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倒退着前行(二)~2

2、初行之难。

一开始,倒退着走的心情还是愉悦的,背包压着重心向后,往后退去有种被推着走的错觉,像水往低处流流一样省力。不知不觉,阿直就的速度就加快起来,选择在早晨出发的好处是极少有行人,因此不必太在意避让。只需要找上一条宽敞无障碍的道,就可以放开脚步往后倒。

可时间没过多久,往后走造成的不安全感,总是迫使他频频偏过头看前进的方向,走几步往回看一下,走几步又往前看一下。脚步越快,回头的频率也就越高,他甚至会想一直偏着头往后走着。这样就没有倒退走的意义了,甚至都没能好好欣赏不断被自己甩掉的景色,那些街道上的电线杆子和树、一步步被往后缩小的房子,一辆一辆超过停在两旁的车,确实会给人一直不一样的感觉。

为了不让自己总是回头,阿直强迫着自己朝前看,只让脚步快速地往后跨出。他尝试估摸着倒退多少步后需要调整方向,在随后坚决等到那几步踏出才回头。这种赌博一般的体验带来了些许快感,渐渐学着选择更加平直的路径,以求让自己能头也不回地尽量多走几步。每多走出一步,内心就有一种欢愉的声音在鸣叫。

看到一条长长的直路,阿直瞬间就兴奋起来,好似一个初入角斗场的青年勇士,鼻孔里喷出自信而有力的气息。三十步!我们的勇士大人当即作出判断,他要后脑勺向前地跨出三十步,绝不回头。兴致高昂,脚下的节奏也不仅快了起来,已经有些接近竞走的速度。

十五步,二十步,我们的英雄即将斩获他的首场战役。

却在他退到第二十三步半的时候,噗地一声猛地撞到一个结实而有力的身躯。惯性带着阿直向走后方倒去,略鼓的背包缓冲了大部分的势头,尔后双手撑地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刚刚还兴高采烈的勇士被突如其来的摔跤给吓楞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被撞的那人,是位个子不高的壮汉,约莫三十岁,看装束像是清早出门准备晨练。被撞的他踉跄了一下竟然稳住了,又好气又好笑地靠着地上懵圈的阿直。忍不住调侃了句:“靓仔,着急什么呀,一大清早出来倒着走,还走这么快,这从哪位公园大爷那学来的功夫?还背着这么大包行李。”

臊得阿直连忙爬起来,低着头给人道歉,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往后退。

尴尬的是,他要是直接回头往前走也就罢了,问题是他还得坚持倒退着走。于是,和那名壮汉眼对眼地互相注视了好几回,才慢慢消失在彼此的视野里。那汉子倒是头回见到这么稀奇的人,也嬉笑哈哈地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着阿直一步步往后走,远了还挥挥手,有几分嘱咐他多注意安全的意思。

这时,阿直也注意到,原来太过入神地掌握不回头倒退的方法,其实时间已经渐渐不早,道路的远近开始有零星的行人和几辆非机动车。

无奈地叹了口气,收敛方才受惊的心思,脸上也显出几分无奈。看来是没办法继续自由自在地不回头,只得又回到几步一回头的模式。没多久,便感觉脖子上的酸软感觉扩散开来,换个方向转几次头,很快也酸得难受。

于此同时,路上行人也注意到阿直的奇异举动,时不时就有几个人盯着他看。特别是那些结伴出门买菜的大妈、阿姨,一发现这么个有趣的活宝,就指着他叽叽喳喳谈论起来,像是谈到什么激动处一般,嘿地爆发出一阵笑声,声浪大得能把好几米开外的阿直震得耳后根发红。甚至会有热心的大妈,走到近处好奇地问询一声:“小伙子,你,没事吧?”

毕竟还是脸皮子薄,加上脖子越来越重的酸楚,阿直快步走完了一段直道,然后闪身进了一家大超市,准备暂时休整一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