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病——《红楼梦》第七回读后感

本回目标题为“送宫花周瑞叹英莲 谈肄业秦钟结宝玉”。(脂砚斋批评本)“周瑞”指的是周瑞家的。本回目有两件大事——送宫花、秦钟宝玉初会。两件大事中却包含着很多小事,作者繁笔简笔齐用、大事小事精彩纷呈。

一、送宫花

周瑞家的找王夫人回禀王熙凤接待刘姥姥事项,王夫人不管事,却是掌事人。

周瑞家的送宫花,牵连出英莲的“应怜”、宝钗的病与药、惜春的佛缘、王熙凤的房事、林黛玉的敏锐,宝钗落选的结果也朗然,如此钗黛矛盾也发芽了。

1.宝钗、黛玉之病之药。

宝钗、黛玉都有胎带的病根,都曾寻医问药,也都白白花了不少钱。

秃头和尚给宝钗了海上方,药料易得,却难在巧得,但是宝钗却有药缘,周瑞家的觉得十年也难得的药剂,宝钗却一二年间全得了。“冷香丸”,白牡丹、白荷花、白芙蓉、白梅花,雨水之水、白露之露、霜降之霜、小雪之雪,大自然之造化也,药必定包含寓意,一时还难以理解,但是隐隐觉得,这是警示宝钗人生要脱俗。我觉得宝钗陷入世俗太深,所以作者想以“冷香丸”来提醒她,时不时回归一下自然,活出人的自然的本性,不要那么热衷世俗,不要那么热心进取。

癞头和尚给黛玉的药方或者如同妙玉一样——出家,或者回避所有人。两个药方一样的内涵:超凡脱俗。黛玉一株仙草,人界自然难以生存,可是她却偏偏要来人世走一遭,这就注定她的人生悲剧。不过,这与宝玉是一样的,宝玉无才补天的石头,本该在青埂峰下接受自然风雨的浸润,却为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所说的红尘里的荣华富贵所动,执念到人年。宝玉、黛玉前身相仿,今生自然投缘。可是却也有不能克服的阻碍,爱情是人世间的附属物,两个世外之人,自然无法享有,木石前盟的悲剧实乃命中注定。

这一回,黛玉刻薄周瑞家的,看似是不满贾府众仆人乃至部分主子对自己的不厚道,是在维护自己的尊严,实则是金玉良缘的隐忧的外化,刻薄王夫人的陪房的目的不过是想护卫自己的爱情。宝玉自然明白黛玉的小心思,立即命人去探望宝钗,明确告诉宝钗不舒服的自己与黛玉在一起,宝玉此举一则化解了当时场景的尴尬,二则向黛玉表明自己心思在于黛玉,更向宝钗言明自己与黛玉的形影不离。

2.周瑞家收到的不同待遇。

周瑞家的走进宝钗的房间,宝钗正在做女工。宝钗见周瑞家的进来,便放下笔,转过身,满脸堆笑让坐,随即,两人闲聊。宝钗对周瑞家以礼相待又有能聊天的亲近感。

周瑞家的见到迎春、探春,二人正在下棋,周瑞家的说明原故,二人忙住了棋,欠身道谢。这既是对薛姨妈的致意,也是对周瑞家的致谢,尊重周瑞家的实则是尊重王夫人。而惜春却与之开玩笑,心无芥蒂,简单明净,无亲疏贵贱。

王熙凤这边,平人代为接受了宫花,而平儿对周瑞家的先是质问“又跑来了做什么”,这表达出的是对周瑞家的引见刘姥姥的不满,再是接花及借花献佛,次后才是“命周瑞家的回去道谢”,一个“命”表明了凌驾于周瑞家的之上,平儿与周瑞家的同为丫环,不知道平儿这个“命”的权力来自哪里。

到了黛玉这边,花儿由好奇心强的宝玉先接了,黛玉不过是“只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问花是怎样配送的,随即“再看了一看”,两个“看了一看”,黛玉的不屑与高傲跃然纸上。随即的冷言讥讽更将指责与不满宣泄出来。

不同的人对周瑞家的是不同的礼数与态度及方式,周瑞家的对不同的人也是不同的心思与态度。人人平等只能写在纸上,何况这写在纸上的“人人平等”那时还只在国外,在国人的思想中“尊卑贵贱”“长幼秩序”才是行事为人标准。就算宝玉也不过是抬高了未婚女子的地位,对于那些已婚女士,他也是看不上眼的。

与人相交,坦诚相待即可,可社会强加的各种桎梏慢慢地囚禁得人  生了不同的心思,也就有了不同的病。

3.贾府的运数。周瑞家的送花与惜春,见到了尼姑智能儿,聊天交代出贾府的一项支出为各庙月例银子及特殊时日的香供,这项支出的掌管人是“余信”,“余信”谐音“愚信”,“各庙”贵族人家对神佛普遍撒网,支出也非小数目哟。家族兴衰靠求神拜佛,神佛到底庇佑何家何族,那就要看各自的幸运数了。庙里的师傅本该在庙里清修,却奔走于朱门讨要银钱,也是够讽刺的。惜春开玩笑自己要出家,后来玩笑成真,惜春远离尘世,宝玉赌气狠时也扬言自己要当和尚,后来袈裟批身,这两件事儿是供佛的贾家始料不及的吧,不过这也算是供佛的一种结果吧。家族在劫难逃时,谁来医治呢?药方是什么呢?

