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民国遇见你

96
安安Ann
2015.11.10 20:38* 字数 13624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临花照水笑浅清

        她是民国时期的一朵奇葩,在那风起云涌的上海滩,她是那遥不可及的辰星,即使是以仰望的姿态我们也无法将她的碧波心痕看清,她的灵魂是那珍藏了几世的倾城月色,永远那么幽静,皎洁。她就是我们的张爱玲,她不是一段传奇,却把烟火演绎到了传奇的极致。

  所有的歌舞升平都是幻影,即使是与你同床共枕的梦也是那般的扑朔迷离,时光从来都是飘荡着的,无所谓无情与背叛,荒芜了谁的青春,湮没了谁的心魂完全是出于偶然,这也是那些在红尘陌上敢爱敢恨的癫痴们必修的沉沦与悲欢。

  张爱玲做到了,爱到了极致,爱到了伤痕累累,爱到了无力再去相爱,终于,也爱到了生命的尘埃落定。正如她说过的那样:“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是的,她遇见了,遇见了让生命苍白着沉浮的故事,她也无悔了,无悔这般绚烂奢华的凋谢。缘定三生的情已尽,下辈子不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有相见。

  从繁华绚丽到黯然寂寞,再到沉默着荒芜,荒芜着结束,她走过的也不过只是几十年载的红尘旧梦,却无法承受的起那宿命里不期而遇的火光。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的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她融化了骨子里所有的冷艳,也敛尽了生命里所有的温柔,才对那段认定的爱情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纵然粉身碎骨,纵然尸骨无存。可这段凉薄的爱情在物欲横流和权倾名贵的诱惑下注定了要在中途黯然退场,若没有结局的结局算得上是一种仁慈,那谁来揭露这仁慈背后那令人毛骨悚然的伤悲。

  她不是养在深闺的如画美眷,琴棋书画满足不了她才华裹腹的灵魂,她是那开在陌上的雪莲,冰清冷艳是她任何时候都无法消退的璀璨光芒。她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甘愿为之含笑而死的绝代佳人,她煮字疗伤的时光是一杯浅薄的不能在浅薄的鸩酒,而喝下这酒的人不只有她,还有成千上万的像我们这样的微茫读者。我们爱她,但在她圣洁的爱面前却是那样的哑然失色,毕竟,我们也只是些穿梭于红尘陌上的素颜,无法拥有烟火爱情与绝世才情间轰轰烈烈的颠覆。这个出生于贵族并让整个上海滩为之动容过的传奇女子其实并不是只有犀利和孤傲的,她也有着柔情似水的灵魂,只是她极力的遮掩着,让那种安之若素的神态迷惑了所有人的眼睛。

  是璀璨的辰星,就注定了无法不被众人追捧。她不在意爱情在凡夫俗子的风口浪尖会缠上什么样的魔咒,她只愿意与纯粹的爱情一起沉浮,没有对错,也无所谓值得与否。

       (二) 纵是无情也动人

   葡萄熟了 田地已经耕耘

山峦上再也没有一丝白云

 夏日的镜面上扬起灰尘

还投下了阴影

  从晃动的手指间望去

它们的光线那么遥远

  又那么明净

我心中最后的创痛

也随燕子一起飞逝消隐

               朱塞佩.翁加雷蒂

《宁静》

      心若没有可以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流浪,又是一季遥遥无期的漫长。他是习惯了孤傲了的,因为骨子里要强,不允许自己落魄,所以总对周围的人摆着一幅冷漠的姿态。其实,她内心炽热的如火,这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真正晓得吧。把眼泪哭给自己看,这是在她儿时就已明白的事理了。从她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她已很习惯了“冷漠”这个隐藏伤痛的面具。将自己的心绪紧紧的包裹起来,不过是一种使她在静暖中释放情怀的方式。她在本该享受欢乐与温馨的童年里遭受了太多创伤,真的不想再承受这样真实的伤害了。她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疼,在每一次目送母亲离去的时候她便已懂得:在这个世上,只有了孤独的自己一人。她是一个那么渴望爱的小女孩,渴望着被爱的热血沸腾,渴望着绵绵不断地释放自己的爱,给自己爱的人,也给爱自己的人。

