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樱花啊

我和樱花无缘,也有缘。

它总是开在我的身后。

小时候在高东住了那么久,也从未见过一枝。自从离开高东之后,镇上规划了一条樱花道,树苗长大后,蔚然成群,成片,如今已成为每年春天的盛景。

后来曾经去逛过一次,感觉人有点多,或者是这个樱花品种的原因,没法爱上它。

我衷心感谢想到要在高东种植樱花的那个人。他把我朝思暮想的故乡变美了。

然后轮到了同济大学,自从我毕业之后,那个学校的美女越来越多,美食越来越丰富,然后更过分的是同济的樱花也成了出名的风景。

我一次也没回去看过同济的樱花,原因我也不知道,因为懒么,也不是。我觉得。那是因为它没有开在一个正确的时间点。

我不能回头看,回头看就会变成石头。

它不属于我的记忆,不属于我的时空,纵使它千般万般好,也不是我的。

樱花就是我背后的东西,在我离开的身后,我看不到的故乡,在我投下的巨大苍白的影子里。

若不是野狸君的拜访,我也会完美错过隔壁巷弄的这一株。

故事是这样的,我邀请了Frank(野狸君)几次来喝咖啡,好事多磨,他前两次可能都有事。三月之末,他乘兴而来,并兴奋地告我小区的樱花真不错。

我懒懒地说,是哦。

他走的时候,下着小雨,忘了带包,我拿包出去,在巷弄里转悠的时候看到了那颗,而那颗并非我经常看到的另外形似夹竹桃的这颗。

我说:是哦!真的是哦。

要不是野狸君,我肯定会和它完美错过的。

这颗等于是开在我的隔壁巷弄里,虽然很容易发现,也很容易找到。但是对于平行时空的人来讲,就是不会看到,也不会目击。

而今,不管怎么样,我走到了树下。

粉红色,不,是更淡的粉白色,无比绚烂地开放着,像一只开屏的、粉白色的孔雀。空气静止了,一切都静止了,犹如进入了二次元的世界。

其后,我就把它作为了景点,带着友人去观赏。树下有两位中年人,其中一位说要在这里卖门票云云,我和他们寒暄着,却隐隐不喜。

凌晨4点半的时候,我想,趁现在四下无人,和它来个约会吧。

走到树下时候,看到了夜幕下的它,无声,从容,像粉色水彩点点落在黑夜的画布上。

夜晚的樱花是它的灵魂,没有了白天的喧哗,换了清冷但艳丽之极的容貌。

可惜,隔壁楼下好像有中年妇人在走动,我怕吵到她,或是她吵到我,我只好先撤了。

樱花虽然和昙花一样,都是短短的一瞬,但它的花期要长的多。

在樱花盛开的季节,空气也变得浮夸,我看到风儿吹拂着花瓣,把它播送到了小区的各个角落。花瓣轻柔之极,像是一个个奔跑的信使。

樱花不再是我永远错过的情人,今年开始我就和它经常约会。

但总是不及第一眼看到的,惊心动魄的美丽,以及第一次看到的,那种晚上的盛况。

夜晚的樱花是它的灵魂。

我也忘不了见到你的第一次,雪姿的颜。

每一次想你,总是想到和你第一次的对谈。你的思想,就像夜晚的樱花。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