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身一人,你也可以走到天光大亮

96
顾一宸
2016.08.28 11:36* 字数 2269

1.

我在泰山顶看日出,你来吗?

被“午夜凶铃”吵醒的我,接通电话,迷迷糊糊的听到这一句,不满的嘟囔,你谁啊?有病吧!

我是杨怀啊,太阳就要出来啦!电话那头传来清亮又兴奋的声音。那你好好看吧,我赶紧去梦里陪你看,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05:20”,我一个激灵,困意全消,我去!挑这个时间打给我,杨怀这傻鸟该不会是喜欢我吧?可,我是个男的啊!直男的男。

翻了个身,脑海里闪过杨怀这些年的过往,暗夜里我不禁叹了口气。可杨怀的经历,又怎么是一声叹息所能概括的?

2.

杨怀是我高中时最好的朋友,和我勾肩搭背,形影不离。

我沉静内敛,他飞扬跳脱,同学们都说,我和他就像一块磁铁的南北极,互相依存,性格迥异。一块磁铁,有南极,就一定会有北极,就像这个世界,有我许安,就一定会有他杨怀。

我生性喜静,不爱热闹,杨怀却是个哪儿有热闹就往哪儿钻的主儿,没有热闹他也要惹出点喧闹来。我甩了他好几次,都没把这块牛皮糖甩掉,也只能由着他黏在我身边。

大家都以为他是混世魔王,只有我知道,他其实是个没安全感的孩子,他那么追逐喧嚣热闹,不过是想要牢牢的抓住一点什么,才不惧怕孤单,才不担心自己会被世界遗弃。

他出身在一个单亲家庭,从小父母离异,妈妈改嫁,父亲外出工作,把他丢在老家给爷爷奶奶照管。爷爷奶奶虽然也很疼爱他,但那终究隔了一层,和父爱母爱不同。他缺少爱,就渴慕爱,没有爱,有关注,在人群中间,那也是好的。

夕阳晚照,余晖浸染得足球场上的草叶一片金黄。趁着课间的闲暇,我和他一次次走在足球场边的跑道上。他的面容收敛了玩世不恭的神态,以哀伤以愁苦看向我,诉说孤单的童年,诉说无人陪伴的时光如何逼仄,迫人窒息。

我默默听着,心怀感伤,想起毕业越来越近,不禁替他担心。他的欢笑只是伪装,他的洒脱只是逞强,他的内心总是受伤,未来的路那么长,我又能陪得他到何方?

3.

高考后,填报志愿前,他来找我,你要去哪个大学,咱俩一起。我说,别逗了,你比我高几十分,你该去更好的地方。他不依,高的那些分我就当它没有,咱哥俩在一起最重要,没有你的地方,哪里谈得上是更好?

我定定的看着他,我们都长大了,你不能总是当个小男孩,你要像个大人一样,我不在,你才会更强大。

他看我态度坚决,不安的搓着衣角说,好吧,你报你的,我报我的,反正现在电话联系这么方便,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我说,不,总有些路你要一个人走,我是你的好朋友,可我不能随时陪在你身旁。你要从心里站起来,你要靠你自己。

他黯然走开,没有再说话。不欢而散后,我们各奔天涯。我几次想问问他的现状,拿起电话又忍住了。

他缺乏的安全感,我这个好朋友给不了,姑娘们的爱情给不了,只有他自己才给得了。一个人如果不从心理上断奶,开始自己汲取能量生长,那么年岁再久长得再高,也不过是个巨婴。

4.

后来,从其他朋友处辗转打听到他的情况。

他去了大学后,人生地不熟的,很不适应。带着一种迫切融入的惶恐,他加入了很多社团,搞活动很活跃,认识了很多很多人。

我知道的,热闹是救不了他的。白天再热闹,晚上自己躺在床上的时候呢?他是不是又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一个个夜晚,一个人蜷在被窝里,没有睡前故事,没有安慰陪伴,怀着恐惧度过漫漫长夜。

再后来,他谈起了恋爱,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起初是开房,后来是租房同居。找个人陪着睡觉,就不怕了吗?急切间抓过来塞满空虚的,是真正的爱情吗?

不!不会的,不是的,不行的。

果然,分分合合,来来去去,他的大学,看似人声鼎沸繁花似锦,但我想,足球场上那个少年,那个畏缩孤寂的小男孩,依然住在他心里。

就一定要有友情、有爱情、有热闹、有目光塞满日子,才过得下去吗?如果这些人、这些陪伴都走开一阵,只有他自己,直面自己的内心,独处一会儿,陪下自己,就这么难吗?

5.

大三的春节,年后的喜庆里,我约他出来,吃了顿饭,聊了会儿天。

看你朋友圈,上大学这些年你都没谈恋爱吗?都干嘛了?落座后,他大大咧咧的问我。我笑笑,我是去上大学的,又不是去上姑娘的,又没遇到合适的,不谈恋爱很奇怪吗?再说,我也没干嘛啊,上课,上自习,泡图书馆,看书,跑步,打球,偶尔看看剧,逛逛街。

这样不是很闷吗?太无聊了吧!他就像高中时那样毫不客气的抓过我的饮料喝了一口,我佯装生气,自己却忍不住先笑了,好像这几年的时光从未流过,一切如往昔般年少恣意。

没有啊,不无聊,挺好挺自在的,我觉得很充实,你也可以试一试。我请这一顿饭,其实就想跟他说这一句,说完后,心虚的拿过菜单点菜,心里惴惴的,像悬空的岛屿,生怕落地摔碎。

他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朝我挤眉弄眼。吃完饭后,临别互相锤了锤肩膀,转身走向不同的方向。

开学不久,有相熟的和他同校的同学发来消息,说他变了。我问详情,同学说,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组局约他们这些同学朋友们出去玩了,从校外搬了回来,听说还偷偷去看了心理咨询师,这段时间,经常去图书馆看书,还正儿八经的学起了吉他。

我有点意外,也有点高兴,看来我这个好朋友的话,他还是愿意听的。虽然大学这几年,我刻意冷淡了和他的联系,但我在他心里的份量还在。

睡得正香被吵醒,这绝对是件让人抓狂的事。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有丝丝窃喜。嘿,这小子,路子够野的啊,一个人跑去泰山看日出,也没叫人陪着。

是走出心理阴影了吧?是终于长大,成长为一个独立坚强的男人了吧?

他应该明白了,谁又能永远陪着谁呢,总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总有孤身一人的时刻。那些孤单不是随手抓点什么就能填满的,能够直面自己内心的脆弱,能够独处,一个人也可以去等日出,一个人也能走到天光大亮!




点赞是最好的喜欢,关注是最大的支持。亲爱的朋友,我需要你,我也等你。

生活杂感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