  远在天边的,永远都是最美丽的,不用手指轻触一下,便可以轻易点燃一个人的思念。母亲执意将她的世界分成了两半,一半是残留着温馨的遗憾,一半是思念与漠然凝刻的偏执。母亲的飘然离去,使她感觉生活像极了天空里的一片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要不停的飘动,充满方向感的飘动,这样才会有美丽的生活下去的希望。

  日子就在这样的飘动里缓缓度过,溪流一样,不同的是它无声却有痕。港大的那段时光使她的清梦渐渐的有了繁华的味道,那些由汹涌的情绪衍生的文字背后逐渐多了些深刻的内涵,这与她在岁月中的履历是离不开的。也许,是这座繁荣与风情并茂的东方之城不想让这位敏锐的女孩和机会擦肩而过吧。看着她把自己隐藏在图书馆里,任心灵与睿智思想的碰撞杂糅,单是这一点,也是值得我们去怜惜的。在和这些充满新气象的生活相交融的过程中,她的阅历在一点一点增多,性情也逐渐成熟饱满起来,想必这正是她期待的曼妙人生的开始吧。

  曼妙总离不开安静,远离上海的日子使她的内心多了一份难得的宁和。慵懒的午后,落雨的黄昏,飘雪的傍晚,她翩然地穿梭在书中的故事里,忘记了今朝,也忘记了过往。她沉溺着,随着时间的光影一寸一寸的晃动。她的心仿佛是雨后的彩虹,纵是刹那间的清新明丽,也要从沉静里开出惹人疼爱的曲线来,开的那么绝美,那么惊艳。


(三)爱在西元前

若人就是那云间轻飞而过的鸟儿该多好,俯瞰山涧,品饮深泉,管它落花与柳絮,只是静观这莺飞草长绿又新的江南便已足够。但她不是鸟儿,若是,也是只孤独的鸟儿,藏在云子背后的隐者。她适合这样云雾深处的生活,因为她早已让尘世间最灿烂的烟火为之黯然失色。

   短暂的邂逅撞开了记忆的闸门,看见的不只是此岸与彼岸的距离,还有十指紧扣的流光,隔断承诺的弱河。你只可徜徉,却永远无法上岸,这是最孤独绝望的缄默,也是最痛楚深刻的心绪。

   “兰成”,成了她心中再也无法载得起的风景,那种破碎凌乱的美丽几乎毁断了她的肠子,锈蚀着她高傲的才情。这朵出岫的烟霞本身就是一段华丽的传奇,她信手拈来的久远传说自然也是别有风味,同她的人生一样充满不可思议的迷幻色彩。

   “自己一寸一寸地死去了,这可爱的世界也一寸一寸地死去了。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她懂得生命里有为你而绽放的美丽鲜花,自然也就有风头浪尖浮动的坏笑与垢骂。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让她疼痛的不是散乱在上海滩的流言蜚语,她根本不在乎那个的,而是活生生被自己断掉的后路,尽管她早已想过从开始的那一刻起,她就无所谓那红尘悲喜,就像他描述的那样:“她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她自是洒脱清高,敢爱也敢恨,但是有哪个女人不希望在深爱的人身边挽手感念着“浮世静好,现世安稳”的爱情承诺,这是红尘中人躲不过的烟火情劫。她还是希望的,在那个看似深沉却毕竟没有爱情资历的年龄里。她渴望着有那么一个人,足够强大,也足够温柔,给的起自己结实的肩膀,也给的起自己流光溢彩的风华,她于千万人中遇到了,在他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也看到了他身上温婉的爱情光芒,令她这样的冷美人也心潮澎湃了起来。她知道他是无可取代的,也知道这牵挂是多余的,可她还是没能完全拿得起,放得下。她转身了,不单纯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对“爱的承诺”的一种珍藏,她无心忆起,却也深深不能忘怀。

   她是孤独的雪莲,一生只为他而绽放,一旦他离开,她便从尘埃里枯萎成灰烬。有着感情洁癖的人是不会轻易的将心抛出的,更何况是才情皆有洁癖的她,将自己燃烧的那么彻底,将最后的一点温柔也冷藏成了无情。除了文字以外,她已经没有了追求,她已经过尽了繁华与辉煌,也经历过了轰轰烈烈与柔情似水的爱情,唯有继续独自静好的活着,这也算是对过往云烟的一种救赎吧,亦或是只对生命里缄默的华彩的一种祭奠。

