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资本主义时代》:资本主义能否解决自身内在的矛盾?

文/石墨杨(shimoyang11)

看到《后资本主义时代》这个书名,可能很多读者(特别是一定年龄以上的人)会以为这本书是类似“打倒资本主义!”等内容,其实不然。

走向“后资本主义”确实也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要从基本年来一直追求“无限的增长和扩张”转向“稳定”。21世纪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意识和行为模式,过程中可能也会带来各种矛盾、对立和冲突。这个过程并非只体现为抽象难懂的理论和社会体系,而是扎根于极为日常的意识和行为当中,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放慢前行的脚步,多留意和关心他人(包括子孙后代)和风景”。

《后资本主义时代》的作者广井良典,他认为日本作为全球率先步入人口减少社会的国家,理应在经济、社会保障、人与社区和自然的和谐共处及生死观和价值观等多个领域探索新的可能,相信我们也同样可以从中获得丰富的启示和思索。

日本已经率先进入了“人口减少社会”,我们尚不清楚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但正因为如此,日本应该成为先锋,去探寻成熟社会下的“富足”的全新形式。

广井良典,京都大学心灵未来研究中心教授,研究领域为公共政策和科学哲学。毕业于东京大学。著有《日本的社会保障》《生命的政治学》《全球化稳定社会》《生命与时间》《人口减少社会的设计》等,曾获经济学家奖、大佛次郎论坛奖等多个奖项。

《后资本主义时代》这本书主要目的就是描绘“后资本主义”社会的蓝图,全书内容为:

1. 序章提出贯穿全书的主题和框架。接下来,在部分中,从何为资本主义展开讨论,将资本主义的发展历程与科学联系起来,从一个崭新的角度对其进行回顾,并在此基础上,在“计算机资本主义和超资本主义”与“后资本主义”的坐标轴上分析资本主义今后的发展。

2. 第二部分从科学史的角度,深入分析科学的发展方向及其中蕴藏的人类观、自然观和生命观,这些内容从根本上决定了资本主义和后资本主义的状态。

3. 第三部分从时间政策、资本主义社会化及社区经济等方面详细介绍我们今后应该实现的后资本主义社会形态。

4. 终章将论述科学在未来的发展方向和“后资本主义”或“稳定社会”的价值体系—“地球伦理”。

现在让我们跟随广井良典开始旅程,去探索全新的社会构想和科学的发展方向。

何为资本主义?

人们经常使用资本主义(capitalism)这个词,仿佛它的含义是不言自明的,但仔细想想,其定义和内容其实并不明确。历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就曾针对“资本主义”这个词指出:“到目前为止,正如很多历史学家反复指出的,争论指向的目标含义十分模糊,它背负着从现代语境下的含义到已经过时的各种意义,我也深知这一点”(Braudel,2009)。

罗布代尔指出,“资本主义一词最早是在20世纪初开始被广泛使用”,“它最早出现在维尔纳·桑巴特(Werner Sombart)于1902年出版的名著《现代资本》(Der Moderne Kapitalismus)(Braudel,2009)。

在政治哲学学术语中,与社会主义相对的概念并非资本主义,而是自由主义(liberalism)或保守主义(conservatism)。

布罗代尔将“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做了明确区分。

“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经常被作为同义词使用。比如在日本,经常有人批判市场(原理)主义,这时人们一般会默认“市场经济=激烈的竞争和贫富不平等=资本主义(=不好)”。

不过如果从根本上深入思考“什么是市场经济”,恐怕很难从其原本的含义中得出“市场经济=罪恶”的结论。

因世界体系理论而闻名的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将布罗代尔的观点总结如下:

1. 市场经济是“一目了然甚至透明的现实”,布罗代尔有时将市场叫作“微观资本主义”,但其实是“利润微薄”。

2. “市场是一种解放、一个出口,也是通往其他世界的入口”,相比之下,“反市场”则是“强大的掠夺者无处不在,弱肉强食的规则大行其道”的地带。

3. 资本主义是集中地带,垄断程度相对更高,也就是“反市场”地带。

《后资本主义时代》一书从人类史的宏大视角出发,指出目前正处于人类诞生以来的第三个重要转折点,即将从“增长和扩张”阶段迈向“成熟和稳定”阶段。作者通过梳理资本主义经济和现代科学观的发展历程,剖析了资本主义的核心矛盾,深入阐述了应如何克服经济、医疗、社会保障等领域诸多困境,并详尽地展示了“后资本主义”时代最理想的社会图景。

墨杨世无双,赠君一枝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