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真正的“会工作”?


@认知


  • 真正构成这个世界的,其实不是人,也不是组织,是人或者组织对未来想象的那张图。
  • 人跟人之间脑子里图不一样。图不一样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别看这两个人坐这么近。
  • 人和人打交道,表面上看是两个大活人在打交道,其实是你们脑子里那两张图在打交道。人和人之间的博弈,不是力量博弈,而是那张图的博弈。
  • 对于创新来说,一个清晰的终极图景远比资源要重要得多。
  • 我们经常低估了脑子里那幅图的价值,它是清晰的对未来的想象,它是一个清晰的协作界面。
  • 一个人能不能学好,其实并不是资源问题,尤其在互联网时代,学习资源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而是谁能生成那个图的问题,是谁能定义任务、解决挑战的问题。
  • 应试教育真正的问题是给学生呈现的那张图太近了。它生成不了新的图。有生成新的图的能力的人,才知道下一步咋走。这也是很多大学毕业生不会工作的原因。
  • 为什么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大学毕业那么高的教育水准,在单位不会工作呢?原因很简单,他不是不会执行那个具体的动作,是他没有这张图,他成不了一块飞地的总督。
  • 会工作指的是啥?是勤奋吗?是聪明吗?是会协作吗?这些解释都不究竟。其实就是那张图出了问题。
    • 现在的工作,小到设计一张图,到组织一场发布会,到设计一个新产品,到组织一个营销计划,本质上都是未来的一张图。会工作的人,能在脑子里清晰地画出来结果图,还有能力把这张图传递给所有的合作者。
    • 现在的人,每天各种电子邮件,听着别人指使自己,自己也指使着别人,自己干个事自己心里没谱,一顿操作猛如虎,具体的结果到底是啥,我心里不知道。所以,不会工作不是年轻人的事,是我们这一代人都面对这样的挑战。世界越来越复杂,我们把那个图画清楚,让它去迭代,而且把这幅图清晰地传导给周边所有的合作者,让他们也看到同样这幅图,这个难度变得越来越高。

@观点


  • 为什么过去的企业用KPI,而现在的企业更倾向于用OKR?原因就在于,使用KPI的企业,不需要大家都对齐那张终极的图,每个人拿到自己的那张图就行了。这个月销售额达到多少,就算完成任务,可以拿工资奖金了。至于为什么要达成这个目标,他不需要知道。老板来整合那张图就行了。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这不行,要搞OKR,也就是目标与关键成果法。每个人都要把自己的目标说出来,实现目标的那张图也要画出来,还要让上下左右的人都看到。

  • 我们这个时代,所有聪明人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不是在替老板打仗,而是想办法画出一张图让老板放心,然后这块就归我了。这是一个典型的博弈逻辑。职场的博弈就是这样,你拿你的图去跟老板的图去对,你一抢到,老板看了之后觉得放心了,好,这块归你,就是这么简单。

  • 职场上遵循的实际上是“探险家模型”的逻辑。

  • 其实每一种工作能力不都是这样吗?

    • 装修设计师之所以能挣到我的钱,就是面对一堆材料,我只知道哪个贵哪个不贵,哪个颜色我喜欢还是不喜欢,我拼不出最终的那幅图。
    • 一个人会不会讲课,重点不是你对知识熟还是不熟,是一个大活人坐在你对面,你讲完了之后,他的整个认知状态经历了什么样的改变,他带着什么样新的认知走出这个教室。这个图你没有,你就不是一个会讲课的人。
    • 一个会工作的创业者,他知道我这三拳两脚、这样组织结构的分布、这样的努力方式,到年底的时候,它大致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全是图。

@概念


工作其实分三层(阿伦特的理论):劳动(labor)、工作(work)、行动(action)
  • 底下一层,叫劳动。扫地、搬砖、工厂做工,这种单调重复的体力活都是劳动。
  • 最上一层,叫行动。环保、登月、创业,这种每天面对高度不确定性的活动叫行动。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干成。
  • 中间一层,才叫工作。工作有什么特点?我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个结果,我只不过是把它干出来。这符合人的本能。人性当中有这么一种渴求,我要把一件事情干成。
  • 如果我们把这三个词用最简单的现状图画出来:
    • 劳动永远是一个圈往复循环,像驴拉磨一样,行动是有起点,终点在哪里不清楚,变成了一条虚线;工作就是起点很清楚,终点很清楚,一条线坚定的从此处抵达终点。我对我的生活hold得住,我确切地知道我为这个世界增加了点什么。我的生命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易逝,但是我留给世界的那个造物是那么的清晰。我在这个造物的过程中,我的努力是我的成果的自变量。所以,我的生活就变得极其的踏实,这是幸福感之源。
    • 我们能不能摆脱劳动,我们也不放纵自己进入行动,我们能不能把自己的桩桩件件、行止坐卧变成工作?这不是挺有意思的一个对世界重新理解的角度吗?
什么是“军功章模型”?
  • 就是我那张图特别清晰,接下来只需要分解执行就行了。比如对秦始皇来说,把六国灭掉,实现大一统,特别清晰。对清政府来讲,把太平天国灭掉,也特别清晰。这张图所有人都知道,不用废话。有了这张图,剩下的就好办了,谁干得好给谁军功章。杀几个人给什么奖赏,拿下一座城给提几级。所以,当这张图特别清晰,而且所有人都共享同一张图的时候,是典型的军功章时代。
  • 军功章模型到了我们这个时代不就是KPI吗?KPI的道理很简单,老板知道公司发展的整张图,比如整体要增长40%,然后往下一分,所有人去跑销售。跑销售的人不需要脑子里有图,把KPI执行好就行。所以你看,KPI也是典型的军功章模型。
什么是“探险家模型”?
  • 早年大航海时代刚刚开始,欧洲的那些国王,面对海外一个个的拓殖者,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干,不知道能拿下什么,拿下什么地比较值钱,到处都是不毛之地,海港和堡垒在哪儿建?不知道。谁拿下算谁的。最典型的就是哥伦布,我发现了美洲,我拿下了美洲,我就是美洲的总督。我是在拿一幅清晰的我看出来的图,找你要资源。等这件事情干成了,确认了,给皇上去一封信问问能不能封我当这儿的总督。这就是在拓殖时代,殖民者攻取天下的模型。
  • 你的竞争者到底是谁?是别的殖民者吗?不,你是要拿下一片地盘之后,再在这个权力结构里巩固它。这是向上竞争,不是向外竞争。这是一个典型的“探险家模型”。

摘自 罗振宇 启发俱乐部27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