(四)浮世长恨念也空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的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渣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良辰美景总是停不下脚步,或许它本身就是属于飘摇的,属于那萍水相逢后的转身,过去了,便不再光鲜,错过了,却依旧能够美丽。曾经沧海难为水,她明白自己已经爱到了尘埃里,再也找不到了比尘埃更卑微的东西继续守护那一地破碎的感情。她不得不转身,弯下腰收起已经散落成屑的心,然后昂起高傲的头颅,抚平身上褶皱的旗袍,继续静默的行走在依旧车水马龙的街道向晚。不知道,有谁能够看得清她眼角顾盼成伤的流苏,或许早已经被尘封在时光里的嘴角湮没了。她真的累了,对这灯红酒绿的浮华倦透了,这里再也没有了可以让她为之驻足的理由,她明白时间过了,一切都是徒然生出的虚妄,由不得天真的希冀。

  除夕夜的烟花绚丽至极,这个贫穷与奢靡同在的上海滩依旧演绎着歌舞升平的幻象,她太懂了,这面具背后的丑恶与风险。她当然也明白,这红尘陌上的荒冢有一座也在为她而等,所以她不必急着在乱了手脚的时候马上上岸,就是这种遗传的贵族气质又把她从绝望和落魄的边缘拉了回来。

  长相厮守的日子已经远去,不是她没有了知觉,而是刻骨铭心的感觉早已让那个最真实的她为爱而归隐。是甜蜜酝酿了苦涩,也是苦涩成全了慈悲,她把自己的爱毫无保留的拿去了给那个成熟男人去燃烧,在她早就知道等待她的将是无尽绝望成灰烬的时候。

   她可以让自己的高傲卑微下来,让骨髓里的冷艳为他蓄尽温柔,便无所谓了宿命里的辜负与背叛,或许她是对的,她要是只是一种美好的过往,当爱还纯粹的感觉。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是给的起这样承诺的女子,即使浮世长恨,即使岁月如梦,她依然可以果敢决绝的守候着自己的爱情。但她毕竟是清艳冷傲的,她可以为爱而卑微,也可以为尊严而无情。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子,你若不离不弃,她必生死相依,但是一旦有什么能够让她转身,她便永远不会再有回头,甚至不曾会有半点怜悯。一个按捺不住寂寞的人按捺了浮世所有的寂寞,用尽了一生的岁月去祭奠爱情,这就是绝代佳人张爱玲,我们不能够说她善良,却也无法否认她的慈悲。她为爱情付出了比生命更加神圣的东西——灵魂。

   再回首,锦瑟流年已成空。岁月静好,浮世安稳,胡兰成终究给不起她一生一世的温婉,他亦明白,正是这位临花照水人,才让自己的爱变的温润别致,在陌上红尘的路上华丽的沉醉了一场,前世的恩怨,有谁能说得清?

        (五)共修枕前一段缘

不要来得太早 爱情 请慢行

树只是在遥颤它的生命

  四月里的树叶被风刮得碎纷纷

大地表面上显得平静

  填平了它的深坑

赤裸的爱 你来了 风暴的果实

  我梦见你把树皮一片片剥掉~

勒内 夏尔

《不要来得太早》

最深的寂寞,是盛开在繁华落尽后的深刻,花开花落本无心,有心的是赏花的人。花期是一段唯美的传说,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寂寞则是深藏在传说里的故事,传说里的心事不灭,故事的结局便就难圆。

   在烟雨迷蒙的红尘陌上邂逅一个未曾被人读懂过的红粉佳人,偶遇,欣喜,一起品茶谈书,一起赏月散步,她是今生旷世难寻的知己,亦是前世普度的美好尘缘。

  江南水乡的细雨微风滋润了她萌动的思绪,行走在黛瓦白墙和欧式公寓间的路径上,她如一朵摇曳的女人花,惹人注目,却又是那样的可望而不可及。她不是收藏了毕生凄美的落英缤纷,香消陨落,而是行走在烟火边缘的明朗辰星,自生自灭。她不断地重复着自己的决绝,纵使结局是枯萎也要独自一个人璀璨,不再是为了爱,只是为了曾经支撑心魂的信念能够在文字里继续存在。寂寞是爱的情绪化产物,爱是寂寞开在了烟火里的荼蘼。为了一段不了了之的“安稳幸福”约定,她甘愿为他的才情而寂寞卑微的怒放,她知道这个男子最懂自己,不论别人看不看好、接不接受,她都要坚定决绝地为他去绽放,以至于最后连同信念也过尽了繁华背后的悲凉。

