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恐怖连载故事——半吊子道士(2)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人已躺在床上,伴随着昏暗的灯光,隐约可见四周都是白色的大理石墙壁,墙壁上雕刻了许多图案,起初我看着有点像动物、神兽这些图腾,待意识恢复更多后才发现,这些图案竟然是手术室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给病人开膛破肚的场景。

靠,这什么鬼地方,我躺在床上侧身往地上看去,“妈呀!”不禁一阵惊叫,地上竟然摆放着两条从膝盖这里开始截去的小腿,上面的鲜血还没有凝固,不时的从腿上滴落到地上,而更令人作呕的是,被截去的小腿周围竟然还散落着一块块切下来的脚趾。

“我*你妈”,看到这恐怖的景象,我全然清醒了过来,刚想用力坐起,却发现一个更令人窒息的现实——我的两条腿从膝盖以下竟然消失了!顿时我脑海中有一个不好的想法,难道这堆在地上的两条腿就是从我身上切下来的吗?!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恐惧、绝望、愤怒同时涌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有些情绪失控。“妈的,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我到底是得罪了谁?”内心咆哮完后,我有些透支的靠着床头,抬眼看着天花板,眼睛的视线逐渐模糊起来,慢慢的慢慢的,隐约看到一张像是佛陀的脸浮现天花板的墙面上,看似慈眉善目,却笑得极其的诡异。

我现在经历的这一切可怕的有些太不真实了。

所以,它只是一场梦。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了,原来刚才是在做梦,但那梦的真实感过于强烈,以至于我睁开双眼后第一时间朝自己的下半身望去。“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吓死宝宝我了”,我使出吃奶的力气给自己抽了一巴掌,想要确认下现在的的确确已经回到了现实中,没想到这一巴掌用力过猛,把自己的嘴角都抽出了血,被打的这半张脸火辣辣的痛了半天。缓了一会之后,我又意识到了另一个冲击灵魂的问题:我现在在哪?我是怎么来的?我要去向何方?

当我坐起身来,想要弄明白现在的处境时,突然听到“啪嗒”一声,接着屋里亮起了明亮的灯光,照得我有些睁不开眼。此时一个身材肥硕,皮肤黝黑,穿着一身女仆装的女人出现在了我面前。“你醒了,请跟我去见主人吧。”

我被她的打扮给逗乐了,竟暂时抛开了脑中所有的疑惑,忍不住笑道:“呃,美女,你这是在Cosplay吗?”

“你说什么?”听到我在那里站着迟迟不动,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胖女人似乎有些不耐烦。

“哦,没什么,我就是想知道我现在在哪里?还有你口中那个所谓的‘主人’是谁?”

“你去了就知道了。”胖女人没给我好脸色看,转身就准备离开,我环顾四周打量了下刚才所在的房间,确信这里应该不是我被袭击的第一案发现场,然后便快步跟了上去。

跟着胖女人往前走,我也不时的左顾右盼,想要获取一些现在在哪里的线索,可惜除了走廊和两边紧闭的房门,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地方。大概绕过三四个拐角,上了两层楼梯后,我的眼前突然一片开阔,这是一个装修的富丽堂皇,用奢华来形容也不为过的大厅。大厅的金色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五官端正、脸庞清秀,褐色的头发像火焰一般向上拥簇,让人一目了然。一身白色的西装里搭配着一件灰色细纹格子衬衫,领口处垂下一根咖啡色的领带,与他头发的颜色遥相呼应。将眼前这个青年打量了一番后,我的目光立即失去了焦点。因为在他的左右两侧,各跪着一个女子。其中一个披着一头及腰的乌黑长发,长长的睫毛向上微微卷翘,一双娇眼欲开还闭,鼻梁直挺,浓艳的红唇半开半合,随后便是白皙的脖颈直达胸口,两只温热的尤物呼之欲出。虽然是跪姿,但她水蛇般的细腰下仍然藏不住两条纤细而又瘦长的美腿,再配上妖娆的体态,仿若妲己的化身。

青年另一侧的女子则一直垂着头,在她长发的遮挡下无法看清长相,从身材来看虽不及旁边的长腿美女,却也肤白身软,清秀可人。

青年见我有些猥琐的站在那里发着呆咽着口水,也并不怎么在意。身旁的长腿美女一边跪着一边举着一个果盘,他则轻巧地从果盘中拾起一颗葡萄轻轻塞入口中,两三下后则微微将脸侧向另一方,那个一直垂着头的女子则合起双手向上举起,青年熟练地将葡萄皮吐在女子的手中,女子再翻手将葡萄皮倒入一旁的空盘子里。

我靠,跪式服务啊,还同时两个不同风格的美女,难道这里是什么高级会所?

