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国庆前夕,我遇见一个流浪的女人。

说起流浪,我想起了三毛。一个是《三毛流浪记》的主人公三毛,一个是更为大家所熟知的作家三毛。

三毛离开家乡,和老公荷西一起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扎根生活,与作家三毛不同的是,这个女人身边只有一个七岁左右的小男孩相伴。

在公园里,我看见她一手牵着儿子的小手,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对折起来简易轻便的黄色海绵垫子。那垫子看上去不是很干净,也没有放进大袋子里,只是随意在她手里拿着。

我能想象他们走到一个地方,把垫子打开,就可以随便在公园或者地下通道里睡觉休息过夜。

其实,我第一次见到这对母子,是在三环的地下通道里。

这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正在背对行人,面对通道两侧的墙壁席地而坐练盘腿功。她把两只手放在膝盖上,耳边没有音乐,只有数不清的车子经过的声音。

男孩子坐在她身边,乖乖地自己低头玩耍。他们日常生活所用的必需物品,就随便摆放在这对母子身体周围的地上。

头顶川流不息的车,地下通道里来来往往的行人们投来异样的眼光,都不会干扰她身处于嘈杂环境中,内心淡定练功的清静。朴素的外表下,那盘腿而坐的背影泰然自若。

这次在公园里,她和儿子从我身边匆匆走过,她穿的还是上次那件深绿色的上衣。我只记得这对母子我在几天以前见过,就是地下通道见过的那两个人。

他俩就那样安静地从我身边走过,却不是路边常见的情景:为小孩子不懂事,生活无着焦躁的女人,对孩子胡乱发一通脾气。对此,想要一样东西得不到满足的孩子哭闹的声音更大,大人与孩子的心情都是一团乱麻……

我没有听到一句她大声训斥孩子的话,引得孩子哇哇大哭。相反,那小男孩的脸上还带着开心的笑容,似乎没有因为生活的颠沛流离,而影响到他的心情。

总有这样一种感觉,他俩只是偶尔流浪,她那种不急不慌的平静,像是和老公吵架闹别扭离家出走的女人。

没有老公的日子,再不用为他晚归胡思乱想辗转难眠,但毕竟他们经历过那段新婚燕尔甜蜜相处的时光,再加上带着孩子这样漂泊流浪,难免会有诸多忧伤。

但她和别的流浪者不一样。且不说头发蓬乱衣服破旧眼神怪异的流浪汉,有的女人只是衣服脏样式土并没有破洞,也没有自顾自说着别人听不懂的疯话,就能于无声之中,从衣着眼神看出她的局促辛苦和紧张。

我不知道这个淡定女子的故事,我只知道,并不是世人以为她无所适从,她就真的只有凄风苦雨,没有悠然自得的瞬间。

虽说金钱能买到很多享受和骄傲,令我们普通人深感艳羡,我们偶尔的奢侈,竟是人家平淡的日常。但内心能感知和获取简单快乐的能力,并不是靠拥有多少世俗的物质来衡量。

或许,流浪的人心中并不一定每时每刻都是穷苦和悲伤,就像有车有房成双成对的人们,也不一定时时刻刻都幸福愉快一样。

这湖面上有黄色的小船,还飘零着黄色的落叶,船上那个陌生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低头玩手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季的黑夜总是那么的热闹 而我在这嘈杂的夜晚遇见了你 我是一个被上帝遗忘的孩子 而你却是给予我幸运的人 你总是小心...
    曙愿阅读 123评论 0 1
  • 我总是觉得二爷能和班内的任何人发生心电感应。 每次当人们在上课时做鬼脸、开小会或者意淫他者的时候都会被二爷及时点出...
    秦三十二阅读 136评论 0 1
  • 企业上云当前已经是大势所趋,对于企业来说,你选择上云,是盲目跟风还是深思熟虑?你的企业为什么要选择上云?你真的考虑...
    共享人才平台阅读 9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