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小剧场--转

3.原以为终于要变了

夜华回了自己寝殿,辗转反侧睡不着的他又去了元极宫寻他三叔。

看见夜华进门的三殿下像是寻到了救星,面色红润,高兴的不得了,可见着他侄子愁容满面,脸色又暗淡下来。

“夜华,你这伤药王不是说没有大碍吗,怎的脸色这般不好”

“无妨”

“啧,有什么事是同三叔也没法说的,你说出来兴许三叔有办法呢?”

他摇头,不再说话。

“是关于这次鲛人族一战,因为受伤觉得恼怒?”

他摇头,还是不说话。

“诶你个闷葫芦,非得三叔一个一个地猜是吧”

突然想到什么三殿下连宋,脸色顿时开朗,似拨开迷雾见月明。

“能惹得太子殿下伤情的,怕是只有长生殿里头那位了吧”

他没有摇头,却是依旧不说话。

“三叔是过来人,让三叔猜猜....”

一把扇子打开扇了两扇又合上,一开一合,三殿下脸色也随着变。

“想必是青丘那位姑姑不太好惹,太子殿下屡屡受挫了吧。不过这也是理所应当”

“为何?”

亟不可待一声追问,自觉不妥又收起了脸上求解心切的神情。

“这青丘姑姑在家里排行第五,是家里最小也是唯一的一个女子,据三叔所知,这样的女子必定是被爹娘和哥哥捧在心上长大的,脾气不好是再自然不过。但是呢,这位姑姑常年待在青丘,身为女君执政数万年,将青丘打理的井井有条,才能自是无需多言,又担有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的头衔,如此才貌双全,家势权重,自是心高气傲。不过你也无需担忧,她虽好,你也不差。不过嘛,女子向来仰慕比自己厉害的多的男子”

顿了一顿,情场高手,天族的浪荡公子又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依据我对这侄媳的了解啊,但是比她厉害兴许不够。这么强的女子,又已经十四万岁,她”

“三叔!”

“诶,我又没说她年纪大,你激动什么”

“那也不行”

“好好,当我没说.....这种女子强硬惯了,多半母性泛滥,你不如反其道行之,偶尔使个苦肉计,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苦肉计?”

“不错”

细细思量了一番,打哪来的天族太子又回了哪去,三殿下还没反应过来,兴冲冲地送着他侄子出了门,等到他执笔批阅文书,这才想起政事,可他侄子早已经没了影

哎~

领悟能力异常高的天族太子得了高人指点,即刻操办起来。大张旗鼓地把文书又搬回了长生殿批改。

灯火如豆,摇曳生姿,在外殿批阅文书的太子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有伤在身,时不时就得咳嗽两声。

经了上回那一遭事的太子妃不好意思去见他,可看他咳得越发凶,着实是有些心疼。

说服自己后,拿着件衣裳就往外走,到他跟前坐下给他披上衣裳,忍不得就要叨扰两句。

“你这伤还没好,做什么要这么辛苦”

“储君本分而已”

“不早了,明日再批吧,再这么下去,这伤何时能好的”

见他又开始咳嗽,胆子挺大的小狐狸不顾他拒绝,扯着他就进了房。

“快睡吧,你都这样了,到时候再有什么战事要你去该怎么办?”

“我无事”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得给我计较这些?此前算我错了不成,你快睡,若是你爷爷责怪你,我去找他评理”

硬生生压着他睡下,报恩心切的小狐狸才不管那么多虚礼,反正都已经是他的人了,反正也没多少日子能活,能报多少算多少吧。

长这么大,头一回被这样粗暴的对待,夜华君满脸写着茫然二字,可是这苦肉计真的很好使,他病着,她不与他追究那日的事,也不问他为何突然来了长生殿就寝。

这样真好,也无需他费力想个理由来搪塞.

有伤在身天族太子须臾间就睡下,小狐狸眼瞧着他睡下了,自顾自地跑到大殿里头去给他整理文书,熄了灯后才回了房。本是想再掀一床被子,可发觉他身上凉的厉害,才抖落开的云被又给它放回去。自然的爬进了他的被窝里。

等到小狐狸睡醒,身边早已经没有人影,午膳时分他朝会完回来,说文书还未批完,所以来了长生殿,感念他还病着,小狐狸让人做了一桌子菜给他吃,是故他们第一回一起用了午膳。

“多吃点,你整日这么累的,多吃点才有精力”

“嗯....你也吃”

“好勒,夜华君,你无需与我这么客气的。我虽比你年长些,但你对我无需如此讲礼数”

“我....没有”

“没有就好。别看我了,快吃吧”

为了减低自己的负罪感,小狐狸这几月对她夫君可谓无微不至,本该皆大欢喜,可天族太子却随着伤势好转,越发不高兴。

“夜华,又同你那小娘子闹脾气了?”

