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身上找她的影子

傍晚,陈茂从梦中惊醒,伸出右手想抱抱枕边人,摸了好几下,却只是床单、枕头。

猛然坐起来,口中轻唤着“娟,你在哪?”

世界突然很安静,静得只有陈茂一个人。

门轻轻地开启了,陈茂转头,看到了母亲的脸庞,虽然平时保养得很好,但还是有着几条难以遮掩的皱纹,发鬓也冒着几缕银发。陈茂眼睛往下扫,看到了母亲今天异常正式的服装。

“哦,今天是相亲的日子。“陈茂恍然,在母亲的催促下洗漱准备去相亲。

夜晚的城市有一种别样的美,城东一对情侣在闹分手的同时,在城西的家里,早归的丈夫正与妻子拥吻。而在城中,母亲带着陈茂来到一间餐厅相亲。

一走进门,就看到女方的家长坐在靠窗的位置等待,母子俩走到桌前坐下。

母亲一坐下,家长就热烈地攀谈起来。陈茂在双方母亲谈兴正烈的时候,抬眼打量对面的女生,入了迷,心理暗道“和娟好像。”对面的女生可能是经不住陈茂这么的打量,几秒钟后,主动伸出手,微笑着道“你好,我叫陆娟。”

这一声自我介绍,唤醒了陈茂,他礼节性地伸出手,“你好,我叫陈茂,左耳陈,草戊茂。”

陆娟听了陈茂的话,笑道“你的名字真有文化。”

陈茂没有回答,陆娟的话把陈茂带到了他第一次和娟认识的地方,那时,娟也是这样大方地伸出手,也是这样地调侃陈茂的自我介绍。

双方母亲看孩子进入状态,自觉地找了个远离双方的位置坐,让他们更无拘无束一点。

交往

陆娟和陈茂,就像水开了就沸腾一样自然地到了如胶似漆的程度。

陈茂在每天按掉闹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发给陆娟发早安,往往在几分钟后就陆娟就会回复,附上一张做好的早餐图片。偶尔还会附上一张自己拍的照片。

每每这时,陈茂就会感概:陆娟和娟太像了,都喜欢做早餐,都喜欢摄影。

所以陈茂也就用对待娟的方式来对待陆娟,在他心中,陆娟和娟是同一个人,陈茂要把当初来不及给娟的补偿给陆娟,弥补心中对娟的亏欠。

交往以来,陈茂一直是以一个体贴、幽默、暖心的形象出现在陆娟眼前,陆娟也经常跟闺蜜感概,没想到世上有一个这么纯净、和自己如此般配的男子。

两人的结婚指日可待。

婚后

早上,陈茂又做了噩梦,习惯性地伸手把陆娟揽到怀里,抱紧枕边人,在她惺忪的睡眼上亲了一口,低语道“娟,每次做噩梦,都喜欢抱着你,安心。”然后重复了两三遍。

陆娟听到这句话,心里很奇怪,就选择在晚上时候问陈茂具体情况。

夜晚,陈茂在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收拾好厨房的陆娟走过来,单刀直入地问陈茂早上的低语。

陈茂觉得对于陆娟不用隐瞒娟的事情。

“娟是我的初恋,六年。她和你的性格相像,爱好类似。以前我很胆小,经常做噩梦,被吓醒后得抱着她才能睡着……”

后面的话,陆娟没有听下去,从陈茂的叙述中,她知道陈茂只是在自己身上找寻娟的影子。也释然了为什么从和陈茂在一起以来双方都没有吵过架。因为陈茂通过自己弥补着对娟的遗憾。

知道自己只是个替代品的陆娟瘫在沙发上,突然感觉很无力。

“不过,最近我越来越越发现你和娟不一样了。”

陈茂的这一番话让陆娟顿时觉得自己所有的坚持都有了意义。

几天以后,陈茂又做噩梦,他仍然习惯地向前伸手,揽住陆娟,喃喃地唤着陆娟的名字。

无戒365极限写作训练营044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