“主人,我把他带来了”。

“好的徐琳,你忙你的去吧”。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青年对这个穿着Cosplay女仆装的下人竟然表现得还有几分尊重,和对待他身旁两个美女时轻蔑的态度似乎不太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啊”?青年用手指了指我。

“免贵姓查,名贡子”。我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你就是九尾红狐看中的人?”青年有些鄙夷地抬了抬头看向我,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九尾红狐?我一脸懵逼地看着青年,“冒昧的问一下,九尾红狐是什么的人的代号吗?这位小哥,你们是什么江湖帮派,抓错人了吧。我就是一个开旧书店,你看我身无分文,也不认识什么叫九尾红狐的人。”

这时,一个穿着红裙红皮鞋的小女孩突然跑了进来,她用一种撒娇的口吻对青年喊道:“晋哥哥,你忙完了没,快来陪我玩吧。”

看到小女孩,我双眉一皱,这不就是今天早上吵着要我帮她买棒棒糖结果引我进入小黑屋的那个女孩吗?怎么是她?

青年似乎看出了我的诧异,“她就是九尾红狐,你就是她选的。”

我是她选的?选什么?我更加疑惑了,“黄蓉妹妹,你家晋哥哥是什么来头?”我打趣地问小女孩,想缓解一下内心有些紧张的情绪。

“我不叫黄蓉,我叫红狐!”小女孩嘟着嘴对我做了个鬼脸,然后就跑开了。

“好了,你既然是红狐选中的人,那么必定有她的理由。”青年捋了捋头发,继续说道:“这里是狐一刀别墅,你知道这个别墅为什么叫狐一刀吗?”

废话,我怎么会知道。“难道这里是雪山飞狐的拍摄地?”我随口回答道。

“雪山飞狐?”青年脸上滑过一丝疑惑,不过这瞬间的表情变化很快就又消失了。“这个别墅有个规矩,就是只能进,不能出,如果硬要出的话。”青年说到这里,突然站了起来,表情更加冷峻地看着我。

“硬要出的话会怎么样?”我忙开口问道。

“会被红狐一刀把头给砍了。”青年像抚摸家里养的宠物般抚摸着仍然跪在他脚边那个垂头女子的头发,嘴里漫不经心地飘出了这样一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

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死在这里,想到这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不过也不是说完全不能离开,只要你能够在这里谋求一个职位的话,就有机会离开。”

“谋求职位?什么职位?”我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男仆、厨师、赏金猎人,你可以任选一个。男仆和厨师做什么无需我多说,不过这两个职位需要在别墅做满五年才可以离开,而成为赏金猎人,你就可以马上离开这里,但我们交给你的任务日后也必须完成,否则……”青年说到这里顿了顿,“不过成功完成任务的回报也是非常丰厚的,这点你不用担心。”

开玩笑,我担心的是回报丰厚不丰厚吗?老子担心的是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话说他说的三个职位,就我这性格男仆是肯定不用考虑了,厨师么估计他吃了我做的一顿饭后就会想把我直接狐一刀了。

这个赏金猎人,想必应该是非常危险的任务,不过至少我可以马上离开这里,只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就可以从长计议,大不了找警察叔叔救我,或者远走高飞,找一个他们找不到我的地方。

想到这,我心情轻松了一些,“那就选赏金猎人吧。”

“你确定?”

“确定!”

“好,你小子还算有点志气,你要是选了前两个,恐怕今天焚尸炉里又要多出了一具尸体了。”

听了这话,我有些后怕的擦了擦脑门子上的汗。“那我现在要做什么?是不是要签什么劳动合同?”

“别急,不是你想做赏金猎人就能做得了的,我们还需要对你考核,考核通过后你才算正式成为我们的赏金猎人。”青年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考核?笔试还是面试?还是要我现场才艺表演?”

“都不是,很简单,只要在这里:活过三天!”

第一章    上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