我啊,我肯定记得,我怕到时候我没钱给你买礼物,先给你买个礼物。

笙歌:什么礼物啊?

夜夜很污的说了一句:情趣用品。

笙歌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这个礼物。十一后,当笙歌回到家,收到了礼物,当笙歌打开一看,是公仔。夜夜说,我都在。夜夜你个大骗子。

夜夜坏笑着问笙歌:怎么样,有没有surprise?

笙歌喜欢这样的夜夜,可是笙歌觉得两个人之间总有那么一层说不清道不来的关系,这样的感觉让笙歌很不踏实。笙歌走得很快,夜夜走得很慢;夜夜脾气爆,嘴巴贱,就这样笙歌提出了不合适,结束了这段短暂的感情。

夜夜的热情并没有得到笙歌的积极回应,那天笙歌删掉了一切联系方式。五个小时后,当笙歌把夜夜从黑名单拉出来后,就收到夜夜的信息:这五个小时我一直在给你发信息,我知道我脾气不好,惹你生气了。不管怎样,我至少得到了你的心。那晚夜夜伤心了,他对她的一切抱负都没有了。

但是他们还是做了朋友,笙歌还是继续相亲,夜夜还是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看着笙歌相亲,夜夜难过地对笙歌说:有了男朋友给我看看,帮你把关。对不起,我知道我心里越有你,我说话越尖酸刻薄,你相亲我很不舒服,抱歉我的坏脾气让你伤心了。

对于这段短暂的爱情,笙歌从来没有承认过,在笙歌的眼里,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仪式,爱情也一样。没过多久,夜夜失联了,在笙歌的眼里,只要想到失联,仿佛都是悲剧一样。直到两天后,夜夜发来信息,我出车祸了,被车子撞了几米,福大命大。笙歌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立刻买了车票去看夜夜。夜夜说:笙歌,你以为你是谁,你是我的什么人?我不需要你关心,也不想看到你,你不要来,我妈会照顾我。

笙歌看到后,把夜夜骂了一顿,夜夜又发来信息:笙歌,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我这个样子不想你看到。我最近不能玩手机,你最近好好休息。

没多久,夜夜出院了,康复了。他们还是像朋友一样相处着,只是夜夜变得不开心了。看着堕落的夜夜,笙歌想办法让夜夜振作起来,笙歌说:夜夜,我们和好吧。但是,在夜夜的眼里:你如果爱我,当初就不会丢下我。我也不想害你,我的心定不下来。

直到有一天,夜夜发来:笙歌,湖北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给我做个攻略吧,我想出去走走,穷游的。等笙歌详细询问,夜夜才发话:我爸病了,要我去照顾他。我妈说只要我敢见我爸,就跟我爸过,不要我了。我奶奶也病了,没几天了。笙歌,你不爱我了,我妈也不爱我了,不爱我的爸爸让我照顾他。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了,我现在明白乔为什么自杀了。

为了安慰夜夜,笙歌总是耐心陪他。直到看到夜夜的朋友圈:三巴掌,钥匙全部还你。生无可恋。再联系夜夜时,夜夜挤在一个小的网吧里,笙歌给夜夜转了一百,让他去开房间,夜夜拒绝了,夜夜说:笙歌,你看,网吧多暖和,好多人,我没事,你放心。我不用你操心。那一夜,笙歌再也没有收到夜夜的信息。

夜夜的朋友圈写道:跟着这首歌,嘶吼着全都宣泄出来。想想这世界,这人心,我真没勇气,当我脚踏出来的一刻,我又缩回去了。你在那边等着我,我这就来找你。

第七章

笙歌心里像是被千军万马践踏般凌乱,电话那头没有回复,微信微博也都停留在那一条。笙歌心里想了一万种可能:离家出走、车祸、怄气、出家……那些日子,她每天关注夜夜当地的新闻报道、微博的新闻报道,企图去找一些蛛丝马迹。每天她的脑海里都是夜夜的影子。回想起来,有时候人生就像一场梦,梦醒了,无处可寻,也没有踪迹可寻。从相识、相知、相恋到分开,似乎夜夜走远了。

