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而冬至

文/绉玮

忽而冬至

走的遽急过于匆匆来返

十年路途的寒霜

眼泪低缀的耷拉耸立

一束罂粟花错落有置的浅坡

架束徜徉午后的影子,雪山的阴暗面

梯度般铺置一段,舒展开容颜

远山和叶也轻度微醺

浓冽醉饮风中的杯盏

一盅,一壶,一缸,一片田塍的

麦子,青稞,拾掇空壳与饱满

在扬起的筛网

浮沉,飘零,流落

一个向外的是划作弧形的网,它罩住空乏

其余向内,是正向垂直的击打

是划过破风声,轮碾声,转轮声

有小桥、流水、村落、寒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