  生命在绚烂中辉煌,也在淡然中沉寂。彼岸花,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生生世世,花叶两相错。前世相念不得相见,今生相爱不得厮守,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最后能够修成花开遍野,也算是红尘的慈悲了。这是一个美丽伤感的传说,痴情遇见无情,生生世世只能是彼岸。

   仓央嘉措说:“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她和他却一点不差的相见了,也相恋了。也许,一切不只是巧合,若真是这样,那便没有了谁负谁之说,也没有了爱与恨的意义,相思与执念都会自生自灭,刻意的忘记等于执着,执着的记忆其实是忘却。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烟雨初歇,院落雅静,一杯茶,一盘点心,一卷书,一个下午。这样祥和的时光,温婉的幸福,一如昨夜的西风开始渐行渐远,之后便是了无影无踪。她在过往的岁月里拾捡起那些散落在年华疏影里的记忆,为云烟故事的墨痕拂去暗藏的忧伤,其实,她也是需要被祝福的。

    (六)花开自有花落时

人间的绝唱昨天哑然

树林的交谈者将我们遗弃

  他化为生长麦穗的庄稼

也许变成了他讴歌过的细雨

  世上所有的花儿全都绽放了

迎来了他的死期

  可是一个简称大地的行星

骤然变得无声无息~

“兰成,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早已尽不喜欢我的了。这次的决心,是我经过一年半时间考虑的。彼惟时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难。你不要来寻找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的了。”

   张爱玲在这封寄去的信件中,还寄去了自己的稿费。这时候,胡兰成已经彻底结束了四处流亡的生活,安定了下来,在一处做起了他的本行工作——教师。她说不喜欢,其实是深深的喜欢。不让他寻找自己,其实是希望他能够痛彻心扉的回心转意,去弥补那段许过她安稳幸福的时光。她寄去稿费,是对他的挂念,亦是对他的暗示:不知你是否还记得那天曾说过的: “若是将来日本战败了,那时你变姓名,可叫张牵,或叫张招,天涯海角有我在牵你招你。”

  不知道他是否懂得,她是愿意等他的,愿意为他承受风霜岁月,守得云开见月明。她不在意他的身份,名誉,甚至连欺骗也肯在心里为他找尽理由去原谅,她只是倾尽了一个女人纯粹的爱着一个男人的毅力而已,不在意这过程本身会有多荒唐,多伤情。

那时,他的心里还是满满的装着爱玲的。一天,胡兰成正走在街上,忽然头顶有几架飞机隆隆飞过,他还没有来反应过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便灌入耳中,四周的建筑物垮塌了下来,周围立即爆发出惊恐的声音,人群慌乱四散,只一瞬间整条街道就完全陷入了混乱之中。胡兰成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他感觉胸口如堵,嗓子发紧,艰难地憋了好一阵子,硬生生的吐出两个字——爱玲。

   纵年光无情,浮世凉薄,爱在真时亦是那般美好,甚至逼近于无可挑剔。他亦不会忘记荡漾在心里的她,但只是在艰难的时候才回想起缅怀:“她若是还在身边该多好~” 她是他在落寞时遇见的奇葩,给予她温暖和安好的同时也是对自己灵魂深处的一种轻抚和慰藉,只有在需要时才是恰到刚好的。一个是骨子里隐蔽起来的寂寞,一个是性子里按捺不住的空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互补的完美无缺,分开的时候寂寞便包裹着更深的寂寞,空虚则按捺不住开在空虚里的荼蘼。仿佛没有对错,便也无所谓了纠结,她的隐忍没有让他懂得:他可以做到以她的方式去懂她的心愿,却无法做到用自己的温良弥补她躲在伤怀里的专情。若一定要责怪,就怪他是棵一路花开的荼蘼吧,无法排遣得了隔夜的寂寞。

