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地震| 我所遇见过的地震——

地震图

九点多,看到网页蹦出的新闻说九寨沟附近地震了,地震震级为7.0级,顿时心中一紧,好朋友正好在九寨沟旅游,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立马拨出了电话,但并没有拨通,于是一遍一遍的拨出去,还是打不通,着急的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好朋友在身边一次次的安抚说,会没事的,会没事的,但是我的心并没有因此静下来,反而因为电话不通而更加的着急。

地震后,信号会出现不稳定甚至没有信号的情况,我也怕我的频繁拨出会阻塞信号通道,但是对朋友的担心让我仿佛失去了理智一样,拿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着,直到他的电话中响起了铃声,我的神经才松弛了下来,他在电话里讲:大家没事,他们在九寨沟景区门口,都在车上,等着交通疏散。

山上的落石阻塞了交通,需要进一步的等待才可放行。

“大家?”我知道一位好友去了九寨,还有谁。等到详细的了解情况后,才知道原来是三位好友结伴而行,没想到遇到了地震,成为患难兄弟。三位好朋友是我在西藏时很能“臭味相投”的玩伴,经常一起结伴出行,共同的爱好就是旅行,同他们三个一起在旅行路上的涉险,不比这次地震来的轻松。所以在骂完他们之后又嘱托了他们,注意安全,震后雨多,注意防潮防湿。看到最新的灾情报道,不得不为灾区的群众担忧,目前滞留在九寨景区的游客尚有很多人,祈祷他们健康顺利归来。

地震,于我而言,已不再陌生,在我的生命中,已经历了四次,四次全部是在他乡。

第一次是汶川地震,当时我在宁夏求学,因为地理位置上相近的缘故,再加上地震震级较高,所以在宁夏的震感是非常的强烈。当时的我,尚在大一。午后刚跑到教室,在四楼,等待老师讲课。突然感觉到屁股下的凳子上下跳动起来,桌子上的水杯也摇晃起来,随后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头顶的灯管开始左右摇摆,大家伙都没有经历过地震,也都没有经过相应的训练,在反应上相对差些, 等到反应过来时,都找角落躲起来,待到晃动不太激烈时,二十几人结伴极速跑下来了楼梯,跑到了空旷的地带,第一反应是给家里打电话,唯恐震源在自己的家乡,但是地震后的信号,让我们无法顺利的接通对方,直到地震后的十几分钟,我们才知道震源在四川汶川,震级很高,灾情严重,为此学校还专门组织了捐款,至今想来仍旧心有余悸。后来在宁夏遇见的两次地震,震源都是宁夏当地的某县,至今记得最清楚的一次,震源是在同心县,震级不高,但在银川仍有强烈的震感,坐在宿舍的我们,看到窗外的白杨树粗粗的树干在左右摇摆,看到苗头不对的我们才发现,不是树干在摇,而是我们的宿舍楼在摇。还有一次,因为实在宁夏贺兰县的山区考察途中,在汽车上摇晃的我们并没有感受到地震的晃动,因而印象不太强烈。

后来关于地震的记忆,是在西藏。西藏南部的喜马拉雅山脉,是亚欧板块与印度洋板块的交接地带,地壳比较活跃,因而多发地震,在2015年4月25日这一天,西藏日喀则定日县发生了地震,震级较高,震感强烈,所在单位很多同事都被派到灾区救灾进行灾民安置。驻村工作队更是日夜兼程,为牧民安排吃住,保障百姓生活。地震发生时,我在拉萨的街头,骑车去单位。到了单位后,发现一直装在包里的手机有十几个未接电话,一一打通了,第一句话便是:你没事吧。我笑说我有什么事,好着呢。他们说看到新闻说西藏发生地震了,便在第一时间想到了我。听完我内心暖暖的,虽然在路上骑车并没有感受到拉萨的些许震感,但是还是为他们的问候而感动着。

在这个深夜,我守在电话旁,一个个联系了若尔盖,阿坝以及九寨的好友们,听到他们平安的消息,心里满是安慰。在九寨沟景区门口的自驾行朋友,我一直在等着他们从前方发来消息,因为碎石坠落,他们的车子被堵在路上,面临的将是漫漫长夜,希望他们一切安好,也希望所有在灾区的朋友安好,平安归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