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爱人

有人说,最先挑引的总是爱的少的。在书上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想到这句话,心里那片地方的情绪就像是萋萋芳草,密密麻麻,冗冗杂杂。

我叫盛夏,但大家都喜欢叫我七月,其实也没什么,七月本就是盛夏,叫多了,很多人都知道七月,却不知道我原来的名字,盛夏。七月如火,却从来不是我的个性。内向,敏感,甚至有那么点自卑.......。苏晃,陆习。都让我我措手不及,却还是碰撞着,燃烧着的悸动,几乎毁灭了自己。

我喜欢下雨,很喜欢很喜欢。突然降临的雨,总让人们不耐或者情绪低潮,这次的雨也是突然来袭,一个人坐在街边的一家饮品店里,临着落地窗的位置,在这样的深秋,饮品店的生意总是不佳,却也因为这场突袭的雨的缘故,人也格外的多,其实我在雨没下的时候就来了。看着往来的人们匆忙的奔走,一场雨打乱了他们的步伐,凌乱不堪。

一个身影慢慢的从窗前走过,也许是他不撑伞却在这场冷雨中从容不迫走路的样子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明显。那个少年,就像是雨中的太阳,折射的雨滴像是彩虹一般,明媚了一切。恍惚中,那个侧脸很像那个人,我心底的那个人,从来都是仰望,因为我想那个人永远也看不到我这样卑微的情感,也许,只有像程绯那样光芒万丈的女孩子才能站在他身边,与他并肩,不至于灼伤了自己。我一直看着他直到他消失不见为止。店里人越来越多,吵杂起来,我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因为自己在这样子的环境中总是显得格格不入。起身,推门,撑起伞,步入雨中。雨像浸入人心一样,拨撩着那些秘密。看了眼天空,雨似乎还不停,飘飘忽忽的沾到脸颊上,泛着丝丝冷意。却将人拉回了现实,我还是那个敏感自卑的盛夏。

推开家门,暖洋洋的感触扑面袭来,鼻子一泛酸,打了个喷嚏,妈妈从厨房探头出来,“都深秋了,还穿这么少,感冒了不是?等下妈妈给你煮杯姜茶,要喝下去,不要又背着我倒了啊,趁着还没严重。现在赶紧上楼去换件衣服,外面雨大么?”妈妈总是这样絮絮叨叨能说很多,但她真的关心疼爱我。

“恩,不是很大,我带伞了的。”我应了声,低头换了鞋子往楼上走。

“哦,我知道你带伞了。是今天家里来客人了,就是小时候你苏阿姨家和你一起玩过的那个小孩子,叫什么来着,哦对,陆习。你记得不?他来我们这边玩,在我家借住几晚,一来么不用去宾馆那些个地方,二来你陆阿姨也放心。他下午说出去逛逛没带伞,到现在还没回来,你爸出去找了,应该快回来了,也快吃饭了,你也赶紧换好衣服下楼来帮忙。”

“恩”其实我对于妈妈说的那个小时候的玩伴是没有什么记忆的。

下楼,进了厨房,在妈妈目光的“监视”中喝下了满满一杯姜茶,一直都不喜欢姜茶的味道,却在口中挥散不去。吞了吞口水,低头把杯子洗了。

“咔哒——”门开了。

“咦,这么快回来啦?”妈妈朝客厅问了句。

“是啊,在门口遇到了,欸,老婆,快给陆习拿块干毛巾擦擦,看着孩子,一身都湿了。”

“盛夏,快去那块干毛巾给陆习,妈妈把这鲫鱼汤做好了就可以开饭了。”妈妈忙着,那么着差事理所当然的落到了最无所事事的我的身上。

————

“妈——没有没用过的干毛巾了......”我翻箱倒柜的都找了一圈,发现家里的储备毛巾都用完了。

“那就拿你的那块借人家擦擦,这么大雨出去买也不方便。”虽然我觉得这样子不大好,但视乎也别无他法,刚才经过客厅,看到那人背后一片湿漉漉的,水滴还顺着头发落进脖子里,这样下去真的会感冒吧。

“喏,拿着。”把毛巾递给他,一屁股做到沙发上,假装看着电视,趁着他转身,眯着眼睛打量着他,这不就是刚才从窗前经过的那个男生穿的那件衣服?!那个侧脸,真的很像。

这个可能是这么多年来我对陆习印象最深的一次吧。

陆习视乎注意到我的目光了,转头看我,朝我看,没有表情。

我想他应该对我也谈不上多喜欢吧,幼时的友谊,总是不被时间珍藏,我们接受的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总有人离开。我就是这样总是悲观的看着这个世界,恶意的揣测别人的心理。我想我不是一个好女孩子,所以一直以为自己不配得到谁的喜欢。我只让自己一个人。