                 (七)苦丁趁流年

    携着纯白的岁月之缘,降临在这落落寡欢与琉璃浮华并存的尘世,历经了繁华,也落尽了光彩,渐渐地懂得了,便很想悄然无声的隐匿踪迹。她从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一个想到什么就马上去做的决绝女子。

  于茫茫人海中遇见,然后转身,还没有来得及擦肩便把这段被赤诚紧紧包裹的心许给了年华,这不是偶然,只当它是春末夏至的一次交替好了,那段可以听见心哭出声音的流光也许是她在尘世必经的修行。

   她不是碧海里翻腾的浪花,无法将自己的青春交给那浮华背后的冷漠去放浪,去逐流。她是开在悬崖的雪莲,不食人间烟火,却又深深懂得脚下匍匐着存在的一切。繁华如烟,山河岁月也在喧哗的风尘里渐行渐远,然后沉淀、沉默,和记忆里澄彻如水的白月光一样若隐若现,真假难分。不知头顶那轮孤月是否看得出她那倦怠了漂泊的心,红尘中已无恋,只当那歌舞青春已作枯萎状,毕竟安顿好心魂才是唯一的现世之福。

  “兰成~” 她曾不只一次这样轻轻地叫着,这个熟悉到了刻骨铭心的名字,轻轻地把它从心里拿起、又放下,不论怎样都还是不舍得。倾世之家的没落使她已经无所谓了愤恨,安稳静好的伴侣生活也让她放下了自尊,直到最后卑微成尘埃,孤独寂寞的落了下来,和泥垢混杂在一起,她都不会去在意。她不慕荣华的虚荣,却无法拒绝爱情的诱惑,她什么都懂,却还是没能跳出错爱的泥淖,她知道这是一个错误,但这错误竟生的如此美丽,以至于使她忘记了疼痛和悔然。

   可她毕竟是痛的,忘记的并不等于不存在,就如记住的也不会永远长久一样。这根浮萍最终还是要倾倒的,她是需要自由的,更需要灵魂的慰藉,去触摸伤口上堆积的褶皱。

  显赫家族的背后让她看尽了人情的冷暖,使得荣华富贵也看似凄凉,让所有追逐它的人看起来都似小丑,既好笑好玩,又可恨可悲。人生在这哗然的上场之前是耀眼的星子,年光过尽了,就成了散场后的垃圾,即使你沉默着也要被厌弃在冷清里。十里洋场,歌舞升平。那些过眼成烟的故事真的希望它们是永远躺在襁褓里的婴儿,记忆里围绕的全是些斑斓甜甜的梦。

  “我没赶上看见他们,所以跟他们的关系仅是属于彼此,一种沉默的无条件的支持,看似无用,无效,却是我最需要的。他们只静静地躺在我的血液里,等我死的时候再死一次。我爱他们。” 她看着儿时的老宅子,静静地伤怀着。那条被冷却掉了的血带还是被承认的,在她冷淡的记忆里还残留着连接亲情的讯号,只是时间太过久远了,早已变的模糊不清了,这片冷峻的荒凉,无法割断的感念~

  (八)   陌上婉容独自沉

空气 光线 天空

一片寂静

在透明的寂静中

白昼停止了运行

空间的透明就是寂静的透明

天空凝滞的光线

使青草的生长稳定

岩石中 大地的昆虫

在相同的光线下 与岩石相同

时间在每一分钟里自得其乐

中午在迷人的寂静中

悄悄失踪

鸟儿在歌唱 细细的雕翎

受伤的银白色胸脯搅动了天空

树叶儿惊醒

我顿时感到颤抖

青草儿惊醒

我顿时感到死神就是一支雕翎

却无人知道谁在拉弓

转瞬间 我们都会丧生

帕斯 鸟儿

        时间已到,夜幕沉沉。日月如梭,流年似水,孤影照见浅睡的心痕,这是一段时间的哀眠。爱情一去不复返,滔滔河水依旧流。从此,生活缓慢了下来,希望褪去了坚韧,孤傲也变得柔嫩,她还是她,一个不忘过去而又珍重现在的她。

她不曾奢求,也不稀罕会有谁在芸芸众生中能够邂逅她的婉容,然后像诗一样的读她,爱她。她情愿随这冷清的世界一直现实下去,就像所有的人事不过是她笔下的生命,说真即真,说假亦假。有时候,才情不过是一纸荒唐,任情殇毁掉所有文字,来年开出的花亦不是了当初的滋味。

