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

96
半指沙漏
2015.03.13 01:49* 字数 2326

历朝文人崇尚的线条美,提按顿挫是楷书的灵魂,又名“正书”,规,则端正,大者,通行无碍。隶书,蚕头燕尾,扁平的结构美,流动的笔画线条彰显着生命的轨迹。行草,形散而神不散,肆意地挥洒才情,却不失端庄的人生气度。八岁初识书法艺术,文房四宝陪伴着我走过了十三个年华,正书是学习这门艺术的奠基字体,笔锋,提笔,手笔,提按,线条粗细,结构美,建筑美,书写节奏,永字八法......运笔是书法艺术的精髓,毛笔是规划人生的工具,不同派别的书法家勾勒的艺术有所不同,字体的多样性,笔画的不同脉络,方正美,扁平美,飘逸美,零乱美,在书法艺术里寻觅属于自我的人生态度。闲暇时光,趣品这门艺术,底蕴深厚的学问,名家书法作品集是我的独家伴侣,形象化的美感,超越了抽象的历史时空,在黑白碑帖里挖掘历代书法名家的精神内涵,寄情山水,隐于山水,追寻超然脱俗的那一番静谧,用无声的艺术抒写尘世生活的愁绪。

【文房四宝】

汉族的用具,笔,墨,纸,砚,追随时光轴的轮回踏入张骞出使西域的年代。汉族兴盛的年华,书法艺术流淌在沙漠民族土地上的那一刻,以其典雅之趣,字体的可读性,笔尖的艺术灵感,征服了西域人强悍的内心。有幸接触这门学问,大漠旷野民族体验着汉文化优雅的气度。刘邦称帝,随老庄无为而治,崇尚闲情逸致,文景之治时期,道法自然,已达到了空前绝后的境界,出世而无为,崇尚闲情逸致,雅趣日久弥新。文房四宝从未蜕变过。

曾几何时,竹简作为书写的“载体”,在民间广为流传,但自从宣纸问世,渐渐取代了它。“纸寿千年”的国际美誉要追溯到汉代。民间传说,蔡伦死后,弟子孔丹在皖南造纸,很想造出白纸,好为老师画像,以表缅怀之情。后在一峡谷溪边,偶见一棵古老的青檀树,横卧溪上,由于经流水终年冲洗,树皮腐烂变白,露出缕缕长而洁白的纤维,孔丹欣喜若狂,取以造纸,经反复试验,宣纸呈现了雏形。宝玉曾曰:“家里雪浪纸,又大,又托墨。”宝钗补充道:“那雪浪纸,写字、画写意画儿,或是会山水的画南宗山水,托墨,禁得皴染……”那“雪浪纸”,即宣纸。

宣纸,触摸着略显粗糙的质感,挥洒着墨迹,笔尖与纸面断断续续地磨擦着,墨水由里而外渗透到了纸的质地里,过渡饱和的墨水或许呈现出发散状的笔划线条,墨与纸相互交融的形象美感。一纸墨,宣纸与墨迹的故事,相吸,相斥,诉说一段过往的时光,不饰雕琢便会与包罗万象之美擦肩而过。用笔的节奏,字体,甚至书法家的情怀,也影响着墨与纸的世界。正书,每一笔展现着饱满的墨迹,运笔圆润,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痕迹;隶书,用墨较楷书略显随意,但讲究中锋运笔,少许侧锋,墨迹依旧呈饱满状;行、草,肆意地流露自我,运笔较楷书、隶书散漫,讲究形散神不散,看似草率地简化字体,每一个字的精髓所谓“神”,字的神韵,潜藏在墨的世界里。行、草用墨忌讳无章法的连笔,导致墨与宣纸磨擦后笔画呈现中空外实的虚无状态,行楷将正书的四平八稳打破,行书行云流水,部分连笔,草书彰显肆意的最高境界却不失核心灵魂。

狼毫毛笔,伴随着我品味墨香十三个岁月,头尖,中间部位圆满充实,质地坚固耐用。拭去狼毫笔上的尘埃,棕略显红的笔身带着岁月沧桑的痕迹。《宣和画谱·胡瓌》:“胡瓌范阳人,工画番马……凡画駞及马等,必以狼毫制笔疏染,取其生意,亦善体物者也。”狼毫,宜书宜画,容易掌握提按顿挫的力度,笔身柔软,挥笔自如对于书画的表现力特别是行草,可谓锦上添花。从昔日的小楷狼毫,主要用笔尖勾勒字形,到软硬狼毫兼用,模仿不同书法家的字体特点,柳公权苍劲遒健的字风,或是颜真卿圆润饱满的字形,狼毫笔成为不可替代的“文房宝”,到今日,书法成为我播种情绪的艺术,也是跟随我人生旅程的一门学问,狼毫笔,蚕头燕尾,运转跳跃的笔毫,达到了写意性极强的人生境地。

【隶书,最美字体】

偏爱着隶书的曲线美。笔画“横”柔软的运笔,略微下垂的起笔以飞扬上翘的雁尾收笔,看似已经静止的运笔,思绪意犹未尽,仿佛向水平线另一个方向无限蔓延的曲线。笔画“撇”“捺”也是以上翘形态收笔,“撇”“捺”适当的弧度让字体充满了立体感,优雅地呈现外形美却不张扬。扁平字型,将字的重心居于格子的正中间,上下留白,隶书不同于楷书顶天立地的特殊美感。

也许最美字体是个人主义色彩的流露,但美在其中。隶书形态是人性心灵的艺术,用墨技巧则是值得体悟的处世之道。

直则易折。汉武帝的奶妈,自以为是皇帝养母,故经常在外仗势犯事,汉武帝就要依法严惩。奶妈只得求东方朔,东方朔对奶妈说:“此非唇舌所争”,意即这件事靠嘴巴讲是没有用的。于是他告诉奶妈“而必望济者,将去时,但当屡顾帝,慎勿言此,或可万一冀耳!”你要我帮忙,就要等皇帝下命令要办你,你被拉下去的时候,什么也不要说,但要走两步,便回头看看皇帝,走两步,又回头看看皇帝,你什么都不要说,“或可万一冀耳!”或者还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当皇帝下令拉下奶妈时,“乳母既至”,奶妈照做了。东方朔站在旁边骂道:“汝痴耳!帝今已长,岂复赖汝哺活耶,”你这老太婆神经啦 ,皇帝已经长大了,还要吃奶吗?你快滚吧!东方朔这么一说,“帝凄然,即敕免罪”,皇帝听了很难过,自省,结果将奶妈放了。东方朔“曲而全”的为人艺术,挽救了奶妈的性命,委婉地道出依法严惩的弊端,有时含蓄也是一门学问,如隶书之“横”,略弯曲,与人交谈时避免直面对方的弱点或是敏感话题,用一个故事、几句调侃的小调调解气氛,又如“横”之收笔,给对方留下遐想思索的空间。

【写意人生】

书法艺术,在我生活里散落了曲线美、端正美、委婉的意味以及多变的艺术感,当笔尖蘸满墨汁与宣纸接触的那一瞬间,屏住呼吸的片刻,超越嘈杂尘世的人生百态尽显。书法是鲜活的,那一刻将人生的态度淋漓尽致地渗透在纸的灵魂里,饱和的满足感,干瘪的痛楚,中庸平和的惬意小调。

笔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