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巴,你在天堂还好吗?

       泥巴,你离开我们整整十二年了,昨天偶然翻到了你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想你啦!

      十二年前的秋天,弟弟把刚刚满月不久的你带回家,从小就害怕各种小动物的我,看着你滴溜溜、水汪汪的眼睛,竟有种莫名的喜欢,只是不敢太接近,在弟弟饲养的这段时间里,我也慢慢的敢靠近你,给你喂狗粮啦。弟弟因工作原因要外派,打算把你送人时,我立马提出愿意接下饲养你的任务。于是,你成了我的小宝,而五岁的女儿鑫宝是你最好的伙伴,你的名字也是她取的,她说你的毛色黄黄的,就像屋顶花园里的黄泥巴一样。

       你们一起爬楼梯,你的小短腿搭不到台阶,鑫宝会拉着你的前腿,把你拖上楼;你们一起分享面包,鑫宝把面包撕成小片,你一片她一片,一人一狗吃的津津有味;你的狗粮一颗一颗,鑫宝把你粮食摆成一条长长的“S”行,看你扭着小屁股一颗颗吃干净,她在一旁乐得哈哈大笑,而你会抬头瞪着纯净的眼睛无辜的望着她,不满意的“哇呜”两声。

       我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上楼看你,卫生间里的旧澡盆是你小小的窝,里面用旧棉袄和毛巾垫了好几层。才两个月的你太弱小,除了鑫宝带着你玩的时候,一般都呆在窝里不出来。

       我还是不敢抱你、不敢碰你,每次给你打扫小窝,就会要你自己走出来,你居然能听懂我的指令,自己慢慢地爬出小窝,然后乖乖地呆在一旁看我清理脏物。清理完让你进去的时候,你会在我脚边舔一舔,再爬进小窝惬意地躺下,似乎是满意我的服务。

       在养了你近两个月的日子后,因为害怕你带来寄生虫和疾病,决定带你去打疫苗。那天,天空阴沉沉的,还飘着一些稀稀落落的雨丝,不敢抱你的我,让你自己钻进纸袋里,然后提着你一路走到宠物医院。在路上我不停地向你解释你为什么要打疫苗,而你安静地听我说,也不似平时那么爱扭来扭去。在打针的时候,你不吵不闹很是配合医生,真是一只乖狗狗。也许刚打完疫苗,你回到家有点恹恹的提不起精神,鑫宝和你玩最喜欢的皮球,也没有太多兴致,我给你喂了一些水和狗粮后,让你自己在窝里休息。晚上睡觉前习惯性去看你,发现你开始拉肚子了,赶紧电话联系医生,然后拿出纸袋,你很懂事的硬撑着爬进袋子里。急匆匆把你送到宠物医院,医生给你挂上点滴,晚上还让你住在了那里。第二天早上去看你时,竟都不能好好站立,很是心疼!医生说:三个多月的小狗得病比较麻烦,而你是刚打完疫苗,死亡率会更高,他只能尽力。

        虽然,我们全力救治,一个星期后,终究没能留住,你还是走了!

       在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能开口说“泥巴”,那样眼泪会不自主地往下落 。大家都劝说:你尽力了!可还是很自责没有照顾好你, 也许等你再长大一点去打疫苗就好了;也许不选在那个下雨的天就好了;也许......

       太多的可能已成为过去,会瞪着滴溜溜眼珠围着转的小可爱已经失去了, 鑫宝红着眼睛对我说:“妈妈,我不要泥巴去天上,我要它和我玩!” 原以为那天给你照相,只是我们美好生活的开始,没想竟成永远,只是让我留下你来过的印记 。你是我唯一养过的宠物,曾想着等你打完疫苗,我们再好好相处一段时间,我应该会有勇气去拥抱你,可是你都来不及给我机会就急匆匆地离开。

       泥巴,你去天堂那么久了,鑫宝已经长成了近170cm的大美女,而你有没有好好吃东西,有没有经常运动?有没有成为最帅气的德牧?有没有想我们?我很想你!我想抱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