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婉厦门—2017春节游记

字数 2268阅读 169

1. 海滩漫步

走在厦门松软的沙滩上,海风吹到脸上竟没有一丝的凉意。在南方,身上穿着羽绒衣,却感觉不到这是冬季。生在北方长在北方的我,对这样的天气感到欣喜,再不害怕北风刮脸的凛冽。

儿子喜欢沙子,出门便要求买了一把大铲子,在海边挖着他的壕沟,筑造着他心目中高大的城堡。儿子自己玩儿的无比投入,嘴里总是念念有词,一个人同时扮演着两三个角色,为娘的真是佩服他大脑频道的转换速度。此时,儿子就是个伟大的建筑师,他在进行一项无比巨大的工程。

我和老公在沙滩上信步而行,感受着海浪温柔拍打沙滩的节奏,夕阳的红晕由火红变为橘色,慢慢转为浅黄色,而后悄然退进海平面下。夜就这样开始了......

环岛路上的灯亮起,一串串宛若少女颈上的珍珠,奶白色中含着温润的光。忆起当前在这片沙滩上,老公曾如诗人般去形容这幅美景,今天他又像当年那般提起。青春的美妙不只存在于韶华之时,我希望无论何时走在这片沙滩上,我们内心都能感受到有如青春般的绚丽。

2. 歌声与花朵

夜晚的沙滩边,歌声响起。吉他声中偶有鼓声伴奏,这是文艺情侣(猜测,也是我的美好愿望)联袂出演。儿子听着歌声的节奏随之欢悦舞动,这应该就是音乐的魅力。

路边演唱,在这个随处可以看到文艺青年的城市并不觉稀奇。而歌手认真的演奏和动听的歌声让人陶醉,儿子的小手几次送上感激的三五块纸币。

我以为他懂,他却问我:“妈妈,我们为什么要给那个哥哥钱?”原来他心中还有未解的谜。

“因为尊重,尊重哥哥和姐姐的劳动,尊重他们为我们演奏的音乐和唱出的歌声。”

我进一步给他解释,每一个付出劳动的人都值得尊重。而我们享受了别人的劳动成果,就该给予报偿。

第二天的晚上,还是在这个沙滩的路边,一位老者吹着唢呐,身边音箱发出有节奏感的音乐伴奏,儿子依然手舞足蹈,乐在其中。他主动向我要钱,送到老者面前的盒子里。当他转身要离开时,发现桥旁站着一位“奶奶”,手里拿着花在卖。

儿子很大方的一下子要了三支,“妈妈,这支给你,这支给爸爸,还有一支给我自己。”

我本不想买,但是想着这位“奶奶”站在桥下这么久也没卖出去几支,心生怜悯;再者,也不想破坏了儿子的美好愿望,所以决定接受儿子的“美意”。拿起花来感觉味道不对,便问:

“您这是干花吧?”我在想是干花喷了香水,所以和鲜花的味道不一样也正常。

“嗯,是干花,是干花。”她很肯定的把钱收起。

待老公从洗手间回来,我和儿子送给他了一朵,三个人每人手拿一朵花走过沿海路和酒店之间的天桥,现在想象着那应该是一副很美的画面:

在悠悠的唢呐声中,海浪轻拍着沙滩,两种声音汇为一首新的乐曲,自然悠扬毫无违和感。

乐声中,一个屁颠颠儿的小宝宝拿着一朵玫瑰花,欣喜的爬上桥,呼喊着爸爸妈妈过去欣赏桥栏杆上他最感兴趣的图标:“爸爸,这个是什么意思?”

“No Climbing,禁止攀爬。”

“那这个呢?”儿子的小手指向下一个。

“No Stopping, 禁止停留。”

“还有这个?”

“No Tossing禁止抛物。”

就这样,三个人每人手指一朵玫瑰花,站在天桥上进行了一次安全教育。怎么觉得这样的话题与玫瑰花的浪漫温馨相去甚远了呢。

回到酒店房间,儿子把花插进了花瓶里,给南方冬夜湿冷的房间增添了几分温暖和羞涩。

我拿花时下意识的看了花茎,瞬间心里堵住了:“假花!是假花绑在了花枝上!”我拿给老公看,他说了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不想破坏了整晚的好心情,更不希望儿子发现被骗了,希望他继续保留着那份美好,所以又把花插进花瓶,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后来的几天,儿子每天都要欣赏一下他亲手买的花,美好在他的心中继续着,我和老公也随着他一起欣赏着花的美,不再评论它真假背后的事。

3. 厦大和她的咖啡馆

厦大,蜿蜒环绕在山海之间,碧水翠林中若隐若现着白墙红瓦,宛若少女身着碧纱裙轻舞到海边沐浴,却唯恐被人窥见,露出几寸娇白的肌肤,却羞红了脸。本来是可以美得十分傲娇,却羞涩的如此让人不忍直视。

厦大,我第二次来,这次是带儿子一起。我和老公曾约定,每到一个城市旅游,一定要带儿子去当地最好的大学。对于美景,不知道儿子能领略几分。美好的东西总是能让人愉悦,希望潜移默化中能影响幼小的儿子学会感知美好。学习与大学相关的历时和文化,感受大学的文化氛围,是我和老公乐在其中的事,希望儿子也会和我们一样喜欢。

悠哉悠哉地在校园里边走边玩,老公说让我买份地图看看,设计一下行进路线。而我喜欢漫无目的无拘无束四处游走的感觉,那样随时都可能有惊喜出现,即使走“错”了路,也会有曲径通幽的感觉。这样的“漫游”模式,曲曲折折的把我们引到厦大的一个小山坡上,惊奇的发现那里居然有一间咖啡馆!

“我知道,你在找寻一种永远

在涂鸦青春的芙蓉隧道里

在说不出再见的情人谷下

于是,花开花落的1921咖啡馆

注定是个驿站

与你邂逅,为你见证

......”

这分明是在诉说着我们此时的心情,不进去坐坐显然会辜负了这份美妙。

两杯浓香咖啡,一块巧克力蛋糕,我们每人品着自己喜爱的味道,在这个咖啡馆一坐竟是三个小时,直到日落西山。

因为是大年三十前一天,来这里喝咖啡聊天的很少,偶有人来了稍作停留又走了。此时这里显得格外幽静,都能听见儿子趴我肩上睡觉时轻轻的鼾声。头侧有几朵开的正艳的芙蓉花,趁着花兴正浓,留下了几张“人面芙蓉相映红”的照片。

我和老公算不上文艺青年,但是对文艺的东西乐于去感受和体验。看着厦大在落日下又多出几分神秘来,若是晚上在厦大散步,肯定又是另外一种感受,或温婉静谧,或浪漫清幽。

“在厦大1921咖啡我们初见

我知道

你在找寻一种永远

在一见如故的九月

在难说再见的七月

于是

远方的远方......

人生若只如初见”

读着窗上这几行诗,我和老公猜测,这咖啡馆一定是厦大曾经的学生开的,就像我们喜欢的“十年咖啡”。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