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四十)天堂花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3.13 17:56* 字数 2640

大梦过半(三十九)青春期

有一天,林筱锋又来找梅凉说席娟。一脸兴奋地说他和席娟说上话了……

“林筱锋?”梅凉突然叫住他。

“嗯?”林筱锋正在滔滔不绝,梅凉的表情突然发生细微的变化。

“你这么喜欢她,每天都说她,怎么就不去表白呢?”梅凉直直地盯着林筱锋,很认真地等着答案。

林筱锋兴奋的脸突然沉了下来,表情严肃。

梅凉很少看他有这样的表情,他总是嬉皮笑脸,很认真地打游戏,和朋友打闹,没事吐吐槽什么的。

林筱锋的眼里不经意地掠过一抹失落,瞬间转化为无。

又是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太后啊,你说的倒是简单。”

“怎么简单了?”

“那么,梅凉,你站在你那同学的立场想想,如果是我表白,她会答应吗?”

这下换成梅凉惊愕。林筱锋很认真地等着答案。

梅凉真的把自己想想成席娟,如果,我是席娟,席娟是我,在现在这样的时候,林筱锋突然向我表白,我——会答应吗?

会吗?不会吗?

会吗?——不会吧。

梅凉的表情犹疑,久久没有回话。

林筱锋一副意料之内的表情,苦笑一声,就恢复了爽朗的表情。

“所以啊,我怎么可能表白呢?”既然是不太可能的事,还是不做比较好。

仔细想想,在对林楠冷处理的期间,林楠的情绪一直很低落。他不再喜欢扎女生堆里嬉笑打闹,不再喜欢跳到人群里寻找焦点。

就像换了一个人。娇娇和别人交往的时候,他也没这般难过。

难道,在他眼里, 梅凉真的是特别的?

特别?凭什么?凭什么你就把我当成特别的?凭什么我可以做特别的那一个?梅凉的心很乱。

她一直以为,林楠的那种喜欢,很廉价。他可以随随便便地喜欢一个女生,然后不顾一切地对她好。等这个女生有男朋友了,他也不至于伤心欲绝,默默接受便好。因为他很容易喜欢一个人,他很容易投入。尽管之前,梅凉很冷静地分析过林楠,她深刻地明白那个人不适合自己。但是,为何就不能干干脆脆地放开呢?

为什么就不能像雨墨那样,敢爱敢恨,痛痛快快地表白,然后一刀两断?

不能,因为梅凉从来都不是一个干脆的人。她理智,但是做事感性。

因为, 从小到大,都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从来就没有一个人,每日地惦记我。更没有一个人,如此在意我的想法。

梅凉舍不得那从未有过的温柔, 她从来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她只是自私。但是她不愿亏欠,所以拒绝。但是还贪恋,于是煎熬。

“一切来的,都会过去,一切过去的,将永不会再回来,是我这仅有的一生中,仅有的一条定律了。那么,既然是这样,我又何必对某些事恋恋不舍,对某些人念念不忘呢?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在相见时仍会狂喜,在离别后仍会忧伤呢?”

方子皓送的笔记本,白底红花。却一直空置,不知要写什么话。

“我脑子里一直闪现那幅画面:那山那水,还有你,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你……

为什么你选择离去,却还要把影子留在这里? 也许很久以后我们都已忘却彼此,可偶尔都会共同想起曾经有个你,一直笑的你……

从那天开始,我学着去珍惜身边的人,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是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因为我怕,怕我背后的世界突然蒸发,或者,是我从这里蒸发。­

可是,我现在才明白自己做不到那么高尚,我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总有些东西牵动灵魂那根弦。原来,是爱是恨,终归需要一个理由。

我的眼睛久久注视着流逝的过去,和遥远的未来。­

也许你听不到我的叹息,但你一定在我不知道的某个角落驻足。我们都一样,明明知道不能重回,却还痴痴地回望。其实那些你离开的,就不再属于你了。­

我们没有一起度过这段日子,却总是会突然想起你。想问你,在天堂过得好吗?可语言却是那样的苍白无力……不再去问什么有没有价值,既然走到这里,就没有所谓的后悔。

‘在一切的痛苦与欢乐之下,生命仍然要静静地流淌,永不再重回 。’

每分钟都有人死亡有人出生,天堂和地狱同样拥挤……”

“隔了那么久,重来咀嚼,忧伤竟然还在那里 。

原来,原来世间一切都可以伤人。改变可以伤人,不变也可以伤人。所有的一切,都要怪那颗固执的怎样也不肯忘记的心。”

方子皓,你的离去,让我更舍不得放开那些关心,我该怎么办?我更自私了,更舍不得了。

我怕有一天,雨墨也会离开我,孟儿会离开我。

我怕有一天,人海茫茫,回头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一个人。

我怕有一天睁开眼,所有人都不见了。

我怕,我太贪恋别人的温柔你和关心,会遭天谴,失去得更多。

可是,还有什么是值得失去的呢?

我怕,我再继续这样患得患失,会迷失自己。怕,什么都怕。怕改变,也怕不变。幼儿园的时候,向往小学生活。读小学的时候,觉得初中生活很美妙。读初中的时候,拼了命要上高中。读高中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读大学。

为什么要读大学?是因为建忠哥说:现在累得像狗,以后才能像人一直活着。

所有科任老师都说:就是高中累一点,大学很轻松的,只要不挂科就万事OK!

他们用大学梦引诱我们。(不过读了大学才知道,那些老师都是骗人的。)

有一棵会开花的树

雪白雪白

一直飘零

那段铁路载得起你我

却载不动

正在消逝的季节

耳边是火车的轰鸣

一遍又一遍地碾压我

那白色的花

是天堂的花吧

一直看着你,看着你

就像你一直看着我们

我知道你一直在身后

可我不敢回头

我怕你就真的消失了

那些花儿

从散到聚然后分开

我们也在找天堂

可是哪里有天堂花呢?

天堂太美

所以我不敢去

无常是最好的老师。梅凉懂了死亡的意义,却还是不懂活着。

“梅梅,我们去吃饭好不好?”抬头的时候,林楠站在书桌旁。林楠声音很低,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他不敢看梅凉。梅凉在心里挣扎了千万遍。

去吧,去吧,他已经很难过的。去吧,他在等你,去吧,他是真的喜欢你。

不去,因为你担不起他的好,你明知不能还他。

去吧,你真的就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你只是害怕。害怕失去,所以拒绝所有。

去吧,去吧,去吧……

就在梅凉要张口说“去“的时候,林楠说:“我知道了。”然后转身离去。

梅凉苦笑,不能言语。那些你放弃的,就不再属于你了。以前,也是这样挣扎挣扎,放弃选择,便辜负了自己。为什么是辜负了自己呢?

雨墨说:“梅子,是你自己放弃了幸福的权利,对喜欢你的人是这样,对家人是这样。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对不起谁。你的悲剧,就是你自己造成的。

你不能原谅你的父亲,你一直耿耿于怀,你一直觉得自己不幸。

可是,这个世界上,比你不幸的人多了去了。

你五官端正,四肢齐全。可是有的人生来残缺。你在读书,还有大学梦,可是有的人连高中都读不上。你继母对你很好,视如己出,可是很多孩子遇到的都是灰姑娘的后妈。你只是,不能忘记,那个伤痕累累的自己。梅子,你很幸福。要记住,你很幸福。

你还记得你的座右铭吗?”

座右铭?嗯,梅凉记得。

“我一直哭,哭我没有鞋穿,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个人,她连脚的没有。”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四十一)一场雪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53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