再次受到夜夜的信息是半个月后,夜夜的账号发来信息:我是他的姐姐,我知道他的密码,所以都登录了,看到你给他的留言,就给你回复了。夜夜这个傻孩子,他走了。从此以后,笙歌再无夜夜,夜夜再无笙歌。

笙歌说,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很难夜夜笙歌。你以为的夜夜笙歌只不过是别人看不到的天空。笙歌用了一切可以忘掉夜夜的方式去忘记,可是生活就是这样奇怪,越想忘,越忘不掉。夜夜,你在的时候,我总是时刻担心你会离开我;如今你走了也好,这样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离开我了。不管你在哪里,都希望你过得好。笙歌还是会每天都跟夜夜的灵魂对话,分享她每天的喜怒哀乐。

又过了几个月,笙歌下班的时候,看到一个人鬼头鬼脑的,像是在等什么人。走近一看,原来是夜夜,虽然长了胡子,但是笙歌一眼就认出来了,笙歌带他回家给他做了碗面条。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笙歌没有哭没有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夜夜说:笙歌,那天我很绝望,就把我的车子卖掉了,然后会挥霍去享乐。我告诉自己不再回复你的信息,于是我以我姐姐的名义给你发了那条信息。有时候想让你知道我还活着,有时候宁可让你以为我死了。那样,我想你会愧疚一辈子吧。你没过过有钱人的生活,我以为这样挥霍我会很快活,才发现 ,没有笙歌的夜夜,难以入眠。笙歌,你还爱我吗?

笙歌点了点头,他们相拥而泣。后来几天,路痴笙歌带着路痴夜夜去了苏州杭州去了夜夜想去的黄山光明顶和婺源。夜夜发了朋友圈,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下面是两个人的合照。安抚好夜夜,笙歌给夜夜买了回阳新的车票,夜夜带着幸福回家了。

回家后,夜夜辞职了,在笙歌的帮助下做了一份投资入股企划书,拿给妈妈看。一个星期后,通过了妈妈的审核,夜夜和朋友合资创办了婚礼策划公司。笙歌会每天跟夜夜沟通,问问夜夜的计划,夜夜也会向妈妈请教,有时候也会去客串主持人,因为笙歌说他声音很好听。

穿上西装的夜夜,给人全新的一面。公司里的霸道总裁,家里的高冷少爷,稚嫩的商场小白,不管怎样,他都是笙歌心里的那个单纯的傻乎乎的夜夜。半年后,夜夜对笙歌说:咱们去云南吧。

那天他们去了云南,夜夜跟笙歌求婚了,夜夜送了笙歌一个一分钱的戒指。半年后,他们结婚了。夜夜没见过雪,于是笙歌和夜夜一起去了雾凇去了雪乡。不久后,他们的孩子小宝出生了。“叶小宝,你别跑……”。笙歌的微博停在了这一刻。

当我试图去找一些相册或者照片来看小宝的照片时,我始终找不到,于是我又翻回去,终于找到了一条日记,上面写着:愿你在你的那个星球过得幸福,一路走好。我相信她会在那里照顾好你。但是当我比对时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大秘密。

其实,那天夜夜是真的走了,没有什么以姐姐的名义,发信息的真的是姐姐。那晚,夜夜大哭,纵身一跃,断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牵挂。这里面所有的日记都是笙歌自己写给自己,自己想象的。假装夜夜还在,假装陪他去他想去的婺源黄山雪乡,假装他们有个孩子,假装他创业成功,假装他西装革履。看起来有点精神质,其实在她心里,是不是早已经接受了夜夜的离开。只不过是想替夜夜完成他的梦。

笙歌不知道,认识夜夜到底是好是坏?如果是你,你喜欢这样的夜夜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