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里等了你十年(中)

我刚进家老妈就絮絮叨叨的不停和我告状,诉说媳妇如何败家,花起钱来大手大脚不会过日子不说,剩菜一律不吃,又爱睡懒觉,平常自己房间都不打扫等等。我没顾上解释,就直奔我们卧室,果然,媳妇一个人委屈的躺在床上,把头蒙在被子里,看见我回来吃了一惊,赶紧挣扎着要坐起来。随后,媳妇也和我哭诉在家的各种委屈:爸妈不会换着花样做饭就算了,还整天只知道买些白菜土豆的便宜货,而且是每天都翻来覆去的就知道炒这两种菜,都快吃吐了,每天剩的菜渣还要作为下一顿的菜继续吃,媳妇自己掏腰包买了点水果零食就被妈妈数落了好几天。

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的妈妈我是知道的,她和爸爸都是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人,吃饭也是特省,我们如果不回来她和爸爸就几乎不买菜吃,粗糙的过了大半辈子的人让过他们换着花样做饭也是难为他们了。除了这些,我的妈妈还有些强势,平常在家里爸爸老实巴交,各种需要出头做交涉的工作都是妈妈自己去的,就养成了她强势的习惯,总是得理不饶人。

我媳妇吧,确实是家庭环境优越,从来也没有这样省吃俭用过,就算是我们在外地打工,我也都是想各种办法请媳妇吃各种好吃的,而零食水果什么的,也都是从来都没有断过。

有人说:婚姻最好还是门当户对,因为两个人的结合其实是两个家族的结合,背后的各种差异都需要慢慢的适应和磨合。如果是原生家庭环境相差极大,磨合起来无疑十分痛苦。

而我和媳妇的原生家庭差距是很大的,我就是典型的凤凰男,而媳妇则是小康之家的幸福女孩,两家的生活水平本身就存在差距,即便我家逢年过节改善生活的伙食都不一定如媳妇家的日常饮食,所以其实我的父母已经拿远高于日常水平的规格招待媳妇了,但媳妇还是觉得清苦。而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爸妈的待人接物和沟通技巧和媳妇父母家比起来也是有很大差距的,我的爸妈羞于表达爱,说话又没有技巧,而且在这个年龄,总以为人生阅历丰富想要指导别人的生活,而到媳妇这里的感受则就是横加干预了。

父母有他们的缺点,可是我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纠正,再说即使有时间,父母也往往以自己年长有经验而不接受,以为我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而媳妇嘛,又是特殊时期,本身孕期的激素分泌就不同于平常时候,又脱离了工作环境情绪没有一个排泄的出口而极易抑郁,权衡利弊,我只得求助媳妇爸妈家,谎称媳妇想念二老想回去暂住段时间,她们爽快的答应了。

安顿好媳妇,我再次来到了省城的出租屋,继续找合适的厂房,这次却很顺利,几天后,果真有处经济实惠的小厂房被我找到了,我欣喜若狂,马上马不停蹄的订了一些机器,有东拼西凑的到处拉人,总算是小厂可以开始运营了。

然而,第一批产品并不顺利,残次品超多,我急的睡不着觉,头发开始大把大把的掉, 有时睡一觉醒来发现枕头上全是掉落的头发。终于,经过不断的调试机器和反复追求每一个环节,我们也能正常投入使用了,我总算舒了口气。

可生产出来卖给谁呢,这又是当时的一大难题。为了节约成本,我把产品印了画册,亲自去当时的几大批发市场对别的商户推销,她们都有总己的客户群,卖沙发也需要配茶几 ,我提供给他们低价,他们可以自己掌握卖出的价格。

就这样,我的小作坊慢慢上了轨道。中间,我抽空回去看了看媳妇,除了对我不能陪她有点怨言,其他都挺好的。

赶上农村也流行买家具的时代,我们的钢化玻璃茶几和餐桌都很受欢迎,虽然订单不太多,但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我也忙着招聘新员工,想把小厂进一步扩大。

而媳妇也渐渐到了预产期,生了个白胖闺女,虽然老家都有点重男轻女,但是第一次当爸爸,我很激动,抱着女儿就知道傻傻的看,话都说不囫囵了,不过我的爸妈盼孙心切,看到是个女孩还是有些失望的,尤其是妈妈,总爱和别人攀比,听到亲戚邻居谁家生了男孩总爱在我们面前絮絮叨叨的重复。