一顿晚饭,爸妈极力拉拢我和他的关系,却总是没有什么进展,从头到尾我和他就说了一句话。只是一句话。他们以为的小时候,那只是小时候。

第二天,我依旧早起去上补习班。回来的路上,依旧去了那家店,今天没有下雨,人不多,只是我遇到了一个人,苏晃,是的,就是我喜欢的那个人。哪怕他背对着我,我也能认出他来。因为他是苏晃。我喜欢他的名字,日光倾城。

他也一个人。原本应该起身回家的我,一直为了等着他先走而坐在座位上。天色已暗,我确实胆子很小,晚上一个人不敢回家。只是,我不想就这样走了,我想我适合等待。我总有耐心。终于他起身了,等他出了门,我也该回家了。今天真的是个令我愉快的下午,我想至少能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他不远处,也很好。

只是一个人走在路上,我很害怕。在店门口驻足不前。不知进退。看着远处昏黄的灯影,我抬头看了眼天空,双手环住自己,给自己一个拥抱和力量。

最后还是一个人回到了家,虽然一路上我很害怕。但是习惯了坚强,就是害怕都没给自己机会的存留。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喜欢或者讨厌,我都不能够很好的表达。我想我有点自闭了。

至少在家,我很正常。爸妈眼中的我只是文静话不多。但是我想他们很爱我。我在这方面总是敏感。我也不会让他们格外担心。

我们最孤独的,就是迷失了自己的途中。我想我一直不孤单,在我心底那个地方,有个人,倾城的日光,不至于让我迷失。

最意外的是,陆习主动和我说话了。我有点惊讶,但是到底还是没有搏了他的面子,原本就不善言辞的我,大多数时间都是与他一问一答的模式说着,看他天南地北的胡侃着,心里更加寂寥了。始终一个人的时间,安静了那么久。看他说那么卖力,我突然有种想拥有这样一个朋友的念头。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因为他突然的热情。而我,不相信别人。

然而,我想我迷上了听陆习与我讲话的样子,是那么像苏晃,一样的自信,一样的满眼阳光,一样的少年。我开始很多时候在家,与陆习相处。会让我满足,我想我永远不会和苏晃这样子在一起,苏晃也不会和我这样侃侃而谈,和陆习在一起,我不自觉的会将影子重合,我想我真的有病,什么是一见钟情?就因为一个名字,一个样子符合了自己心里的条条框框?但我真的深陷其中。

我想我错也要错的值得,最后是灭亡,也要有个灿烂的温度温暖过自己。

依旧在上补习班,只是少了去那家饮料店的时光,现在我总是匆匆下了课,回家会有陆习等我,不自觉的就会速度的回家。现在的我,更不习惯寂寞了。

整理完资料,匆匆的起身离开,今天爸妈不在家,和陆习约好了一起出去吃饭的。看着时间也快到了,直接就去了说好的那家店等他吧我想。进了店门才发现,陆习已经端端的坐在位置上朝我招手,和我一样喜欢靠窗的位置么?

吃完饭,陆习提出说叫我带他随便逛逛,我思索了下,带他去附近的广场逛了圈,最后陆习说去一家饮料店喝杯饮料再回去,反正时间还早。我想也好,反正两个人一起回家,不怕。

陆习选的饮料店竟然是我经常去的那家。晚上了,人却比白天多。

我点了一杯焦糖奶茶,陆习在我身后丢了句“一样”就走开找空位子去了。这次来,窗边都被人坐了,只能坐在靠过道的位置。

刚坐下不久,旁边那对起身离去了,狭小的过道,让过来的一对情侣样子的人不小心将饮料洒翻到我身上,很不凑巧,我今天穿的淡色的外套就这样染上了色。

“对不起,对不起、、、、”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我抬头一看,这不是苏晃,还有,程绯么?

苏晃只是递给了我一张纸巾,以及一句,SORRY。果然他不记得我。

“苏晃?!”陆习喊了声,我抬眸惊讶着看着陆习,想问,你们认识?苏晃这才看到坐我对面的陆习,对他说了句,咦,你朋友?

