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回家

        我经常出门, 有时出差, 有时出游,乐此不疲。我的父母年过古稀,居家喜静,被我笑称“宅公宅婆”。宅公宅婆大人自述不乐意出门是因为怕烦怕乱怕不安全,可是却并不阻拦我的远行,只因我说想去看看这个花花世界。

       每次出门,老妈总是坚持要送我下楼, 各种提醒各种叮咛直至我坐上出租车;而老爸总是趴在阳台的窗口探出头来向我挥手,任他满头的白发在风中起舞。于是每一次平常的告别都变得有些酸楚, 仿佛那会是一次漫漫无期的分离。回望爸妈的身影从视野里消逝,我总在出租车的后座上抹去无声落下的泪滴。

       很多年以前, 父母曾经要求我出门在外要每天给家里发个短信,我不以为然,有意无意地失约。有一天老妈告诉我,孩子就像风筝,飞得再远,线的那一头总还系在父母心头, 风筝的每一次摇摆都牵动着父母的心弦;每次从我踏出家门的那一刻起, 他们的心便悬了起来, 天天掂念着我的安好,直到我回家进门才石头落地,睡得安稳。老爸淡淡地问我:“每天发个短信回来真的很劳烦你么?”我无言以对,羞愧难当。从此短信成了必修课,后来有了微博微信,就不再需要电报式的报平安短信了。 他们读着我的博文,看着我的美图,就像跟着我在旅行。我成了他们看世界的眼睛, 成了他们的现场直播记者。偶尔他们也给我发微信,内容大同小异:我们都好, 你安心工作,尽兴玩乐。

      临近返程,老爸总是急急地问清航班信息,掐指算着我进门的时间, 好让热饭热菜适时地上桌。 我一程一程地播报:我登机了;我到中转机场了; 我在浦东落地了......他们便知道我离家越来越近了。家里总有一盏明晃晃的灯亮着,老爸私房菜已经上桌,老妈已经换洗了我的床铺,他们笑容可掬地等着听我在旅途中的甜酸苦辣, 趣闻轶事。说到精彩之处, 他们时而捧腹, 时而惊诧,最后笑眯眯地总结陈词:“平安回来就好!”

        家有一老胜似一宝, 我家的二宝呀, 谢谢你们一直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无论我走过山川大河,见过繁华落寞,这个家永远都是我宁静的港湾,温暖的归宿。爱你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