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这五种原因,致使晴雯职场失利

红楼中女儿,除了黛玉及凤姐,漠尘也非常喜欢晴雯这个丫头。她的聪明伶俐、她在针线活上的万人不及之才、她的天真烂漫、她的任性而为、她对宝玉的呵护之情等等,都曾深深的感动于心。然而,随着岁月的递减,对于晴雯,少了许多欣赏之情,多了更深的了解。而且,越了解,越发觉晴雯是宝玉生命中可有可无,甚至无比有更好的这么一个人物。

为什么漠尘能够体谅贾瑞、贾蓉的悲剧人生,可以理解赵姨娘、贾环这一类人见人厌的群体,却唯独苛刻晴雯,把她说成是可有可无或无比有更好之人呢?

首先,作为儿时的玩伴,不缺晴雯这样的小人物。

打小,含着通灵宝玉出生的宝玉身边,就环绕着莺歌燕舞,有袭人、麝月、秋纹、芳官等人;有钗黛湘、迎探惜春等姐妹们。也就是说,宝玉不缺少真心待他陪他的女伴。即使没有晴雯,他也过得很快活,照样做着享受富贵荣华、整日混迹姐妹堆里吃胭脂膏子的公子哥。

就算雀金裘坏掉了无人能补,以贾府的富贵及贾母对宝玉的宠溺来看,也不过是假意骂他几句,再有上等的好衣物添进来即可,不见得必须有晴雯这样的巧人来缝补。

一个人,想要在职场上稳住江湖地位,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成为公司里必不可缺的专职人员。恰如爱情里,让对方觉得生活中处处离不开你,方是赢家。而晴雯,实在太缺少这一重要因素了。换句话讲,宝玉身边可以没有晴雯、麝月甚至宝钗,但必须有袭人及黛玉。黛玉掌管爱情,袭人履行照顾之义务。

其次,作为怡红院丫鬟,晴雯并不是个合格的员工。

纵览全书,凡是描写晴雯的文字看多少遍,都难以看到晴雯如袭人、麝月或秋纹那样尽职尽责的对待工作一事儿。除了帮宝二爷贴三个字到门斗上、病补雀金裘,就没见她干过什么活儿。即便袭人回家几日,晴雯替代袭人照顾宝玉,好像干了她这个丫鬟该干的活儿,但实际上,反而是宝玉担待着她、哄着她。

第五十一回,袭人回家,宝玉看着晴雯麝月二人打点妥当,送去之后,晴雯麝月皆卸罢残妆,脱换过裙袄。晴雯只在熏笼上围坐。麝月笑道:“你今儿别装小姐了,我劝你也动一动儿。”晴雯道:“等你们都去尽了,我再动不迟。有你们一日,我且受用一日。”麝月笑道:“好姐姐,我铺床,你把那穿衣镜的套子放下来,上头的划子划上,你的身量比我高些。”说着,便去与宝玉铺床。晴雯嗐了一声,笑道:“人家才坐暖和了,你就来闹。”

瞧,“你今儿别装小姐了”这句话,很明显的告诉读者,晴雯时常摆谱,在自己的丫鬟这个工作岗位上,拿出小姐的款儿来。而晴雯也回道:“有你们一日,我且受用一日。”,这又说明什么?说明晴雯确实没把自己当丫鬟。王夫人也曾说过,家里的爷们、小姐们的丫鬟,原本就和普通人家的小姐差不多。但是,待遇、身份地位可以差不多甚至高出普通人家的小姐一二三等,然而,身在其位,必谋其职,这是职场上长盛不衰之道。晴雯缺的,恰恰是这一重要的职业道德,或者说是身为职员必须具备的品质。即使领导,也是一样的,在其位,谋其政,只有如此,方可谈到下一步的发展。

自古以来,看上去合格的职员,比比皆是,只有极少数人,做得到突破重围、步步高升,所以,大成功者寥寥无几。更何况,是个不合格,不能安分守己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职员,更难以得到重任而攀上职场高峰。虽然王夫人是因为厌恶晴雯的“妖精本色”,但被王夫人撵走,不能说与晴雯的在其位不谋其职无关。那么,除了不怎么干活,晴雯到底又是如何不谋其职的呢?

