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0.097字数 1944阅读 39

没有经济上的独立,就少自尊;没有思考的独立,就缺自主;没有人格的独立,就确自信----

“花丛中,

谁,在轻轻叹息?

枯萎的心

零碎一地--”

      午后有雨,树木经雨水的冲刷满目清新,空气很好,而苏晓彤却哀怨的独立窗前,内心里飘过这首不知谁的诗;诗很短,却代表了她此时的心情:一种欲碎的感觉!

      就在刚才,丈夫赵明城摔门而去,临走狠狠的一句话:你以为你还是一朵花?而她不过多问了几句:你几点回来?女儿病了,能否多陪下孩子、和她?说实话这要求并不高,但还是被拒绝了---

      直接!无情!直接否定她的现在,无情漠视她的感受,若说对女人最狠的打击,大约也莫过于此了,而这竟是他,她一向仰仗的爱人所言,她呆住了,木木站着,许久未动!细雨隔窗飘来,洒在身上脸上,湿意满满,而她竟未觉得---

    往事如风,她细思询----        六年前,苏晓彤是师院里的一朵花,但她美得并不张扬: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笑起来双眼总弯成月牙状,给人感觉温柔而舒服;发是中长,黑亮顺滑,随便的一个卡子显得随便却又不俗;服饰她喜欢套装纯色,长裤一定是质地柔软,走起路来杨柳扶风的那种;裙装一定修身舒展,显得干净有气质。

      苏晓彤从小家教颇严,父亲是位公务员,教给她知识的同时也给了她做人的自尊自爱,她是柔顺的又极具个性。在如此青春的岁月里,她似一朵娇艳且带刺的玫瑰!身边总不乏爱慕者,但她很谨慎!..

      “那时很清纯”站得太久了,脚似乎有些疼,苏晓彤换了个姿势,自叹了一句,又入沉思---

      师院毕业后苏晓彤在本市一所中学做了名语文教师,她性格好知识面广,甚得学生喜欢领导器重;才刚两年已有消息传出她有可能升职,如此年轻工作竟顺利到令人眼羡,努力下去前途一定无量;只可惜苏晓彤志不在此,她一直认为女人的幸福并非来自事业!母亲说“只有家庭才是女人幸福的港湾”她完全相信;诚然她喜欢教学但她更渴望爱情,戴望舒的诗“这是家,妻如玉女儿如花,清晨的呼唤灯下的闲话,想想都教人发傻”每读此诗,她心潮荡漾,总幻想一日,自己也有心仪的爱人幸福的家,她如玉女儿如花!

      工作第三年,苏晓彤工作每有佳绩,领导赏识,欲提拔她去校团委任职,但她突然就把自己嫁掉了!

      “太快了”现在想来,她有点儿后悔当初自己的选择---

      赵明成---大学毕业,银行职员,家境殷实,长相不凡!在一次业务联系中认识了苏晓彤,鉴于她学识与姿色俱佳,于是展开不懈的追求,而真正让苏晓彤动心的是一次饭后,赵明诚无意给她读了戴望舒的那首诗,那一刻苏晓彤认定他能给自己想要的家!赵明诚则信誓旦旦:他会让她是自己眼中最美的花!

    “善变!”想到午后丈夫的所为,苏晓彤忍不住“骂”了一句(她鲜少骂人的)。

      幸福的降临从来没有提醒,苏晓彤的世界从此只有他!

      不久之后女儿降生,稍大一点儿,他们月下散步:幸福的模样确如诗中所言“妻如玉女儿如花”,她无限的满足!苏晓彤的家教与素养远本可在教学上大有所为,但她还是沉湎于家庭了--“惟有家庭才是女人幸福的港湾”她自认是个小女人,愿意相夫教子,喜欢厨艺插花!

      她本是高二班主任,因为早晚自习课业多日日忙碌,丈夫已颇有微词;有了女儿,一去学校就麻烦不断,丈夫渐有厌烦之色,她唯恐教学影响家庭,竟无深思直接报告辞职,领导可惜人才,劝她请了长假,从此她暂别同事甘为主妇煮妇!

      “可惜了”苏晓彤微微摇了摇头---

    从此她只在家,每日事情只是女儿和丈夫,家越来越干净,女儿越来乖巧,而她鲜少看书,简单装束,没有备课与同事,日子很是简单,但也渐渐无聊,与丈夫曾有说不完的话题如今除了女儿竟无别语可谈;问题还有,苏晓彤过去花费是不吝啬的,而居家之后她动辄与丈夫要钱,虽然赵明诚从没有厌弃之色,但是她还是渐渐仔细了。 

      两人的第一次公开矛盾是好朋友借钱丈夫拒绝了,赵明诚电话里说“你又不挣钱怎么还借别人钱?”苏晓彤为此与他冷战了许久,虽然之后两人和好,但似乎并没有“如初”!

    “看来,没有经济独立,青梅竹马爱也难,你想做小女人,还得有人愿意做大丈夫”苏晓彤似乎明白了许多--

      “妻如玉,女儿如花,我现在是什么花?”

    雨停了!窗外又明朗起来,苏晓彤走到镜子前端详自己:她忽然觉得镜子中的女人很陌生:满身俗装满眼俗气!她被自己吓到了!

    “哪里还是什么花,狗尾巴草罢了!”

      “难怪丈夫嫌弃!”她竟有些同情赵明诚了!

    “我丢弃工作到底追求什么呢?”苏晓彤再次有些懊恼了,她回想工作的日子,虽然忙,但快乐充实--“只有家庭才是女人幸福的港湾?”

    “不,那不是最好的选择!”她似乎正在与过去的信仰谈判、决裂---

    “女人工作着是美丽的!”她醒悟了!

      “幸亏当初办了长假!”“明日去趟学校吧,不,现在就去吧!”苏晓彤开始寻找她之前的衣服,尽管已有些微胖,但体型还是有的,一套淡蓝色着装显得她肤色依然白皙,长发飘散下来,微微淡妆,镜子中的女人依然美如花,她冲着镜子调皮了一下正要出去,猫叫了一声打断了行程,她停下来却拐进了书房:“好久没看书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