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了口气,还是想你

说好余生相伴,却又一人先走,下次和你见面,你还是我的。

一直以为你没离开过

    他走了两年,头也不回地走,潇潇洒洒有种独自闯荡江湖的大侠风范,他身后的红墙青瓦没变过,爬山虎依旧夏天布满窗前,秋天随风萧瑟而去。

 伤感的总是恋恋不舍留下的人,听到四合院里几个孩子用稚嫩的声音背着“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那是他曾经最喜欢用来哄孩子的一首诗,她飞奔出房间,看看嬉闹的孩子,看看无人打理遮住阳光的爬山虎,看看阳光下有些刺眼的红色围墙,仿佛上一秒他真实地回来过,就站在院子中央,可又怎么也找不到他。

   “和洒出去的水一样,被太阳晒得不见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她解下围裙,喃喃自语,进屋拿起桌上早就装满东西的竹篮,出门前照照镜子,捋顺耳边的碎发,想了想还是仔仔细细给自己画了眉。

       正午的太阳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她才顾不上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心心念念的是他,一直想见的是他。

  “快了,就快找到他了,看我怎么收拾这个没良心的,那么潇洒的丢下我一个人走。”她一脸严肃,恨不得把他揪出来,狠狠扇他一耳光,终于,她在一座坟前停下了。“哇!”一声,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像被抢走了玩具的孩子,哭声里满是委屈和无助。

粥凉了,我还在等你

     她原本就纤瘦,如今只能用单薄来形容,三年前的衬衣宽松得能装下两个她。这三年,每一分每一秒对她都是煎熬,她无法忘记得知航班事故的那一刻,自己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黑色,好像她的整个世界都被摧毁了。

    哪里是度日如年,真的是度秒如年,不知道是什么信念支撑着她撑过那段时间,没有一刻不盼着那场事故只是一个愚人节玩笑,他还好好的,安然地回到了她的身边。

     他还答应了她一起在满是樱花的小路上散步,她捡起一朵落下的樱花,抹去眼角的泪,望向天空,只要她愿意等,他一定会回来。思念成疾曾经只在小说中看到过,苦苦相念心上人终于也抑郁而终,可现在的她,真的患上了中了“思念”的毒,解药只有他。

      她想看海,她想和他有个孩子,她想给他买帅气的西服,她把他的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她照顾着他的花草和猫,她一次次在梦中与他相遇,却总在将要拥抱的时候,他又消失了。

      现实太残忍,她到底该去哪儿才能与他相见。昨晚,她又做了他爱喝的粥,餐桌上还是两个碗,看看时钟,粥都凉了,他还没回来。

没你怎么吃团圆饭

     冬日的水很冷吧,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水中,他从死神手里夺回了两个孩子的生命,却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死神,选择与死神并肩同行。她常常站在水边,像丢了魂一样死死盯着那水面,他就是在那里救了两个孩子,激起无数水花都为他落泪。

        怎能不难过,那是她深爱的他,那是她两个孩子的父亲。她满面泪水,红肿着双眼,紧紧裹着那件他跳入水中前还穿着的黑色外套,上面还有他的味道,也还有他的温度,裹紧些,像被他拥在怀中,奢望着下一秒他就推开门,说:“我回来了。”

        遗孀这个词听起来就伤感,整理着他的遗物,她鼻头一酸,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打转,东西不多更不贵重,可在她手里显得那么沉重,这些东西承载了太多的经历和感情,沉甸甸的思念让她如视珍宝。她说,她接他回家了,她会替他保管好每一件东西,给孩子们讲他是如何英俊潇洒,如何疼爱她们,如何勇敢,如何感动了无数人。

       多年后,也许会有另一个人感动全城,很多人也不再提起关于他的事情,但是在她心里,他永远都是她的英雄,一个保护着她也保护着更多人的英雄,只是遗憾,那顿团圆饭再也没办法一起吃。

        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大概他们只是穿越了时空,开始了更漫长的旅程,未来的某一天,希望他们还会相见,在森林、在草原、在海边、在街角那家小面馆.......只要不是在梦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