第三、不听领导指示,擅作主张、越权发号施令。

好像,作为晴雯的同事,没有谁躲得过她的毒舌,她想骂谁就骂谁,想打人就打人。书中明确写过的,就有四儿、坠儿、芳官被晴雯骂过,连袭人都常常受到晴雯的羞辱。而打人的狠劲儿,和毒辣的凤姐不相上下。当时还在生病中的晴雯,听说了坠儿偷虾须镯一事儿,趁着宝玉和袭人不在时,把坠儿骗到身边,坠儿只得前凑。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向枕边取了一丈青(簪子,一头尖),向她手上乱戳,口内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坠儿疼的乱哭乱喊……晴雯紧接着“假传圣旨”,说是宝玉的意思,必须将坠儿撵走,最后坠儿变成了可怜的失业青年。

一个在职员工,恃宠而骄并完全忽略领导本意,趁着领导和高层管理人员不在时,擅自主张,越权假传圣旨,而且毫无回旋之地,坚决把犯错误的同事撵走。这用“眼睛里容不下沙子”来解释晴雯的作为,有点抬举她了。她果真容不下沙子吗?为何纵容自己在其位不谋其职这样的错误?为何认定自己越权发号施令就是对的?晴雯之所以如此张狂,还不是依仗着自己是贾母送给宝玉的,又因为宝玉比较喜欢她?用现代人的话来讲,晴雯就是那种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的职员,谁会喜欢?即使宝玉喜欢过她,也是过眼云烟罢了。

再深入一层来说,虽然宝玉确实喜欢貌似黛玉的晴雯这个丫头,但是,也不过是宝玉的宠物而已。和现代人宠爱猫狗,养了猫狗或是有钱人家养一辆劳斯莱斯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从这一个层面看,晴雯还犯了一个最为严重的错误,高估了自己的身份。也就是说,在贾府这么大的公司里,没拎清自己几斤几两。

每次读到晴雯打骂坠儿时,脑海里就闪现出凤姐生日宴上打骂给贾琏和鲍二家的望风的丫头这一场景,记得凤姐也是拿了头上的簪子来扎那个丫头的嘴。虽说同事之间明争暗斗是常事,但像晴雯这样对待坠儿,实在太恶毒了。贤惠的袭人,也被认为是想争权上位之人,但袭人的方式却不似晴雯这般毒辣,而且袭人害死晴雯一说,并无实证。是王善保家的,为了私人恩怨和王夫人说晴雯是个狐狸精。作为一心一意笼络宝玉及王夫人的袭人,不可能跟王善保家的是一伙人,所以,王善保家的恶人先告状,源于晴雯得罪过王善保家的。如何得罪的?自然是眼高于顶、不把人家当回事儿,又说话歹毒而造成的。

是的,晴雯的直爽,不能单纯的认为是天真浪漫、是不藏奸诈。然而,说话很直并非真的直爽,而是逞口舌之快,图自己痛快罢了。反过来讲,天真浪漫不等于毒舌,毒舌也不代表天真烂漫,不藏奸诈也不必说话太过刻薄不顾他人感受。


第四、最爱争风吃醋,惹是生非,排挤同事。

如果说凤姐是醋缸子,晴雯也差不多少。但凤姐吃醋名正言顺,毕竟贾琏是她夫君,而晴雯这醋吃得,就是师出无名。当然,既可以说晴雯的吃醋是爱恋宝玉的体现,也可理解为是职场上的争宠。且看:宝玉和麝月在一处,被晴雯撞见,她冷笑道:“哦,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当众揭人短:“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连席子上都汪着水”;对芳官,又是骂人家“你就是个狐媚子”、又是挤兑:“既这么着,要我们无用。明儿我们都走了,让芳官一个人就够使了”;骂袭人:“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第二十四回对小红极尽所能排挤:“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小红是谁?管家林之孝的女儿,林之孝是负责管理银库账房的,其江湖地位,奠定了小红的身份地位,至少高于晴雯一层。然而,晴雯完全不把小红放在眼里,还多次排挤她。脂批有句话说过:“管家之女,而晴卿辈挤之,招祸之媒也。”很显然,晴雯对同事的排挤,成了招祸的媒介。