回去的路上,我只是想把沾染了颜色的外套脱了,我有洁癖。陆习却说什么也不让我脱了,说什么晚上的别人又看不清,现在这天气,还是冷的。不准脱。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真的这样听他的话,没脱。路上,陆习跟我说了他和苏晃的关系,原来,是一起长大的表兄弟啊,说起苏晃仅仅比他大几天的时候,陆习那愤愤的语气,真可爱。

怪不得这么相似。不论血缘上的样子,还是一起长大相互潜移默化的脾气。

之后,苏晃偶尔会叫上陆习一起去玩,顺便都带了家属出席,而我就厚脸皮的担当了陆习的家属,反正相处久了,我和陆习还是满合拍的,再者两个灯泡总比一个灯泡要好吧,这是陆习的原话。所以每次我都跟上,对我我的出现,苏晃倒显得很平常,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样,每次都准备了双份的东西。和苏晃接触久了,我发现其实他对我很不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反正一切总是被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样子,甚至面对程绯的敌意,苏晃会帮衬着程绯,虽然看起来像是在损我,但正因为这样,程绯对于我的敌意倒是减少了很多,我自己想想也是,我这样一个灰姑娘,对于公主是构不成威胁的。王子,都是公主的。而我,这个灰姑娘,也许连骑士都没有。

和他们一起的时候,我总是更沉默了,无论陆习怎么逗,我都找不到说话的力气一样,我想光是看一眼苏晃,都花光了我所有的力气。有时候会觉得被人盯着的感觉,我却不敢顺着那目光看去。是苏晃或者程绯。我知道的,应该是程绯,约会时候出现不该出现的人搅和了气氛,总是令人不愉快的。

我想说,我不喜欢别人这样敌视。但是,我不会说。

慢慢以后,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原来,程绯不是公主。只是假的公主。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这么累的端着姿态装一个本不是自己的样子。平心而论,如果她不那么矫揉造作,她会更受欢迎的。不过的确,人家不需要更受欢迎,她已经够受欢迎的了。她真的很漂亮。现在的社会,没有背景没有地位没有财富,一张漂亮的脸蛋,就可以让你变成众人仰望的公主,当然你要有强大的内心,去配得上这样一个称号。

在假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好像又发现了一个秘密。

陆习提前跟我想让我陪他买点礼物,回家带着送人。我想,也好。陪了我一个假期的陆习,还是要走了么?我想在我心里,他已经很靠近我心底锁着的那个地方了。只是不确定,我怕伤害,不如不要给它机会。

我知道,陆习喜欢我。我说过我在这方面很敏感,但是这样一个我,是破碎的。我不懂陆习喜欢我哪里,很多时候,我会莫名其妙的流眼泪,他只是看着我,然后抱着我,就好像我真的委屈或难过那样,顺着我的背,像亲人,像恋人。

陆习会遇到珍惜他的温柔的公主,陆习像是骑士,永远懂得守护。公主和骑士在一起,公主会得到骑士的忠诚和所有的爱。多好。

在买礼物的路上,我和陆习沉默了很久。喧闹的人群就像被隔绝一样,我还是感受到满世界的寂静。转头四处张望,世态炎凉。

在街角,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在现在金钱充斥的年代,虽然不显得稀奇,但如果你在一条步行街上看到停着这样一辆占去了大半道路的车子的时候,你还是会多看几眼的 。只是一个瞥眼,我看到了程绯。她上了这辆车,我看不到车内的情况,只是那车子很快的离去了,在这样的人群密集的地方,能这样快的离去,这驾驶技术很不错啊我想。

“再看什么呢?”陆习凑过来顺着我的方向看,“你喜欢看车子?”陆习又打趣我,他知道的,我对车子不感兴趣,哪怕一辆黄金车子也不见得会闪下我的眼。我想他已经调整过来离别的情绪了,开始和我说话了。

“恩。”顿了顿,我又加了一句,“那么我们现在去买点吃的吧,我们这里的特色小吃蛮不错的。”和陆习久了以后,我和他在一起,我话变多了。

买了很多小零食,陆习是个很爱吃的人,却都不会胖的样子。我很羡慕他,虽然我不爱吃,但我始终徘徊在微胖界的边缘地带。

之后我就忘记了这个插曲。很快,我却不得不记起。那是在一家餐厅门口,程绯和一个中年男的站在门口,似乎起了争执,扬起的手似乎就快打下,这样的场合我是不该出现的,但是程绯是苏晃的女友,而我喜欢苏晃,那么我会保护我喜欢的人想要保护的一切,哪怕是他喜欢的女生。

“这位大叔,在一个店门口欺负一个小姑娘是不绅士的。”我试着不用颤抖的声音去伸张正义。之后想来,我确实不曾胆怯,而且彬彬有礼。

“你怎么在这里?!”如果当时我没有听错,程绯的语气里满是惊惶。

我歪着头看着天,难道我不该出现?