“不是”

“那是怎么了,你倒是主动一点,告诉三叔啊”

“无事”

“哎~难不成是那苦肉计对她无效?”

“有效,只是她每每看我的神情,同我母妃看我时一般无二”

着实憋不住笑意的三殿下一下子笑出了声,随即瞥见他侄子青黑的脸色好不容易才给憋了回去。

“三叔,你觉得夜华经此一战,可有资格受太子印?”

“自然有,虽战场受了伤,可毕竟是大胜,不过受太子印要经大业,你有伤在身,还是晚些吧”

“无妨”

“你这么急做什么?太子位迟早是你的,晚些有什么关系”

夜华不说话,他打定主意的事就不会再改。他想尽快得到她,不止她的人,要连同她的心,一起得到。看着自己侄子就这么步履匆匆地走了,身为三殿下的连宋心里乱糟糟。

“谁能想到,我这同木桩子一般的侄儿竟有为了女子乱分寸的时候...”

纸扇在手里敲了两敲,通透的三殿下只由着他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筹备数月,这受太子印一事就提上了日程,本按照礼法,太子若娶了太子妃,大业本该两人同受,不忍心他夫人受业的太子固执地要自己单独承受这份大业,上表言明说这是上天对太子的考量,文绉绉地说了一堆,终是要天君准了。

原本还很欣喜于天君这一妥协,可当夜华君将自己要继任太子位的事告知了太子妃,他一心想护着的女子却是提前百般推辞,说那大业自己兴许无法同他一起受。心情急转直下,在小狐狸列举了一系列理由推辞后,他才把天君的旨意告知于他,他看见白浅明显地愣了神,可也只看破不说破。

继任当日,太子妃在台下候着,一直到典礼完毕,她才同夜华一起归了长生殿。长廊之上,猝不及防地半跪在地,嘴角随即溢出些许鲜血,小狐狸即刻调整心绪,扶着她夫君化作一阵青烟归了就近的紫宸殿。

看着躺下的夫君,小狐狸不由得更是愧疚,这继任一事又欠了他人情,看来纳侧妃一事该赶紧提上日程才好。

“你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

出神的小狐狸被太子殿下唤回神,随意回了声又不再说话。

“我这伤不碍事,且与你无关,你别放在心上”

“嗯...夜华,我同你商量个事”

她第一回喊他夜华,不再是尊称,却是自然的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嘴角不由得勾起,淡淡道

“你说”

“我见你爷爷纳了很多的妃嫔,可你现在已经是太子了,后宫里头只有两位。你看你病着时只有我照料,不够周全,素锦你又不大喜欢。倘若我无空照顾你,你这多不方便,所以我决定要给你纳几个侧妃,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女子,这样,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子,我去帮你物色,你若是早有喜欢的,娶进来也成”

“你若不想见我,直说便是。何须如此拐弯抹角?”

“不是,夜华,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的觉得你只有两个妃子不大合适,我能为你做的事情太少了,也就这些能帮上你,所以你若看好了,我亲自帮你准备婚宴也成”

“出去”

“啊?”

“本君要你现在就出去”

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想着他还有伤在身,不宜动怒,小狐狸只好依着出了紫宸殿。

----难道他觉得我语气不够真挚,是在骗他???

脑回路清奇的小狐狸如此想着,她觉得下回等他好些有必要再委婉诚恳一点地提此事。想明白的白浅很是欣慰地回了自己的长生殿,丝毫不得真相。

真真实实被小狐狸气着了的天族太子接连又半年再也没踏进过长生殿,小狐狸也不大在意,毕竟他不在更自在,更方便,而且也习惯了。

熬了半年,已经后悔的天族太子却是如何也拉不下这个脸,夫妻俩都不知情地耗着,继而却是得了个化解误会的良机。

到夫妻俩未见过彼此相隔七个月后,太子的生辰到了。许久没有喜事的天宫突然就热闹起来,天君又是个好排场的,是以这场天君五万一千岁的生辰宴声势浩大。

这宴会太子是必须参加的,太子妃得了消息后二话不说表态自己也会参与,因此时隔半年有余的重逢竟是在太子的生辰宴。

生辰宴自然是要被敬酒的,小狐狸就坐在她夫君身边,许是做的太久,百无聊赖都打起了哈欠,他们也不说话,就这么耗着。

“小仙祝太子殿下寿与天齐”

一众小仙端着酒就上来祝寿,看着他拿起酒杯,不知道他伤好没好的小狐狸赶紧接下话,疏阔大气道

“太子殿下素来不善酒力,这一杯由本宫代劳”

一饮而尽,同折颜的桃花醉比起来算不得酒的琼浆玉露就落了肚,小狐狸笑得温婉贤淑,丝毫没注意到旁边她夫君的目光。

“素闻青丘姑姑堪称千杯不醉,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这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的头衔也着实不假”

“是啊是啊,今日一见,幸会至极”

一干神仙纷纷敬酒,末了还要吹嘘一番,一个两个还好,一堆堆接踵而至,太子殿下不胜其烦。

“她已是本君夫人,天族太子妃”

面面相觑,刹那无声,立刻改了说辞的这一堆神仙退下后,在一边候着的再不敢上前,识趣退下。

染了五分醉意的小狐狸见再也没有神仙来打扰,看着她夫君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笑你啊”

“我?”

