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连载—1

96
彧荻
2017.01.28 21:36* 字数 2047
图片发自简书App

                              1.旅途

高速列车箭一般向前奔驰。关掉控制中心,头盔向上收回,我准备欣赏窗外的风景。

列车即将驶出青藏隧道,出隧道第一站是成都,列车广播说四川是中国的旅游圣地,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并且从成都转车往东北方向穿过大巴山和秦岭就能到另一个旅游圣地陕西,可以游览西安的古遗迹群和秦岭国家公园。我承认我确实对此很感兴趣,下次再来中国时我或许会去游历一番。

川西风景透过高速列车车窗化为长长的山水画卷,这是一路上在成渝城市群之前最后的自然风光。在高速列车上,若想欣赏风景,你必须高度集中精神,把自己融入到此时此刻之中,以能适应在短时间内领略一大片地区的风貌,这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不同于低速下的观察。

正沉醉于川西美景,突然眼前的摩天城市让我从上一幕中跳脱。成渝,中国西部最大的城市群,在成都和重庆主城区是绵延不绝的天空城市,虽然列车离地面足有1000米,但也只是在城市的中部穿梭。

城市是另外一种风景,我喜欢观察精细的公共交通系统,水平移动和垂直升降系统纵横交错,像血管一样从主脉到各级的支脉再到无数毛细末梢,使得城市内交通几乎不需要私人交通工具。透过车窗,再透过列车行驶的透明管道,我试图观察一个个行人从交通末梢出来接着步行到目的地,我也试图观察无数行人在各级道路和通廊里川流不息的细节,但这几乎不可能做到,因为列车实在是太快了。

如果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旅行,也许我会在成都站下车,去立体城市中探索一番。听说在离地面100米内是一个神秘的区域,那里潮湿且阴暗,在几乎一个世纪前的老宅中有各种黑市,还有一些复古的团体,至今还保持着百年前的生活方式。据说还能找到开在防空洞里的古老火锅店。

列车在短短几十分钟的时间穿越了整个成渝地区,进入了大娄山-苗岭隧道,南下南宁。南宁应该是到深圳前的最后一站了,我边喝茶边计算着。兴奋的感觉再次袭来,我几乎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我被《新世界》选中,是的,我就是地球上仅有的100个幸运儿之一。

我从《新世界》开始研发的时候就一直关注它,我毫不怀疑《新世界》会是里程碑之作,就像100年前的《魔兽世界》、80年前的《虚拟人生》、50年前的《星际世界》、20年前的《自由》一样。《新世界》一定会超越所有前作,当之无愧的成为虚拟现实游戏的新高峰。而如今我就要去参加《新世界》的发布会并且在会后亲身测试,成为全球第一批玩家。

10年来我一直是《新世界》的粉丝,尽管它还没有发布。它将把虚拟现实技术和脑科学的结合推上一个新高度,据说上线前有一个“洗脑”的步骤,下线前再进行恢复,保证进入游戏后没有原世界的记忆,从而获得真正的现实体验。

虚拟现实技术一直具有争议性。当年《虚拟人生》和《星际世界》都是因为有些过于真实而引起很大争议,诸如游戏中的道德、法制、伦理问题,人在游戏过程中的精神和肉体的健康问题等,《虚拟人生》的后期版本着重加强了游戏的道德法制约束。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在游戏中的时间超过了在现实中的时间,所以从《自由》开始虚拟现实和脑科学第一次结合,开发者调整虚拟时间比率,使得现实中的短时间内在游戏中即可体验一次漫长的经历,随之而来的是更严重的沉迷,以及人类对时间和生命的思考。

T公司这次的尝试更具争议性:身体在一个世界,精神在另一个“世界”, 玩家在游戏中到底是谁?玩家在游戏中到底存在于哪里?如果玩家选择下线前删除游戏记忆那么游戏还有没有意义?如果玩家永不下线会怎样?如果玩家在现实世界的肉体发生意外,并且在死亡前没有完成强制下线和记忆恢复,那么该玩家到底算是死在了哪里?毕竟在死亡时该玩家没有现实世界的记忆,游戏就是他的全部记忆。毫无疑问,这次上线测试对于我来说也算是一次冒险。

对虚拟现实我也有自己的思考。在我还年幼时,我就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是谁。按我现在的理解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问题是因为儿时的我的自我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还没有习惯“小我”对身体和思维的掌控。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自我感逐渐增强,“我”对身体和身份的认同感逐渐加深,就逐渐没有了“我”是谁的问题。而《新世界》的问世让我对儿时的问题又重新燃起极大的兴趣,我想知道“小我”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身体、身份乃至世界观的改变。

我的父亲早年是一名工程师,后来开始深入探究人的心灵和思维,成为了一位瑜伽行者。按照我父亲的说法就是人在虚幻中陷得太深,错把小我当成本我。所以父亲对于虚拟现实更是感觉可笑,他认为虚拟现实是虚幻中的虚幻,并且建议我不要对虚拟现实过于执着,人应该在虚幻中寻求超脱之法,而不是在无尽的虚幻中越陷越深。

直觉上我认为父亲的话有一定道理,但强烈的好奇心还是引领我向《新世界》走去,我迫不及待要去感受那最真实的虚拟,虚幻中的虚幻。我经常跟这样回答父亲:“不深入虚幻,如何认识虚幻?”。

回过神来,列车驶出隧道,很快到达南宁。透过车窗看到的是与大自然浑然一体的天空之城,没有成渝那么大的城市规模,但大自然从地面一直延伸到城市最上层,形成壮观的立体森林。

林中有城,城中有林。

过了南宁,列车一路向东,这时广播响起:下一站,终点站,深圳。

《新世界》连载-2

(严禁转载)

《新世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