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尔·奇胡利的玻璃王国 \ 玻璃工艺

戴尔·奇胡利的梦幻玻璃王国

But

文末惊现彩蛋,切莫错过~

上期哥对奇大大的艺术人生作了详细解析,

回顾直接戳这里:

创作玻璃艺术的这些年中,奇胡利的艺术风格逐步地在玻璃雕塑中显现出来。从单一的玻璃器皿到室内外复杂的陈设艺术品,他的吹制作品均以色彩和线条的最佳组合而著称。其作品种类繁多,小的如为小环境而设计的茶几饰物,大的则以雕塑群的形式而出现;或者配合特定的工程设施,而出现在大型的室内外陈设中。奇胡利和他的小组创作了大量的吹制艺术品。他们在继承和发扬已有作品形态的同时创作了一些激动人心的新作品。例如,他的新作Fiori体现了吹制玻璃的神奇及对其内涵的理解。从1970年末到1990年,如篮子、花瓶、威尼斯人及枝型吊灯等作品,以形状和内容的不同而重现。早在1980年初期,奇胡利所有的作品都带有强烈、鲜明的色彩及细微的线条装饰。他通过融合器皿的表面图样来表现一种事先设计好的玻璃丝风格,然后运用光学模子创作一种螺纹状的装饰图案。在他的Macchia系列作品中,粗犷的轮廓和丰富多采的边线同其晶莹剔透的器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到1990年前后,他的吹制玻璃作品已成为其众多作品中的重要部分,并赋予高度的巴罗克风格及翻腾的成分。

奇胡利的作品具有很强的自传性。他的魅力在于既有抽象的花朵形状,又有依恋的怀旧性质。如其作品“母亲的花园”,在塔科马文献中即有详细的记载。他的系列作品如Seaforms、Niijima甚至枝型吊灯也都隐含了他在塔科马童年时代的生活。许多作品体现了他对大海的挚爱及对西北太平洋经济重要性的认可。在艺术家挑选出来的这些回顾早期装饰历史的艺术作品中,也有很鲜明的个人色彩。例如他的“篮子系列”作品的发展,已超出了印度西北海岸地域。1977年他同雕刻家ItaloScanga及Jamescarpenter在塔科马的历史学会上,就惊喜的看到了自己早年的得意之作“篮子”作品。

多年来,奇胡利创作出了大量的值得珍藏的陈设展览品,包括跨越威尼斯(1995年-1996年)、耶路撒冷大卫博物馆的塔(2000)、公园中的奇胡利及在芝加哥加菲尔德公园中玻璃花园的温泉(2001-2)、塔科马的玻璃桥(2002)及塔科马艺术博物馆里的米勒·费奥里(2003)等。这些陈设品的创作更增强了这位艺术家对建筑艺术的灵敏度及对自然光彩与玻璃相互作用的把握,并不断激发其对透明和半透明效果的兴趣。近来奇胡利选择了以建筑物作为其作品的载体,突现了其作品的表现特色。

奇胡利的早期陈设品蕴涵着丰富的自然精神。例如冰柱及植被,这些也是他近期作品最重要的主题。作品陈设在许多地方,如芝加哥加菲尔德温泉、俄亥俄洲的哥伦布富兰克林公园温泉、亚特兰大的伯坦尼咯尔公园及伦敦Kew花园的未来工程等。这使得奇胡利以美丽的自然景观同雕刻的形式并列,在自然和艺术之间建立起最直接的融合。另外,在塔科马的博物馆及马尔玻尔若夫画廊里的用关作品,也揭示了这位艺术家在逻辑上的进步。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已达了完美的境地,以丰富的知识从早期的陈设品中获得了生活的乐趣。作为世界艺术的重要部分,戴尔·奇胡利及他的作品,曾引起过激烈的争论。随着他在这些博物馆聚集地如维多利亚、伦敦的阿尔伯特(2001)等处的作品不断展出,今天几乎已无人怀疑他对时代艺术的长期贡献,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此特奉记实视频一份,带你一睹大师风采!

大师的手稿就是如此任性潦草的圈圈圈~

跪拜~~~

再来细细品味一下大神的【Persians】

【Jerusalem Cylinders】系列

Persians

“我只是喜欢“波斯”这个名字。它编织了近东,拜占庭,远东,威尼斯——所有的历史,交易,气味和感觉。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奇异的名字,所以我就称这系列作波斯。”

——戴尔·奇胡利

螺纹|起舞

他通过鲜明的色彩及细微的线条装饰,融合器皿的表面图样来表现一种事先设计好的玻璃丝风格,然后运用光学模子创作一种螺纹状的装饰图案。粗犷的轮廓和丰富多采的边线同其晶莹剔透的器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Jerusalem Cylinders

1999年和James Mongrain开始Jerusalem Cylinder 系列的创作。犹如天然矿岩被分解,利用玻璃的热熔性凝结在玻璃柱体表面,仿佛自然生长的晶体,充满原生状态。

晶体|热熔

此处哥哥奉上制作花絮,

现场感受奇大师指导团队的霸气十足

不断挑战,努力尝试追求完美的态度

在此哥要简单科普一下奇大大最腻害的

【玻璃吹制技术】到底是什么呢~

吹制技术是利用玻璃在一定的温度范围内具有可塑性的特点,使用中空的铁棍从炉中挑出玻璃料,一个人在一端吹气,另一端的玻璃料即被吹成球形。这时可以通过剪刀、模具等工具来塑型。吹制操作通常需要几个人合作完成。

玻璃吹制作为古老而神秘的工艺延续至今,许多艺术家和诗人发现玻璃可以象征经验和印象等纯粹哲学思想。它存在,也不存在;它强壮,也脆弱;它在空间和时间中可能是液态或固态的,或者像金属那样密集和不透明。它可能是火也可能是冰。它直接受光线质量的影响,当光线进入玻璃与玻璃相互作用,它能够毫无夸张地变成一道彩虹,或者吸收一道光而产生一道彩虹。同时作为最基本的玻璃制造技术,吹制技术在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艺术家中掀起了新的波澜,成为当时最引人注目的领域,对这项技术的探讨和挖掘甚至阻碍了其他技术的发明和拓展。戴尔·奇胡利(Dale Chihuli)不仅统领了这一时期的吹制技术,并且始终以它为主要的创作手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