更何况,细细品味,晴雯说过的这些话,哪一句是人爱听的?哪一句不得罪人?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而晴雯不仅是随时随地揭人短,还经常惹是非,又没本事收拾烂摊子。最为明显的就是第8回,和黛玉在薛姨妈家里吃酒回来的宝玉,在问豆腐皮包子一事时,晴雯不是选择息事宁人,而是说了类似火上浇油的话:“快别提了。一送来我就知道是我的。偏才吃了饭,就搁在那里。后来李奶奶来了看见,说:‘宝玉未必吃了,拿去给我孙子吃罢。’就叫人送了家去了。”

“一送来我就知道是我的”,这话到底是自知之明的表露,还是暗藏心机的表白?或者,反向思考一下,既然知道是自己的,又了解宝玉的少爷脾气,又知此时的少爷微醉了,为何接下来不能选择说一些息事宁人的话?即使领导不怪罪晴雯说话直爽,晴雯没能服侍好领导,也是个错。最重要的是,惹了领导生气,却没本事收场,最后还得靠袭人出面调停,才好了。


第五、缺少危机意识,未能抓住时机给自己留后路。

或许,是身世及成长经历,造成了晴雯不敢去想与生存危机相关的事情,她也无力去想,所以,始终不曾有小红那样的生存意识及危机意识,也没有袭人的积极工作、努力进取的思想意识。最可气的是,晴雯明明有机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偏偏自作聪明,最终将自己逼上了死路。

比如,宝玉洗澡,让晴雯打水一道洗,可她态度强硬地拒绝了。再比如,她明知道自己是贾母中意的姨娘人选,作为准儿媳妇,对待未来的婆婆却是不计后果的冲撞。这种冲撞之举,体现在丫鬟秋纹得了赏赐这件事情上,终于有福得了赏赐的秋纹,回来之后,非常自豪的跟大家唠唠叨叨说了很久,说老太太怎么赏了,太太又怎么赏了,很详细的叙述了整个过程,最后还说:“这可是再想不到的福气。几百钱是小事,难得这个脸面。”

结果,不作死不会死的晴雯,当时就“呸”了秋纹一口,说道:“你还充有脸呢,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有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她,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一箭三雕,既得罪了秋纹和袭人,也得罪了最权威的大BOSS王夫人。

爽是爽了,但捞得了什么好处呢?如果没有后退之路,又无收场的本事,这样的高风亮节,不过是莽撞和愚蠢罢了。从某个方面来讲,和赵姨娘一样的愚昧无知。更何况,古人早就说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汉·枚乘《上书谏吴王》里更是明确指出:“欲人勿闻,莫若勿言;欲人勿知,莫若勿为。”也就是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宝玉跟袭人麝月的那点事儿,晴雯知道,别人未必不清楚,为什么别人都不说,单单晴雯明目张胆打其脸揭其短?实话讲,宝玉和袭人、麝月之间的小动作,属于私人之事,不影响正常工作,甚至,在那个时代里,袭人上了宝玉的床,也是工作范畴之内的事情。你个晴雯,却雄赳赳气昂昂的,不止口直心快地埋汰了袭人和麝月,掌控着职员命运的直接领导人宝玉,也被晴雯连带着给损了一次又一次,这是完全不给自己留一点点后路的行止啊。

所以,漠尘曾经说过,晴雯之死,罪在她自己。或许,她没能熬过死神的光顾,恰恰是老天对她撵走坠儿的一种惩戒。她,不曾留有余庆给自己,以至于害了自己。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感恩遇见!

红楼幻梦之林黛玉

红楼幻梦之薛宝钗

红楼幻梦之王熙凤

红楼幻梦之贾探春

红楼幻梦之宝黛爱情

尘锁红楼:红楼悲情女子之晴雯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王熙凤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林黛玉

尘锁红楼:宝钗为何不教香菱写诗?

尘锁红楼:贾瑞之死,只因入戏太深

尘锁红楼:黛玉教香菱学诗意欲何在?

尘锁红楼:这件事,林黛玉骗过所有人

尘锁红楼:贾瑞为何没有得到祥瑞之命?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尘锁红楼:王夫人凭什么不能喜钗厌黛?

尘锁红楼:为什么贾琏冒死偷娶尤二姐?

尘锁红楼:黛玉为何没有碰过通灵宝玉?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瞧不起赵姨娘,说明你比她还蠢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