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痛的含义

卓别林曾说:“当我开始爱自己,我才发现,所有的苦痛只是在警示我背离了本真。”我曾经就有一段苦痛的经历。

那是刚毕业参加工作,我和班里的另一个同学a分到了一个学校实习。我和她在学校相处的不多,对她没什么好感,想着也许是因为从小家庭离异所以性格有些不讨人喜欢。

那个学期和我们一起实习学校的新老师还有一个25岁的女孩子b,性格温和善解人意。

也许你已经猜到了,这段苦痛的经历就和女生的三人友谊有关。

起初我们相处是很愉快的,三人有缘一起进入这个学校,互相照应,一起做饭一起逛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感觉自己被人排斥了,a明里暗里在打压我,怕我抢走b,或者话里话外宣誓她对b的主权。我不喜欢和人抢东西,同时也确实看到a在和b的相处中人变得越来越开朗,b在关系中愈合了a。挺好的,我抱着一种成全的态度在往后的交往中退了出来。

但是,学校就我们三个新老师,住宿的也只有我们三,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多少少觉得有些扭捏。直到有一次,下班之后我回房间睡了一觉,黄昏醒来发现她两房间的灯都没有开,我的手机也没有未接来电或是信息。对了,以前a是和我一起住二楼一个房间的,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她搬去了三楼和b住。我就这么坠入孤独之中,没多久听到她两开校门的声音,她们去逛街了,都没有问过我。我委屈地哭了,原来我也是需要陪伴的,我也会孤独的。那段时间孤独地甚至会下完课开着小毛驴毫无目的的溜达,最后溜达回家,逃离那个孤独的世界。

后来离开这个实习学校,我的圈子发生了变化,我变得不再那么需要那个小群体,孤独便一扫而去,热情活泼的我又回来了。只是和她们两个再见面依然有不适感,乃至到最近这一次。

起初我认为在这段别捏的关系中之所以这样,是忽视了自己的虚荣、优越感、敏感、自卑和需要陪伴。在离开实习学校之后的见面中我依然在努力制造和谐的局面,乃至到最近这一次。

经过时间的沉淀,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又发生了变化。她,很强硬,欺软怕硬,之前她就是刻意地排挤你,虽然有些感受你有过放大,但她确实这么做了。你面对她,不能软,必须刚起来,不能被她欺负。这段关系没必要和谐下去,你在她心目中不是朋友,她在你心目中也不是朋友。她生日喊你去吃饭,不知道她怎么可以恶心到请一个她根本没放在心里的人去吃饭,她是有多缺朋友。我不去了。这样虚伪的关系没必要维系下去,洒脱地离开吧。

另外,我意识到:从前的我是自恋的,我在玩道德游戏。见着比我强势的人,不敢去争取,去正面对抗,于是把姿态放低,摆出我是好人的态度,是我委屈自己把友谊让给了你看在你内心孤僻的份上,我很高尚,用这样的感觉来争取自恋的高位。然而!榨干了自己,伤害了自己,赢得一点可怜的道德感。太扎心了!

其实细思极恐,在学生时代很多同学对我的评价都是人很好,是个好人,是个老实人,说明我一直在玩着这样的游戏,伤害自己获得关系,伤害自己赢取自恋的高位。

请停止这样的游戏。回归本真,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