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阿香

工作日的CBD,一到中午的时候,电梯轿厢永远都会涌进一群又一群,装着一箱一箱的人下去觅食。每次我和宽哥在逼仄的空间里挤在人群中缩着肚子护着要害高昂着头颅呼吸着男人女人混合气息的酸爽空气,一路向下。每次到一楼的时候,宽哥都是满头大汗,衬衣湿了几层,不像是从电梯里出来而是桑拿房。

宽哥第一次见到阿香的地方就是这样的环境里,宽哥说这一点也不浪漫。

那天不知道为什么装了那么多人,也不报警超重,本来有着胖胖小肚子的宽哥把肚子缩了又缩,当下到25层的时候,宽哥实在挤得受不了了,就索性释放了天性,瞬间肚子顶到了前面的一位女子,可惜前面的女子已经挤到不能做出任何反应,就这样尴尬的身体接触着,直到了一楼,才回头瞪了一眼满脸通红的宽哥。

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香水,在后面满好闻的。宽哥后来嘿嘿笑着和我说。我说,绝对是故意的,你个电梯痴汉。

我就在那时候叫她阿香的。我竖起大拇指,宽哥你给人家起的名字真是土洋土洋的,非常形象和接地气。

后来我们俩在公司楼下的转角,又碰见了那位宽哥口中叫阿香的女子。很明显,阿香对宽哥印象深刻,但此时的宽哥已经放下了羞愧,这下轮到阿香满脸通红。

你们家的鱼粉真的很好吃,粉条不硬不软,鱼片爽滑酥嫩,汤汁鲜美可口,实乃老夫几十年尝到的最美味的食物。我立刻目瞪口呆,差点被粉条呛到气管。和我在一起一直很粗俗的宽哥怎么突然口花花了起来。抬头一看,原来是和阿香姑娘在说话。阿香系着围裙,扎着一个马尾,在收拾着邻桌的碗筷。

阿香并没有回头,只是轻声说,你要是喜欢,就常来吃......

结果后来的几个星期,我打嗝都是一股鱼粉味。

阿香真名叫焦春莉,所以她的鱼粉店叫春莉鱼粉馆。被我笑了一个星期。我和宽哥说,还是叫阿香吧。宽哥说,好的,小静静...

你到底喜欢她什么?我低下头小声问宽哥。宽哥头也没抬,嗦了一口粉条然后一口咬断,含糊对我说,不知道,可能就是电梯里她在我前面就开始让我无法自拔了吧。

是的,你确实无法自拔了,连带这天天的鱼粉,哥,咱能换换别的店吃吗?...

她和阿雅不一样,阿雅性格太安静了,像左手拉右手,而阿香,看不透,年纪轻轻出来开店,是个有故事的女子。我叹口气,人有时候就有点贱,像宽哥你就是在犯贱。

哈哈,人生在世,就要有点2的精神。宽哥很不以为然。

对于阿香,只知道她来自四川广安,离重庆不太远的地方。平常话语也不是很多,笑容很少,有点冷。和我们熟了以后,也是对自己的事提及很少。宽哥吃了大半个月鱼粉后才确定阿香是单身的。

小静静,你觉得我有机会吗?宽哥很骚包地在镜子前面弄着头发。

我觉得并没有。

那我们再吃她个鱼粉一个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