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水晶应该怎么玩?

最近在电娱界致富的故事:官网【AG18.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请复制自行浏览器查看即可。流行着一句话:“你可以忘了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但却万万不可忘了哑游的会员日”。哑游是电娱界的一把手,虽然网站的粉丝无数,会员也越来越多,但是哑游依旧不忘自身的使命:将更多的福利带给更多的玩家,从而推动电娱业的发展。所以,哑游为会员特别设定了每月的会员日,但却超出了玩家们的期望,哑游的会员日不止一个,而是有三个!每月的8日、18日、28日,均为哑游的会员日,会员可以根据自身帐号的等级和对活动的参与度,在会员日里领取响相应的大红包。


每月8日哑游将根据会员的星级、有效投(注额送上专属会员的哑游红包! 不得不说,哑游一个月三个会员日的模式,是电娱业的先锋,开启了一个新的局面。要想在电娱业立足,就一定要事事以会员为先,一切从会员的角度出发,只有了解会员的需求,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由此可见,哑游能俘获如此大批量粉丝的心,确实是理由充足。


“致命! 

村上树的声音很低,但极度兴奋的情绪被驱散了。“你得到了那个存在的人的遗物吗?” 

“没错。” 

王牧点点头,从身上拿出一块布。 

在拆卸之后,王发现了一个看起来像箭头的东西——他花了一个小时在一个建筑工地寻找。 

“嗯……“ 

村上树不是个傻瓜,尽管他不如肯尼斯优秀,但关于文物魔力的真相是清楚的。送给他的废铁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传说中射穿阿喀琉斯脚跟的那支箭。 

“…你搞错了吗,克奈尔斯先生?”她试探性地问。 

“错了?如何!王牧大声喊道。“索拉小姐,请仔细看看。这闪亮的金属就是阿宝的箭。” 

他错了吗? 

索拉一直对自己的魔法没有把握,当他听到王牧这么说的时候,他走近王牧去观察那支箭。 

“!!!!!!“ 

突然,从神经末梢传来了危险的警告,索拉试图转过头来,但为时已晚。 

来自《疯狂的地狱》的替补演员的攻击比平时更猛烈地突破了索拉的颈部防线,击中了她的颈部。 

“嗯……“ 

村上树轻轻一声,晕倒在王牧的怀里。 

“.........果然,这样一个没有头脑的女人更容易对付……“ 

王牧弯下腰,在她耳边小声说:“恨肯尼斯,恨肯尼斯。如果他没有把你带到这里来,你就不会爱上错误爱情的存在,也不会死在这个遥远的东方。” 

然后,他怒气冲冲地大声说,把整个大厅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服务员!我的约会对象昏过去了。叫一辆出租车!” 

最后,在王的帮助下,索拉坐出租车去了酒店——当然,费用由凯悦酒店支付。 

等到十多分钟后,由王牧主演并支持的闹剧已经在王牧的房间里上演了,虽然楼下那些路人和工作人员对的样子很惊讶,但职业道德和金钱还是让他们老实闭嘴。他们都玩得很开心。这不关他们的事。 

“还有恐惧,可怜的未婚妻肯尼斯!” 

王牧摆弄着从街上买来的摄像机,冷冷地看着被锁在“地狱”外昏迷不醒的索拉。”——肯尼斯·阿奇博尔德。 

这位来自五图尔奇学院的天才少年,从出生到事业发展都非常成功,以至于他理所当然地被圣杯选为只有七个人的大师。这场圣杯之战不过是给他的王冠加上一颗珍珠的镀金仪式。 

但他从来没有想到,即使在战争开始之前,他的麻烦会接踵而至。 

他先是准备了一件圣物“亚历山大的斗篷”被盗,然后今天,他发现他的未婚妻索拉失踪了。 

“该死的!我告诉她不要离开。 

肯尼兹绞着头说。 

明明今天是打电话的时间,可她从一大早就没听到,任性也有限度吗?按照计划,她会施魔法,现在她将不得不推迟这个时间。 

“嗯。嗯,索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国了,对这样的远东地区感到好奇是很自然的。把传票的仪式推迟到明天。“ 

最后,肯尼斯放弃了对索拉的指责,选择纵容她的任性。 

——产品。 

就在这时,门上有响声,肯尼思没有问是谁,而是站起来,径直向门走去。因为根据他昨晚完成的魔法房间的感觉,任何怀有敌意的人都不可能上来,大概是旅馆的服务员。 

他对自己的魔术水平很有信心。 

“肯尼斯·阿奇博尔德先生? 