二、秦钟宝玉初会

第五回,宁国府梅花盛开,尤氏宴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赏花,可卿吊起了宝玉与其弟秦钟相见的欲望;这一回,尤氏单请王熙凤到宁府逛逛,玩心重的宝玉随熙凤到了宁府,可卿巧妙让秦钟宝玉会了面。

这里自然牵出贾府的家塾,一个家族,家塾是十分重要的,家塾的情况昭示家族的未来,可卿深懂这个道理,临死前托梦熙凤重视家族教育,可是此时的她却不知道贾家家塾的混乱与不堪,安排其弟与宝玉同入家塾,没成想却闹出了风波。

1.初相见,互相折服,心生爱恋。

风景在别处,是不是人类的通病啊,得到了不觉得好,得不到的总是很好。

宝玉被秦钟的风姿气质折服,心有所失,痴了半日,还起了呆意——自惭形秽:出身侯门公府,穿绫锦纱罗,食美酒羔羊,而自己整个来说不过是泥猪癞狗,分开来说身体是死木,肠胃则是粪窟泥沟,总而言之自己不过是白白糟蹋了衣服粮食,百无一是。与张爱玲的“低到尘埃里”,不一样的是表述,一样的是自惭。

而秦钟呢,羡慕宝玉的“金冠绣服、娇婢侈童”,仰慕宝玉的“形容出众、举止不浮”,却遗憾自己出身贫寒,深感“贫寒”限人,这是人间的大不快。

宝玉、秦钟两人一见倾心,遗憾门不当户不对之余,话越说越投机,协商“做同学”,两个人的谈话条分缕析,文邹邹,正儿八经中藏着个人的小九九,急切的欲望掩盖于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看似体谅父辈,其实不过是打着读书的幌子寻找玩闹的机会罢了。贾母没有看透宝玉的心思,现如今的父母能否看透自己孩子择友交友的小九九呢。华丽语言之下的真实目的,是要耐心寻味的。

痴情是一种心病,这病终会带来祸患。

2.焦大之骂。焦大的无礼,是对自己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反抗,还是对贾府儿孙不能子承父业的愤懑呢?焦大曾忠心侍奉贾家太爷爷,对太爷爷有救命之恩,这样的人应该被如何对待呢?贾家的太爷爷们是另眼相看,此时则是按照奴才对待的。焦大对这种待遇表达不满,也是人之常理,以德报德是我们历来的价值观,再依仗着自己年长,有点为老不尊也是可能的。但是焦大作为贾府荣衰的见证者,醉骂贾珍、贾蓉等众人,更像是爱之深恨之更深,贾府的荣耀焦大也是有份的,可如今却要眼睁睁看着这份荣耀被贾珍等蛀虫败坏,他又无力去改变,他只能喝醉,从而借着酒疯发泄内心的愤恨。众儿孙只知道安荣尊富,却不知道维护家族荣誉,一个奴才却在此忧心忡忡。君恩三世/五世而斩看似绝情,其实是针对“坐享其成”危害的一种预防。焦大的骂,是上文熙凤调戏贾蓉内容的再补充,也是后文可卿死因的暗示之一。

心有所念,行有所应,执念也是病。

3.熙凤之闲。王熙凤本来是应尤氏之邀,来消遣消遣的。一天与尤氏、可卿及宁府其他姬妾闲聊、喝茶、品点心、摸骨牌,看似没有处理什么公务,挺悠闲的,其实呢,会见了秦钟给了见面礼,接下了向贾母替宝玉秦钟求情担保的任务,又听了焦大的一通骂。王熙凤贾府有事她要忙,悠闲时光也难得闲。此回也为她协理宁国府埋下伏笔。

忙得停不下来,最终身心都会抗议的,疾病缠身是对闲不住之人的惩罚。

人,天生带病,这病或是生理的或是心理的,病症各有不同,病情也各有所异,有的人无需医治,有的人可以医治,有的人无从医治,无论哪种情况,自己才是自己的良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红楼,象征着富贵生活。红楼梦,指代此书中富贵的生活到头来只不过是一场大梦。南柯一梦,心中难免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悲痛。...
    Mr阿星阅读 7,119评论 0 8
  • 3:00AM,某大女宿楼顶。 她的眼前寂静无声,向下看去,黑暗,仿佛有着强大吸力一般想要将她吞下...
    蝉茶阅读 99评论 0 0
  • 天气很好,太阳很大。
    l李蜜蜂阅读 62评论 1 0
  • 因为近期工作强度和天气原因,竟然低血糖了。 人这一辈子究竟在追求什么?又在放弃什么?得到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为了...
    一粒简单阅读 71评论 0 0
  • 千呼万唤始出来!作为超英粉的小编,在《蜘蛛侠英雄归来》一上映的时候就滚去电影院看啦~第三版的蜘蛛侠,果然是史上最萌...
    小鲜侠FreshGeek阅读 1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