“你伤好了没啊,半年多也没来过长生殿,要不是问过药王,还以为你又出征了没告诉我呢”

“你问了药王,为何不来寻我?”

“寻你做什么?你政务繁忙,我去不过是耽误你理政”

“那你就没有想过我吗?”

“嗯?夜华君不是说你我二人无所谓情分一说,不过逢场作戏吗?怎的,莫不是夜华君真的动情了?”

“你......”

看着他这神情,小狐狸纵使再迟钝也感知了一二。面上的神色惊诧出于内疚,可在对面的太子殿下看来,又是别的意思。

“等会儿”

见着他想起身,小狐狸又扯过他衣袖把他拽下。他脸色不善,不明白他怎么又生气了的小狐狸还是实诚地将话问了出来,再不问,该没时间了。

“有没有想好要娶谁?不然就晚了”

一门心思将重点放在了娶谁这二字上,丝毫没有察觉小狐狸迷糊之下吐露的晚了二字背后暗藏的玄机。天族太子怒不可遏,冷眼相看。

“你就这么急着把我推出去吗?”

“不是我故意要如此,只是夜华,我真的没时间了....”

“何须如此惺惺作态,你若想,那本君就圆了你的意,东海的缪清就很好,婚事全权交由太子妃,可好?”

咬牙切齿,近乎于毫无道理的赌气。起身回了紫宸殿。

他是真的动了气,比上一回还恼怒。他不明白为何她总是提要为他纳妃一事,原以为她是怪他有了侧妃,所以故意气他,因为他听他三叔说,青丘向来是崇尚一夫一妻白头偕老。可越是往后,越是察觉不对劲,她....明明就是真心,真的想要他再娶几门侧妃。

又是几个月不曾去见她,她也没有来....

据说是真的在筹备那门子不着边际的婚事。气她当真,又怪自己当时口无遮拦。既不想误人姻缘,又不真的想要侧妃,平日行事都光明磊落的太子却是私下将这事给压下,只留太子妃一人蒙在鼓里,自娱自乐。

莫名其妙地赌气任性,直到那一日,长生殿的仙娥说她已经十日不曾回来过。他怒意满满,责问为何十日才来禀告,得到的答案却是太子妃时常出门,一出门就是几日几日的不见踪影,这一回十日都没了动静,才明白该是出事了。

天族太子没有心思去斥责,极速寻了他三叔交代事宜,又托人去青丘询问。哪哪都没有....

他漫无目的地找她时才发觉,除了青丘,他甚至不知道她喜欢待在哪?

天君派了一干天兵天将去寻,青丘也四处在寻,却不见人影。没有她半分上仙气泽,可星象却是平稳健达。

又一次来了青丘打探消息的女婿心急如焚,却是误打误撞听见白凤九说会不会是去封印擎苍了?

而他,终是在这一日被告知了实情。事及昆仑虚墨渊司音,斟酌再三的狐帝得到夜华保证后,将事情都告知了他女婿。

交代了背景,夜华等不及狐帝再说下去,飞身赶往若水河畔,可都过了那么久,若水河畔早已经归于平静,如何击应擎苍,他也无半分反应。

天族太子失魂落魄地回了九重天。往后一年,只要得空就出门寻人,只因星象显示,她尚在人世。

一年里夜夜忏悔,懊恼自己当时为何要冷落她,懊恼于自己的不成熟,倘若那日他能静下心来仔细想想,怎会让她只身一人深涉险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壹妙阅读 5,912评论 5 56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壹妙阅读 5,210评论 9 25
  • 1.曾经以为日子还很长 小巴蛇一事在天宫闹得沸沸扬扬,人人都道原来二殿下是个痴情种,不爱江山爱美人。在众多因素下,...
    壹妙阅读 1,403评论 0 6
  • 一、什么是个人知识管理 概念 【Wikipedia】Knowledge management (KM) compr...
    暖玉升哥阅读 490评论 1 5
  • 此时此刻,我正靠在床上一边看着独自玩耍的孩子,一边用手机码着字。由于健康问题,这已经是我待业在家的第三年了,头上的...
    瓜先生的猫阅读 8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