”我。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打扮成凯悦酒店的服务员,面带微笑,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很抱歉这么早打扰你,但是楼下的人说送来了一份你的东西。那是一盘录像带,我故意把它放上去的。” 

这个视频吗?肯尼斯想知道,当他在乡下一个人都不认识的时候,这盘带子怎么会进来。 

“你确定吗? 

“是的,我查过了,收货人确实写了您的名字,寄件人是……说完,服务员瞥了一眼牛皮纸袋子上的名字。“村上树。” 

“?“ 

村上树发送它。她到底在哪? 

“我明白了。我要你下去。”肯尼斯从手里接过纸袋,轻轻地挥了挥手。“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再上来了。” 

当他关上门时,肯尼斯拿出胶带,环顾四周,嘴角挂着微笑。 

“那个叫索拉的家伙,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些东西?”你曾经在钟楼上发誓说你“从未碰过”……好吧,随她去吧。 

肯尼斯不像其他魔术师那样拒绝科学,只是“不”。 

他坐在后面的沙发上,对着茶杯微笑,想看看未婚妻都做了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不再笑了。 

“嘿,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在电视上不是自己那个漂亮的未婚妻,而是一个黑头发的亚洲男人。 

他笑着向镜头打招呼。 

”阿。久仰大名。 

“…这是谁?”肯尼兹咬着牙小声说。 

但他不记得这样的人,而且是,他为什么要用未婚妻的名字来寄东西? 

不要…… 

“好吧,我不想说太多废话,肯尼思,听着。” 

那人把摄像机对准了一个让肯尼斯热血沸腾的人。 

这是他的未婚妻。 

红色的头发布满灰尘,身上绑着铁链,牢牢地绑在一把木椅上。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表情十分痛苦,眼角还残留着泪水,本应轻轻握住自己的左手也被割下来,整个人呈现出过度出血的惨白。 

“该死的!“ 

看到他心爱的女人被这样对待,肯尼斯感到自己的魔力在燃烧。他疯狂地盯着那个仍在对着镜头微笑的人。如果他的眼睛能杀人,那么王牧就会被屏幕对面的肯尼斯切成碎片。“索拉小姐很强壮。当我切断她的左手时,她仍然咬紧牙关,一言不发,拒绝透露你的任何秘密。王牧从容不迫地说。“你不用想别的,肯尼兹先生。这是威胁。让你未婚妻回来很容易。你只需要用她的圣物交换你的。我相信你知道如何选择,不是吗?” 

他慢慢地把手放在索拉的胸前。 

“毕竟,这么美丽的未婚妻,最好是能在他的怀里去爱,而不是被某个不知名的男人沾染了纯粹的杀戮,最后扔尸荒野……”是不是肯尼斯?”王牧的眼睛似乎穿过屏幕,直接进入肯尼斯的内心,让他莫名的颤抖。 

这是对失败的恐惧。 

肯尼斯非常爱他的未婚妻。虽然他不同意魔术师的身份,他仍然坚持他的新年,并发誓要爱她超过任何人。 

他觉得自己现在左右为难,一方面愤怒得要把天空烧成灰烬,另一方面又害怕失去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我不多说了。把你的遗物带到东木桥去换你的妻子。如果您当时感到不舒服,可以使用自我执行的文档来完成事务。王牧停顿了一下,继续笑。“我个人希望你不要来,所以……我可以享受你美丽的未婚妻…“ 

繁荣! 

水银之刃瞬间摧毁了电视机,它的力量甚至震裂了坚固的石墙。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肯尼斯不停地低声说话,但他的眼睛很清楚,足以让普通人打个寒颤。 

他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抑制住了那摧毁了这个地方的感情。 

“可恶的爬行动物,可恶的老鼠,只要我把索拉弄出来,我就把你切成碎片。不,太便宜了。 

肯尼思咬紧牙关,没有意识到在流血,这足以表明他有多恨王牧。但另一方面,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对“失去”的恐惧已经悄悄地根植于他的内心。 

“村上树小姐,你认为你的丈夫会来救你吗?” 

磁带发出后,王坐在床上,看着装订好的索拉。 

她的头发凌乱,全身显得十分紧盯在绷紧的链子下,柔弱的外表不仅能激起人的保护欲,也能引起内心的虐待感出来。 

但奇怪的是,她的身体完好无损,不像视频中显示的那样,而且她的左手还连着胳膊。 

“我不知道,求你了。让我快点……“ 

她虚弱地抬起头,哀求地看着王牧。她原本鲜红的嘴唇变得像纸一样苍白。 

“你拿着你的脚在挠痒痒,假装什么?” 

