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从我的世界路过》

  季凌辰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就看见苏夏,初秋的天气,她穿了件大衣,头上戴着帽子,整个人显得不伦不类。

  他英挺的眉头微蹙,嘴角紧抿成一条冷峻的线。

  苏夏抬头,发现了季凌辰,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季凌辰,快吃饭吧。”她笑着打开保温桶。

  季凌辰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三年了,你演得不腻吗?”

  苏夏脸上的微笑瞬间顿住,那种寒冷的感觉再次出现,她浑身都打着颤。

  可不过一瞬,她又重新笑了起来。

  季凌辰冷笑一声,他早知道不管他怎么对她,她永远都能笑得出来。

  一看见她脸上那种若无其事的虚伪笑容,季凌辰就觉得恶心。

  片刻后,苏夏才重新颤抖着手把饭布置好。

  “吃饭吧……”

  季凌辰强忍着不耐,一吃完东西就开始赶她走。

  “苏小姐,你可以回去了。”

  他叫她苏小姐…

  三年了,他连叫她的名字都不愿意。

 

  苏夏眼神微黯,她没有去纠正他的说法,而是伸手去收拾桌上的饭盒。

  “你今晚记得早点回家。”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们……。”

  季凌辰的脸色沉得十分难看,他瞥了苏夏一眼,寒冷的眸子仿佛结了一层冰。还没等她说完,他就很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


  “我当然不会忘记,不用你提醒。”

  苏夏低垂的眼中乍然出现一丝真心的欢喜,他竟然记得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她不由露出一个带着酒窝的笑:“我很开心你记得。”

  他忽然冷笑着摇了摇头。

  “苏夏,你也配开心?”

  说罢,他转身就走。

  苏夏的笑僵在脸上,紧攥着饭盒的手发紧,瘦得骨节分明。

  她不想笑,可笑容仿佛已经成了她的面具,上扬的嘴角不断颤抖,假的让人难过。

  眼前天旋地转,她也摇摇欲坠。

  真的好冷,冷得她好想哭,但是她的眼眶却干涩无比,只有笑容还待在脸上。

  她从来就不觉得开心。

  这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苏夏回过神来,手机上显示是“梁医生”,她按下挂断。

  走出季氏大楼,苏夏摘下帽子,湿透了的头发落在肩上。

  手机又震动起来,她点开短信,都是来自梁医生。

  “小夏,你今天怎么没来复诊?如果有事的话,我们可以明天见面聊聊天。”

  “今天有好好吃药吗?”

  看着这些小心翼翼的短信,苏夏自嘲地笑笑。

  她这个人,好像光是活着就是对所有人的折磨。

  第二章 笑容的面具

  夜色深沉,偌大的屋子只有墙上时钟指针走动的声音。

  苏夏面前的一桌菜早已冷掉。

  她缓缓起身,将冷掉的饭菜倒掉,又一个人默默把桌子收拾好。

  进屋看见镜子的瞬间,苏夏才发现,她脸上全是虚假的笑。

  面具戴得太久,原来早就摘不下来了。

  落地窗边的透明玻璃瓶中装着六只彩色千纸鹤,苏夏又折了一只粉色的放进去,是第七只。

  也是她认识季凌辰的第七年。

  季凌辰不知道的是,今天不仅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也是苏夏的生日。

  苏夏抱着双腿,蜷缩在玻璃窗前。

  看着窗外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有那么一瞬她在想,从这里跳下去的话,应该不会很痛吧。

  她打开手机,微信里联系人少的可怜。

  点进朋友圈,里面刚刚发布的两张照片让她的视线凝固了。

  照片上任谁看都是幸福的两家人,笑容灿烂。

  好笑的是,一张照片上的丈夫和另一张上的妻子,才是一对真正的夫妻。

  他们明明是夫妻,却有着各自的“家庭”。而她,明明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却形同陌路。

  不要说是她的生日,从小到大,就连生病他们也没来看过她。

  唯一会给她过生日的爷爷,在几年前永远离开了她。

  偌大一个世界,再无人记挂她。

  她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床上,这一次,即便是吃了药,她也睡不着了。

  天亮后,苏夏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又做好了饭。

  季氏总裁办公室门口。

  苏夏这一次却被助理宋涵拦下了:“夫人,总裁现在有事不便见客,您先回去吧。”

  他的态度十分强硬,苏夏顿时脸色煞白。

  契约上写得十分清楚,季凌辰要每天和她吃午饭。

  昨天,他没回家。现在,他也要对她食言了吗?

  苏夏的心蓦然空了一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