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我又病了,躺在床上,头疼欲裂。记不得这个月是第二次或是第三次。昨晚凌晨两点醒来,半梦半醒过了后半夜,然后早上七点起来上班,下午和妈妈,弟弟带父亲去看病。一整天都像是有一根线牵扯着我,欲断未断。困,眼睛想闭上,却又睡不着。下午坐车带爸爸去看病,妈妈晕车,车窗都开着,风呼呼往后座吹。开车的帅哥穿了短袖,我把棉外套脱下来挡着风。果不其然,晚上回家,我又感冒了,头疼,什么都吃不下。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和老王谈起老爸的病。我说以后我老了,像爸爸一样老年痴呆,老年抑郁,你就把我买的阿普唑仑或是左匹克隆给我吃上一盒,我就舒服地去了,我绝对不恨你。他正在往嘴里扒饭,穿着刚买的紫红色的短袖,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他吞下嘴里的饭,咧嘴笑了,说儿子不会同意的,要怨恨我的。我说你不说,谁知道。

我不怨谁,要怨就怨自己吧。久病床前无孝子,真的不是说说而已,无法感同身受。我常常生病,希望得到很多的关怀和爱。可是即便是老公,天天看着这一副病兮兮的样子,生不能生,活不能好好活,谁又能受得了呢?所以我不怨谁。

生而为人,甚是辛苦。我从小爱生病,童年在我没有欢乐而言。十几岁上初中开始失眠,家里人都没觉得是病,自己也无知。不敢一个人睡觉,恐高,不敢看恐怖片。九十年代的时候,在乡下没人觉得那是病。当我真的觉得自己病了的时候,我已经快四十了。整夜睡不着,一夜一夜,一年一年,人瘦得象吸毒鬼一般。感觉人都要疯了,生不如死。没办法好好工作,好好生活。看过了我们市里面所有的医院,直到最后我对所有的医生都失去了信心,唯一的只想到死。

后来终于知道自己是什么病,抑郁'焦虑,到现在每天吃药,没法断掉。我是要吃到死吗?人终究还是要走向死亡,我活着的意义何在?为了父母,孩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