王牧竖起耳朵轻蔑地说。“如果我不想虐待女人,你就会变成一个拼图游戏,你就不得不用幻觉来伪造视频?”顺便说一下,魔术真的可以拍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它……“ 

“请您发发慈悲,代表索菲娅一家……“ 

另一种令人难堪的感激之情。村上树深深地知道,他面前的这个人并没有自杀,尽管人类的心脏还没有熄灭。但他已经够可怕的了,而且他的力量也可怕得可怕。 

立即破坏你的健康防御…灵魂的无形形式……还有带走记忆的能力…… 

最重要的是,村上树可以发誓,她没有感觉到前面那个男人——王牧——的魔力。 

“什么声音!怎么吵了!他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王牧又听到这个回答,赶忙过来,把她的红头发往后梳,强迫她抬起头来,把他的脸贴在她湿漉漉的脸上。 

“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现在我真的不快乐了,让我不快乐了,我会真的割掉你的手。”王牧咬牙切齿地说。 

他确实剥夺了索拉的“最伟大的力量”,也就是他的甘露魔法知识。他很高兴,当他发现一个致命的事实时,他正要使用他一生中第一个魔术。——他没有魔法环。 

这是令人尴尬的。在月亮的世界里,魔法是由代表“小源”的魔法回路产生的,在魔术师自我影射之后,这些回路与“大源”进行沟通,从而实现了魔法的体现。 

但是,生活在一个没有神秘的世界里的王牧,怎么会有这样一个魔法环,这意味着即使他得到了肯尼斯的魔法知识,他也不能使用魔法。 

“是的,我很抱歉。” 

索普时不时地闭上嘴。他不只是抓痒,而是用他那不可思议的能力把他周围看不见的锁链拉紧。索拉担心如果他再挑衅他,他可能会被切成两半。 

“你有仇人反对肯尼斯吗?””村上树试探性地问。 

“不,我只想要他手上的遗物和咒语。”王牧向后靠在沙发上,挥挥手。“我不能在正面的战斗中打败他,为了成功地运用我的力量,我必须在他身上制造一种‘恐惧’。恐惧是什么并不重要。 

“这就是我绑架你的原因。” 

“嗯……也许这种虚弱已经减轻了,索拉的脸色看上去好了一些。 

过了一会儿,她似乎鼓起勇气对王牧说。 

“如果你饶了我,我就答应和你一起打他。” 

“嗯?你能看见吗?王牧惊讶地看着索拉,没想到这个女人的智商竟然不是动漫里那么让人无法忍受的。 

“想想看……“ 

索拉低下头,刘海遮住了眼睛,有点忧郁。“要得到他的遗物和咒语,我必须杀死他,然后我的死将属于你。” 

“的确。” 

王牧点点头,很自然地同意了索拉的话。 

“你的角色只是使肯尼兹丢脸,或者你要干什么?”当?对不起,我不太喜欢你这种类型。 

“我可以在圣杯之战中帮助你。””村上树痛苦地说。 

“肯尼斯有一种技术,可以让其他人代替大师成为魔法的来源,虽然我无法达到他的魔法水平,但这是可以做到的。恕我直言,你没有魔法吧? 

这个女人,被我折磨的时候,还能如此仔细的观察…… 

“你的记忆中确实有这种技巧。”王牧两腿交叉,饶有兴趣地说。“可是你怎么能保持你的忠诚呢?”他是你的未婚夫。” 

在最初的作品中,你被所诱惑,抢走了你未婚夫的咒语。 

“我……我从来都不喜欢他。索拉结结巴巴地说,眼睛闪烁其词。“这只是一次家庭订婚。我自己也不爱他。” 

    “好吧,继续,编你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街机电游风靡一时的时候,80后曾经是电玩厅主力,电游新款真实的故事:点击官方【AG18. net】如遇到点击被恶...
    zsuhr30阅读 31评论 0 0
  • 体育彩票是现在人们比较喜欢玩的彩票中的一种,电游新款真实的故事:官方【AG18. 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
    couhunuan阅读 62评论 0 0
  • 首先是弑神者里,有大量的神话 不从之神系列 不管时代和国家,赋予神名字与神话的基本上都是人类。 威胁人类,有时候又...
    空白_7阅读 2,237评论 1 5
  • 1绘图和动画两种处理方式:CPU(中央处理器)和GPU(图形处理器),CPU的工作都在软件层面,而GPU的在硬件层...
    rebeccaBull阅读 46评论 0 0
  • 幽幽廊桥步轻语, 落落楼影宓止默。 拂袖风姿别映红, 三朝明月故冇夕。
    匆匆hy阅读 27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