“小丫头片子,和我讲什么道理。这是我的家事,没你的事,一边呆去。”那中年男子很不耐的对我摆了摆手,明晃晃的三个金戒指有点吓到我,这是多露富,不怕被抢劫吗?

“家事?你是程绯的谁?你凭什么说我不能管?难道看着你打我朋友?”我应该理直气壮的。我很理直气壮。

“我是谁?我养的她,我供的她,你说我是谁!”说完一把扯过程绯,搂着她推门进了餐厅,程绯回头看了我一眼,只是那一眼,我却感觉到了程绯从一个公主跌落到泥土里的惊慌失措和悲哀。

我一直没太明白那个男的的话。或者说是不想明白他的话

之后,听说程绯自己主动和苏晃说要分手,苏晃表现的很平静,分手的过程,陆习跟我说了。

“我们分手吧”

“恩,好”

然后苏晃就这样转身走了。听说程绯一个人在大街上哭了很久,苏晃一眼都没回头,我该庆幸那不是自己?还是更看清残忍的伤害?程绯哪怕输也要输得漂亮,即使满脸泪光,还是那个漂亮的人儿。

在听说他们分手后的两天以后,我接到苏晃的电话,当时接起电话听到那声音,我差点摔手机了。

他叫我出去。原本想要叫上陆习的,我想我不习惯和他两个人相处。

但是,最后电话里,苏晃说,不要叫上陆习。

一路揣测着苏晃的意思,我显得慌张而又迷惘。

苏晃还是一脸的平静,我看不出他到底叫我出来是想干嘛,还是想说什么?就在我怀疑他纯粹的是分手了,突然觉得孤单想找个人陪陪而已的时候,苏晃说,“分手了,你知道程绯是别人包养的小三我一开始就知道,为什么不在乎吗?因为我根本不喜欢程绯,相互都是寂寞的人,一起陪伴而已,没有喜欢不喜欢更不是爱。第一次见你,就是那次你坐在饮品店,经过你身边,看到你的眼神,寂寞冰冷却又灼热逼人。之后与你相遇,我相信了一见钟情。”他的眼睛一直看着远方,而我看不到他的眼神,揣测不到他的情绪。他总是波澜不惊。

他不知道的是,就这样轻轻一段陈述,我的心里波涛汹涌,快将我淹没。那么贴近心里那个样子的人,告诉自己喜欢。多么惊涛骇浪啊。

就在我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苏晃低低的说了一句话,反问的语气,却那么笃定。“你知道,我和陆习、、、、一样吗?”

一样???他喜欢我????喜欢我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迟钝。我感受不到喜欢。或者说我害怕接受这样一见钟情的理由。我不敢去爱,我怕我的“尖牙利爪”一不小心会破坏了那个样子的美好。

可能真的只是一次梦吧。回家以后,我就想这是一个美梦,结局就是他喜欢我。

我是喜欢苏晃的,可怎么当时我拒绝了呢?

只是,我想,我们不合适。

时至今日,我才发觉,苏晃,在我心里他依旧日光倾城,却不是我的那个人。

年少时候心里那个王子的样子。我的影子爱人。

陆习,在临别的前一天,和我告白了,他还是那么喜欢抱着我对我说话,只是这一次的内容就四个字“我。喜。欢。你”一字一字,清晰无比的传入我的耳朵。陆习是个温暖的人,比苏晃更加的温暖。陆习一直在我身边,我最熟悉的拥抱,有着灼人的温度,就这样让我不再冰冷。我想不到拒绝的理由去拒绝他,我害怕把他变成像我这样冰冷的人。我只能慢慢推开他的胸膛,看着他,不说话。

陆习太温柔,太温暖。

孤单时候身边那个骑士的样子。我的影子爱人。

  第二天,陆习就走了。

留了一段话,

——第一次,你递给我的毛巾,上面有你的味道,干净而纯粹。我想不出对你表达任何表情。只是面无表情,我想象着你微笑的样子。

你从来不会只有你一个人的。至少,我永远会说,我在。

睡美人只有她的王子才能唤醒。可惜不是我,陪你到最后。你会很幸福的,祝福你。

真的喜欢你。

睡美人,我是吗?

陆习,这次我依旧相信你的话。

在我心上,有陆习的。

是一段过程一段青春。我的两个影子爱人。

我的他,会在未来。

爱他在不远不近的距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