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无处安放的期待

      有过一段时间,疯狂的依赖午夜电台的情感档节目,那里有无关于己的情动故事,有翻来覆去的辗转琢磨,有零零碎碎的故去记忆。在午夜电台里,有无数种情绪像拧开汽水瓶盖那样“呲”的一下,冒着泡从身体里释放出来。生活变得简单而具体,变得可述,可抚。

      我有过一次拨打午夜电台的经历,电话编辑和主持的人应答方式以及语气像隔着一重玻璃门的拣选者和备选对象。后者平静,礼数周到,还乐于维持自己大方得体的基本状貌;前者死寂,疲于应对,不稀罕处置几个半夜不眠的孤独患者。

     后来,学习这类节目的流程,剖开了讲,每一个部分都是内行眼里的套路。

         倾诉,是一旦拥有平台就势如决堤,不可阻拦的动势。这忽然令我觉得自己所掩藏,不可轻易对人合盘脱口的秘密,变得懒惰又廉价。

          严格来讲,每个人都有情感切口,一旦涨裂,会需要一次清理,包扎,缝合的过程等待。每一段情感的始终如同化溃烂为愈合的交叠,每一个午夜寂寞的患者,是拣选者自己的溃烂,尝试手术前的麻醉和消毒。

         就像我自己,听惯了那么多寂寞的吞吐之后,忽而惶恐,这城市的男男女女,是周而复始地重复着身体上的能动反应和心里空缺安放的期望落空。

……

……

          寂寞,是无处落脚的期望。期待未来太好,期望对方太多,期许自己太少。

       而如果生活总要一个豁口解放这些期望,我还是愿意告知正受苦无间的你,拗不过天性,不如就进入天性,浑其自然。

                                                   ——by 簧小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