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令琪/相轻与相亲/文学·人生/随记系列32

文学爱好者曾令琪

     

     

        世间上最难处的关系,不是父子、兄弟、夫妻,而是文人之间。汉末、三国时代,与父亲曹操共同开创“建安风骨”的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曾大发其感慨:“文人相轻,自古而然。”

        贾平凹先生中年以前,辛勤笔耕,曾经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散文。《丑石》一文,选入传统的中学语文教材,可谓家喻户晓。诗人周涛肯定地认为:“平凹在产量的丰富和质量的水准上,都已经超过了杨朔。在新时期以来的散文创作领域,他已经拥有了大家的地位。”如今看来,周涛这个评价是比较中肯的。

        可就是这么一位堪称大家的贾平凹,却遭到某些人的鄙视。但“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近三十年过去,文如何,人如何,文坛又如何?!平凹先生依然故我,不徐不疾,在上书房中笔耕不辍,书写着他的作品,奏响着他人生的交响。

曾令琪和师父贾平凹先生

       

       

        据李星、孙见喜合著的《贾平凹评传》(郑州大学出版社2005年1月第1版P96)载:针对文坛的一些现象,诗人周涛还曾“冲冠一怒”:“我推崇贾平凹的散文,也非常看重他的才华。这并不妨碍我肯定和爱护自己的オ华。只有那些内心毫无力量的人,オ对别人的才华和成就采取敌视、嫉恨、假装看不见的态度。看了好文章而能控制住自己不去赞扬的评论家,看了臭文章而勉强自己说虚伪好话的评论家,是一种堕落。”

        读到这一段,既为文坛的某些乱象而悲哀,更为周涛诗人的无畏勇气而感佩。如周涛所说,“只有那些内心毫无力量的人,オ对别人的才华和成就采取敌视、嫉恨、假装看不见的态度”。要取得话语权,得靠实力说话。世间上的百行百业,都存在着竞争。没有竞争的“丛林”,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正如一位名人所说,只有胆小鬼才害怕比拼,只有窝囊废才害怕竞争。大浪淘沙,留下的,才是耀眼的砂金。

贾平凹先生担任首席顾问的《西南文学》杂志

       

       

        这么些年,辗转从业于新闻、媒体,先是报纸,再是杂志。别的姑且不说,一直把不藏人善、平等相交置之座右。自知为文坛小卒,但“苔花若米小,也作牡丹开”。希望抬眼看到的,都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真正的文人相亲。

        文学是一片冰心,生活是一面镜子。一切的妍媸美丑,在生活面前、在文学面前,都无处逃遁……

        2020年9月16日,星期三,夜,在贾平凹先生第17部长篇小说《暂坐》首发之时,写于西都曾令琪工作室

文学爱好者曾令琪

       

        【作家简介】

        曾令琪,中国辞赋家协会理事,中国西部散文学会理事,四川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西南文学》杂志总编,贾平凹先生关门弟子。

        代表作:学术著作《周恩来诗歌赏析》《末代状元骆成骧评传》,长篇小说《天路》。有作品翻译为英文和德文,发行海外。另有近20个辞赋作品在名山大寺刻石、刻碑、浇铸铜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