本来媳妇也就各种委屈,月子里别人都鸡汤鱼汤猪蹄汤的喝个不断,可我妈只舍得熬稀饭最好也就是做个鸡蛋汤,菜虽然比着以前丰富了些但却做得味道极差,但是色泽让人没有食欲,这些媳妇只是有时候趁家里没人小声和我嘟嚷几句。最让人无语的事关于带宝宝的争执,老妈对于宝宝的认知还停留在她当年有宝宝的时代,非要求我们给她穿的厚厚的把包被捆得像个大粽子,也不知道和宝宝交流,固执的认为小宝宝啥都不懂,三个月前都没有听力……,这些和一直关注最新育儿知识的我们相差极大,从省城回来时我还专门跑去最大的书店买了许多孩子早教的书籍。别说都已经生下来三个月了,就是怀孕到三个月以后,小宝宝都有听力了。妈妈还不许我们给宝宝洗澡,这怎么行,不光要洗,一天都甚至要洗两次。

为着宝宝的种种,我们和妈妈有不少分歧,我也被耗在了家里,厂子正是忙得手脚并用,一个月的月子期,我可等不了,于是,只好又请丈母娘过来,帮我们一把。

丈母娘如约前来,再次解了燃眉之急,我腾出身来回到小厂子里继续忙活。

满月后考虑到各种情况,我在厂子附近租了个一室一厅,把媳妇和宝宝一起接了来,一家人终于在省城团聚了,每日娇妻娇儿在侧的感觉太好了,我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精神满满。

可是没多久,我却发现,我和媳妇之间,出现了问题。

具体就是现在厂子的效益虽然不错,可是到手头的资金却依旧很有限,因为想扩大规模大部分的钱又被投资到购买设备聘请人员上,所以,日子过的其实还是紧巴巴的,这对于媳妇来说,是个大的挑战,因为她自从工作以来的这么多年就都是月光族,从来都是挣多少花多少,没有受过缺钱的苦。这又新添了宝宝,城市里又比老家发达些,各种诱惑人去消费的项目眼花缭乱,所以缺口更大了。

其实说到消费,她也并未买什么大的物品,单单是吃,各种花样的吃,我们的资金就已经捉襟见肘了。所以说,媳妇算是不会理财,真的不会,刚结完婚时我们是各花各的钱,我总是各种省吃俭用把自己挣得那份尽可能的攒下来,媳妇则是月月都需要救济,挣的钱过半个月就被挥霍一空,去几趟菜市场就没了。

婚结的着急,以前并未细想过这些,现在再思量,发现确实是很不好。

人常说:贫贱夫妻百事哀,说得就是我们这种吧,别人干什么都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加上媳妇自己一个人带宝宝,她觉得很辛苦,所以,在我回家的时候,本该欢声笑语的一家人却怨声载道,媳妇抱怨带孩子辛苦,日子过的苦,而我,忙碌了一整天回家整天听到这些,也开始慢慢不悦起来。

本来嘛,带孩子辛苦这也没办法,在老家我妈妈倒是能分担一些,但媳妇你和妈妈处不来啊。可这些我也只敢腹啡一下,毕竟,说出来就是撕破脸皮过不下去的节奏,所以,我埋头在厂子里苦干,虽然家离得很近,却也并不太愿意回去。

厂子在我的苦心经营下,日渐红火,拿回的钱多些了,就见媳妇的笑脸也多些,可是在我心里,这个家的味道已经变了,我仿佛是媳妇的长工,表现的好了就见媳妇的笑脸,不好了就被啰嗦: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看看别人家的男人,谁谁又给媳妇买什么了……当初望向我的那崇拜的小眼神早已不见,我心里的某处也渐渐空虚,就连往日激情澎湃的爱爱,如今也只是例行公事,我在厂子里给自己留了个宿舍,昼夜守着生产,不到万不得已不愿回家。

在这个时候、媳妇又有喜了,妈妈很高兴,啰嗦着自己要抱孙子了,我却犹豫不决,我知道我们的问题,拿不定主意究竟要不要这个宝宝,但辗转反侧,想起我们那些甜蜜的往昔岁月,又不忍放弃这段婚姻。

毕竟,当轰轰烈烈的爱过去,总归要回到鸡毛蒜皮的生活中,谁又能知道自己遇到的爱情经历生活的历练后是会灰飞烟灭还是继续光辉灿烂呢,这只有走过去才能知道。就算是爱情不在了,夫妻经历这些磨合早已变成亲人,生活总要继续下去,总不能一言不合就离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