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之美

字数 653阅读 80

       文/王琪

    宋徽宗赵佶不是一位好皇帝,却是一位好画家。他在位时,常常以诗句为题,举办全国性的书画大奖赛。有一年的题目是苏轼的名句“踏花归去马蹄香”。在雪片般的应征作品中,只有一幅作品让徽宗眼前一亮,拔为头筹。这幅作品没有姹紫嫣红,百媚千红,亦没有高头骏马,靓衣丽影,只有几只翩跹的蝴蝶,追逐着闲闲的马蹄。简净的笔墨,大片的留白,让作品产生了动人心弦的感染力,这就是留白的艺术魅力!因为留白,斗尺宣纸间,山重水复,气象万千。古往今来的国画大师,往往都是留白的大师。

    其实,不止是国画,留白是一切艺术永恒的主题。密不透风疏可走马是书法的留白,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是文学的留白,优雅的苏州园林是建筑的留白,美神维纳斯是雕塑的留白,此时无声胜有声是音乐的留白,花未全开月未满是自然的留白。艺术处处求留白,人生何尝不留白。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是爱情的留白,泪眼执手相看,竟无语凝噎是送别的留白,俯首甘为孺子牛是为人的留白,闲看落花静听雨是心灵的留白,沉默是语言的留白,含蓄是处世的留白。

     艺术追求留白,留白的艺术,深邃隽永,空灵悠远;人生崇尚留白,留白的人生,简静从容,旷达明亮。

    留白是计白当黑,是山缺云补,是静水深流。生命不是赛跑,人生亦不是战场。生活的弦不能拉得太紧,工作的发条也不要上得太满。慢一点,等一下,停下来,望一望天上的星斗,看一看脚下的流水,让灵魂跟上脚步,让心灵回归淡然。心淡然了,人就轻松了,就会像天空的小鸟,踱步的绵羊,满眼是蓝天白云,花草树木,那时柴米油盐的烟火生活,也会成为怡然自得的世外桃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