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了30多年的烟说戒就戒了:对中医事业无限执着的张明锐

2015年9月9日下午2点,熙熙攘攘的北京站出站口。

 

一个中年男人,上身亚麻布的唐装,高度近视的眼镜,蓬乱的头发,急匆匆的从人群中走出来。

 

我一眼就看到了他——张明锐。

他来北京是给母亲看病的。

母亲病了半个月,从老家到北京,看了几个医院,做了很多检查,一直不能确诊是什么病。

我请明锐大哥来京,看看能否开个方子,在中医上下点功夫,补补身体提高免疫力。

 

张明锐,从我还尿炕的时候就已经认识的哥哥,一直关照我,在心里隐约的依靠。

他像一个老母鸡一样,张开翅膀可以罩着我。

直到现在,有什么事情,只要有他,我就心里有底。

 

他对对中医有着无限的执着。这个我是从网站里学生的留言了解到的。我经常在网上搜集他的信息,就在刚才,我还下载了他在百度文库里的简介,发给一个要找他看病的朋友。

 

张明锐,男,出生 1969.7.29,汉族,一九九 七年毕业于内蒙古蒙古医 学院中蒙医系,本科学历, 副教授, 中华中医药学会名 医学术研究分会常委。 任教 于各家学说教研室, 执教中 医本科专业《中医各家学 说》 、 《中医学史》 、 《大学语 文》 等课程。 潜心于阴阳五行及周易的基础理论的探讨, 注重临床各家学术特点的探讨和金元明 时期中医学术特点的研究。 先后发表《从郁热论治过敏性鼻炎》《中医学派及医家学术思 、 想是构建各家学说的基本范畴》 、 《五行生克制化规律临证体会》 、 《李 凤翔痿证治疗经验》《小儿水肿刍议》等学术论文; 、 参与中国中医科学院: “民国时期中医文献资源调查与研究”和 “文化部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中华古籍特藏保护计划: 中华医藏》 《 编纂调研与遴选” (财政部中央直属科研院所自主科研项目) 出版著作 《新中国 60 年中医图书总目》 (人民卫生出版社) 、 《李 凤翔临证经验》 (学苑出版社)《校注吴氏医验录》 、 (中国中医药出版 社)《百一选方治验实录》 、 (人民卫生出版社)《中医学》 、 (内蒙古大 学出版社) 。

 

他很执着,尤其是对中医。

从高中的时候就能感觉到。

高中的时候,我一看高考无望,就选择了当兵曲线救国。

他是一门心思考大学,学医。

不达目的不罢休。在经历了几年的连续拼搏后,终于有了医学深造的机会。

 

他医术确实不错。

他自己开的诊室,每次都有许多人排队。

开始我还不相信,直到有次一个武装部的政委打电话给我,说是单位着急有事,能不能加个塞,我给他打电话,才知道,这个家伙确实忙。他的爱人也是中医,博士,在省城顶级的中医医院医生,遇到疑难问题问他。

他的朋友很多,每次到北京来的时候,许多人都跟着过来,电话不断,基本上还是看病的多。

他见过的病例多。每年带着学生下乡义诊,每年要接触上万名患者,见过的病例上万,所以他有发言权。

岳母患有美尼尔综合症,一着急或者情绪变化,有时累着,就天旋地转,眩晕,我们想了很多办法,去了很多医院,但都不能根治。后来无意中问他,他说用仙鹤草试试,我查了电脑,确实有效果,通过这一件事,可以看出,他读的书多。

 

99年的时候,我戒了一次烟,刚开始戒烟的第一个月,总是咳,止不住的咳,看了医生吃了药不见好。

我们打电话,听见我不停的咳,他问怎么了。我说一个多月了,都快把心咳出来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总不见好。

他问我,是不是戒烟了?

我说是。

他让我记几个药名,去药店买了吃,果然很快就好了。

 

有一次,老大发烧不止,又拉又吐,我和爱人很着急,带着孩子去了妇幼医院,但已经下班,排队的人很多,实在是没有办法,给他打了个电话,结果20元钱的药一次搞定。

现在家里孩子,一有症状。电话一说,他给的方子不超过10元钱,都很有效。成了我们一家的精神依托。

他很仗义,我们在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他特别成熟。我也很早熟,那个时候12岁就离家到外地上学住宿,那个时候还尿床。

 

他看的书多,他家里的书很多,很多都是旧书。估计也只有他还能看进去。

他很粗心,对什么都不在意,除了中医以外。

 

他编写教材,即使出差在外面也是不忘记看书。

一次去韩国讲学,在北京的出租车上把箱子丢了。直到要登机才想起来。好在证件随身带着,后来人家韩国那边专门买了箱子。

 

他很能讲,并且很有语境,绝对有画面感。他讲故事,可以把故事讲的生动。记得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周末,我跟他回他家,晚上越来越黑,他指着山头告诉我,我非常害怕,到现在还有印象。

爱人很固执,喜欢听大哥讲话,特别是讲故事。

很多,许多学生很敬佩,喜欢听他的课,走廊里都站满了人。

他很有文采,衣袂飘飘接山势,到现在记忆犹新。马上想到了草原,那一直刮个不停的风,他的宽大的亚麻布的长衫。

最近的一首诗,是他在微信上发给我的,他在花园边休息,一个学生偷拍。他在朋友圈里发现后,赋诗一首。

夕阳闲坐意无求,一缕清风被谁偷?古原无人量昏晓,竟将先生计春秋!

偶见截画,写七绝回敬偷拍君。

 

 

 

接到他的时候,我手里拿着烟。

那个时候我是烟不离手。每天至少一包。

母亲生病,那种焦虑那种纠结身心疲惫,更是不能离开烟。

 

他当时说什么我忘了,反正意思就说,把烟戒了吧!

 

我想到了母亲,抽了一辈子烟,虽然这次病情与烟没有直接关系,但现在已经不能抽烟了。

我 也陪着母亲不抽了,也是给明锐大哥一个交代。

 

当时我就把盒里还剩下的烟都塞到了地铁门口的垃圾桶里。

直达现在也没有抽,虽然母亲身体状况好了后又忍不住吸烟,但我一直坚持没有再碰烟,为的是给大哥一个交代,一个承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