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云端怎么会没有神仙呢?小朵的云,是车辇,那金甲力士高呼“齐备”,轮毂发出隆隆得声响,那仙人们出巡了。大朵大朵的云,是宫殿,是宝船,圣德所至的远古神,端坐在金椅之上,龙书宝案之后,拔地而起飞在云端。四处祥烟笼罩,仙鹤云集,凤鸣龙啸,光彩奕奕。


低飞的卷云,居住的是谪居的散仙,被贬又当如何!我以天宫为草芥!放浪形骸,饮酒作乐!


接着是乌云,乌云上有不可数的天兵天将,还有睚眦、狮犼、貔貅、穷奇,九万狰九万狞,九万诸怀九万伥。将士们步伐齐整,踏出雷霆步伐,战鼓响处,鲁阳挥戈。有风部风伯,鼓风!有雨部雨师,降雨!有雷部雷神,行雷!好大风,誓要吹走一切贪婪,好大雨,誓要洗净一切战争,好大雷,誓要击破一切虚伪。


谁,战战兢兢地在雨中叩拜,在风中行礼,向滚滚炸雷献出信仰?云行之处,是对罪恶的警示,竟也是对生命的滋养,多么仁慈?龟裂土地,卑微地接受甘露,枯萎枝芽,虔诚地享受润泽。善啊!天地不仁。


对云的崇拜,是什么时候开始削弱的呢?我依稀记得上古有云中君的名号,那是楚人所祀,时隔上千年,大约已经随着九头鸟绝祀了吧。


人们发现了停留大气层上的水滴和云是一回事,用科学再次地把信仰逼向悬崖。


唉,科学有它自己的体系,容不得半点想象,这是多么的可悲。


科学啊!赞美你!你能造出云、雨、雷、风,让人类不再心生敬畏。无休止地压榨自然,获取利益,表面上大仁大义,用环境保护之说,掩盖那龌龊的、肮脏的、附满油渍的齿轮。白云拆散依旧是白云,把你拆散,是血淋淋的掠夺和欺诈!


科学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