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叔叔”

六五班 王玺为

“叔叔,一个冰激凌!”

“叔叔,一个甜筒!”

“叔叔,一个圣代!”

“我的呢?叔叔?”

“叔叔!”“叔叔……”

  刚出校门口,那一阵阵碎碎念如勾魂心经,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我的耳膜,令我的脚把我的身体往蜜雪冰城饮品店扯去。我快步向前,准备速战速决,买完就走。刚到门前,我傻眼了,我也算是蜜雪冰城的常客了,可也从没见过如此的场面:乱哄哄的人群把门头堵得严严实实,最里面柜台跟前的同学已经被后面的人挤扁了,仿佛下一刻就要被还在不断往里涌的人潮淹没。无数攥着钱的手使劲往收银台伸,像溺水者要抓住救命的稻草般。有的人踮着脚尖,平衡着被挤得摇摇欲坠的身子,头使劲往前伸,脸涨得通红,扯着嗓子喊叔叔,脖子上的血管都鼓起来了,显得有些滑稽;有的人头一缩、双手一收,身子蜷起来,从胳膊下面,腿的空隙拼命地往里挤。更有甚者,瞅准机会,在叔叔打完冰淇淋的瞬间,一把抢过来,趁叔叔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钱塞到他手中……我忍耐着旁边永不停歇的叫声,静静地排着队等待着,除了时不时提醒一句:“一个甜筒,谢谢!”

这时,一位身着初中校服的男生背着书包走了过来。“叔叔,一个冰淇淋。”他边说边往前挤,直接无视站在他前面的我和旁边的同学,背上的大书包在我与旁边同学的身上四处碰撞,坚硬的棱角磕身上可真疼。我不悦地说:“挤什么挤啊?你书包撞疼我了。”他看都没看我一眼,鼻孔朝天,轻蔑地说:“人这么多,被书包撞一下很正常,你不会看到书包让一下?!”我恼了,朝他靠了一步,使刚想收回后脚的他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后脚也收不回去,就这么好笑地悬着,使得他不得不努力平衡着身体。他愤怒地瞪着我,嘴角翕动,腮帮子咬得紧紧的,像极了一个即将被点燃的鞭炮,连说话都带着火药味:“让——开!”

我面不改色地说道,“真还第一次见,明明看到前面有人,还硬要挤进来。撞了人,不道歉,还说人这么多,被书包撞下也很正常?!那大爷,  人这么多,被人挤更正常!插队还插得有理了!”我冷笑一声,挥手挡住了他那正准备付钱的手。我将钱递给那位收银员叔叔后,接过甜筒,转身向人群外走去。

无意中回首看到,又有人撞开了那个男生,他被撞开的一瞬,原先被他挤到一边的同学迅速补上去。

无奈,在一阵阵“叔叔,一个冰淇淋。”的碎碎念中,男孩只好排在队伍的最后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