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

人,不是「超人」。

人,普普通通;人,平平庸庸。


如果人,听觉够灵敏……

他会听见父母的低声争吵,年幼的他会觉得父母的爱不像想象中那么炽热,年长的他会觉得这份爱太过沉重,他在梦中都会窒息。他没法上去阻拦,因为那是他父母。

他会听见隔壁邻居的腹诽。那个和蔼的邻居其实在喋喋不休地对他的孩子进行数落,那个热心的邻居在估摸着他的价码,准备如何对待两家人的关系。他发现他的邻居,关上门的那一刻才说真心话。他没法上前揭穿,因为那是他的邻居,是他玩伴的父母。

他会听见同伴的低语。他想让别人知道的他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他发现别人竟然都知道,并且在悄悄传说中变得支离破碎,分外离奇。而他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也都从他人的私语中听到,他闭上眼,被知道了一切。他没法上去斥责,因为那是他朋友。

万籁俱寂。他都听的到。


如果人,眼力够敏锐……

他会看见无数纷至沓来的细节,有人在争执,有人在行窃,有人在求生,有人在挣扎。这些他都看得见,如果他站的够高,够高。这些他都看得见。

他会看见远处发生的恶,是那么清晰,那么具体,那么动人。人的痛苦,人的张狂,分毫毕现。他只能远远站着,看着,望着,颤抖着。他的眼睛总是先他一步。他再快,也有他够不到地方。他再快,他也只能阻止小恶。但面对大恶,他像凡人一样无力。他攥紧了拳头,粗重地喘气。距离太远,他看的见,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会看见天上的月亮坑坑洼洼,不似皎洁,不似完美。他会看见天上的星星,也只不过遍是砂砾和坑坑洼洼。他会看见那更遥远处的群星还是只有在视网膜上那一个点,他的夜空更亮了,他的心更暗了。

眼力越强,他就越无助。


如果人,心神够坚硬……

他知道,有些人,努力了,也救不活。他要对规律的抗拒之心,够坚硬。于是救人者其实不该跳入水中,在水中沉浮,最后白白搭上自己性命。自然的力量太庞大,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他要向规律投降。

他知道,有些人,再不忍,也不该救。他要对心中的小善,够坚硬。他本可以不管,本可以让本不该受伤的人受伤害,但是他管了,他伤害了。舍不得小善,就难为大善。这世上,两全的事情太少。他要向大善投降。

他知道,有些人,再恨,也不该伤害。他要对自己的软弱,够坚硬。因为保护自己而伤害他人,他要克服。因为厌恶而伤害他人,他要克服。因为不解而恨、而伤害他人,他要克服。这个世界,都是各种各样的苦难和不幸。这个世界,没那么多非恨不可的人,但都是饱受苦难、等待被理解所救赎的人。他要向人投降。

他的坚硬,折磨了他自己。


幸好,幸好——

人的听觉,没那么灵敏;人的眼力,没那么敏锐;人的心,没那么坚硬。

人没有成为「超人」。

这是老天的庇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