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团购看寡头

我们知道经过2010年左右的百团大战后,团购市场上现在仅存两家企业:美团和糯米。在经济学上,用“寡头”来形容这种经济学现象。当某一产品或者服务的市场上只有少数几家企业时,这种现象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寡头”。

在完全竞争的市场上,单一企业的产品供应量不能够影响市场商品的价格,所以对于完全竞争市场上一个企业而言,该企业是价格的接受者,一个企业决定生产多少产品时,不用理会竞争对手的反应。

但是在寡头市场上并不是如上这个样子,寡头是商品价格的制定者,市场上一个企业的决策往往会考虑竞争对手做出的某些反应,而对手的某些反应可能又会使自己的决策并不一定最合理。

假如冰激凌市场上只有A和B两家企业,它们就是冰激凌市场上的“寡头”,每个冰激凌价格是4块钱,A,B生产一个冰激凌的边际成本是1块钱,每家各生产50个冰激凌,各盈利150块钱。A企业会想,如果我增加产量那么我就会占领市场,我若生产100个冰激凌,虽然价格会降到3块钱一根,但是我将会盈利200元,所以A快快乐乐的生产了100根冰激凌。但是B也会这么想,也会生产100根冰激凌,市场上现在冰激凌总数将为200,价格下降到了2块钱一根,最后A,B各盈利100块钱。

对于A,B两个企业来说,如果一家企业把另一家企业干掉,就会得到市场的全部利润,这就是今天互联网行业所说的胜者通吃,这种激励会使得两家企业为了争取市场,不断的增加自己的产量,降低价格,哪怕是短期内可能出现亏损。如果短期亏损能够换得未来的高回报,那么这些亏损也是值得的。所以,我们发现A,B两个企业会提高产量,并且打起价格战。冰激凌价格从4元变为3元,再变成2元,直到其中一家亏损倒闭为止。

我们可以从团购早起对用户的补贴可以看出,寡头的价格战是真实存在的,而在补贴大战中,死掉的团购网站不计其数。

聪明的你可能会发现,如果A,B两家企业合作并且达成一个共同决策来分配市场上的利润不是更理智么?事实告诉我们,如果想达成合作并不是想象的这么简单。如上例,A在决定生产100根冰激凌的时候不会想不到B的一些可能做法。经济学中有一个著名的现象:囚徒困境,我们根据A,B两家企业来看一下这个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中A,B的收益

如上图所示,Q代表产量,方框里的数字代表各自的利润,反斜线左面表示A的利润,右面表示B的利润。

可以看出,如果A,B都生产50根冰激凌,各自将盈利150元。而实际上A,B都生产100根冰激凌,利润各自为100元。

这是由于A,B的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因为A,B都不相信对方会生产50根冰激凌。假如我是A,当B生产50根时,我若生产50根则只盈利150元,若生产100根则盈利200元,而若B生产100根时,我生产100根和50根利润是一样的,既然我不知道B要生产多少根,那么我还是生产100根比较保险。同理,A也这么想。最后大家各自生产100根,各自盈利100元。可以看出,寡头各自的选择会最终归向一个稳定的点,本例中就是各自产量为100的点,而这个点就是“纳什均衡”。

我们现在知道,寡头的合作是困难的。但是,寡头的合作在一些特定的条件下是可能的。在多次博弈中寡头之间是可以合作的。如果A,B在冰激凌市场上一局定胜负,那么就会陷入囚徒困境。但是,当A,B发现自己没办法轻易把对方弄死的时候,他们就可能开始合作,共同分配市场上的利润。

例如,现在美团和糯米很少打价格战,并且各自优惠也越来越少,因为多次较量后,他们发现相安无事是当前最明智的作为。合作的更进一步的可能就是收购,例如美团收购点评,外界更有传言,美团可能和糯米合并。

现在,百度和美团又开始在新的战场上博弈,那就是“外卖”,而外卖市场的情形和团购基本一样。除此之外,两家在支付领域也是竞争关系,而支付领域还有两个巨无霸,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各家都在跑马圈地,打造一个交易闭环,加固壁垒,增加用户粘性,看样子寡头的时间还要持续很长,而我们消费者将继续坐收渔翁之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