  不得不承认,她在一场梦魇似的温柔乡里沉醉了,那样的情不自禁,那样的楚楚动人。她就这样为他化作了空荡的尘埃,每一步坠落都如刀割般疼痛,她却始终如一的微笑着,如此卑微的用心绽放着,给红尘陌上那个毫不在意的人。这场撕心裂肺的恋爱错开在信仰的季节里,使她义无反顾的念及自己的爱人,倾尽全力为他回眸一笑,然后寂寂枯萎,坠落红尘的万劫深渊。她到底是相信了他,那么天真的默念着,静待着,那个他许自己的安稳幸福。为此,她倾尽了所有,包括心魂,还有文采,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仿佛自己也在这掏心掏肺中变得美好起来。真的如她所说那样,她枯萎了,此后的创作再也没能超过之前。当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她决定不再挣扎了,纠结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到底是徒然的爱了一场,虽不是一厢情愿,却也比这个要琐碎凄凉的多。聪慧到底是没能抵的过时光给予的伤痕累累,就让结局慈悲点吧,思念又能怎样,那段默默相守的温润年光已经永远不在了。

  在激情和理性、迷惘和清醒的摇摆中,她又拾起当年搁置的笔,鼓起勇气,走进了那片广袤的文学领域。岁月于她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虽然她已不再是那刺眼的惊艳光芒,却依旧拥有着令人瞩目的清辉。只是,对于伤害,她可以无视,也可以淡漠,却真的无法与之决裂,尽管她斩钉截铁地选择了身赴异乡,她明白,这是一种保全尊严的方式,纵然这感觉是那么深刻的疼。

(九)僻静灵魂旧巷梦

他要歌唱

为了忘却

真正生活的虚伪

为了记住

虚伪生活的真实。

           帕斯《诗人的墓志铭》

她是个透明的影子,生了一幅不可名状的容颜,娇美冷傲,任着性子洒脱的飘摇。喜欢云雾深处的清幽,眼睛碰触的视线里没有断壁残垣。她的无情是假,她的慈悲才是真。那些战栗着反叛的年光过去了,便成了一片荒芜之地,空落落的感觉和漠然的叹息已经泛不起了眼泪的涟漪。她的生命是一间被风吹透的屋子,所有记忆都是墙上刀刻的景致,而那被禁闭的窗子则是黎明前流逝的冥思。

   夜被书卷一样的翻了过去,接踵而来的还是书卷一样浩瀚的夜。树木在黑暗中崩裂,群山也在轰轰作响,所有蜷缩的记忆漂浮在海上,踉跄着向前游走。她在熙熙攘攘的闹市里大步行走着,留给世界一身碎花旗袍的背影,还有弥漫在巷子夜景里的香韵。也许, 她还在重温这段记忆,这开在僻静里的美丽,许她一世挽手共修的静好岁月。我们觉的这样聪慧决绝的女子不会为谁而枯萎,可是爱到了骨髓里的女人不论是天使还是魔鬼都是要为心醉沉沦的。她很怕孤独寂寞,却又极力杜绝人际交往,她不需要人懂得,因为不会再有人像他那样懂她,她是他的流光星影,他却是她的月华寒宮。与其说她怕了,倒不如说是她累了,从儿时就已倦了的心在他走后又凝重了起来。我宁愿相信那句话是真的 “只要心还在跳跃,对你的回忆将永不会消亡。” 岁月暗淡了,爱情和夜幕一起沉了下去,却再也没有苏醒过来。只当作那是滔滔滚滚的江水吧,能够回首的是凡夫俗子,若它也如这般平凡,她就不会选择孤独了。除非,河水凝滞不流,年光里生出救赎的动静,将爱与不爱重新定义,也许她还可以不那么伤的真正再爱一次。

   把所有的呻吟交给夜的沉思吧,让叹息也戛然而止,由我来静听你的诉说。你无需分给我你的信任,我也只是路过此地的飞鸟,捍卫着你顽强的自由,只因你曾是住在这里的春天。若枯萎可以在微风细雨里看见希望,是不是所有的爱与恨都会和解,隐去那被撕碎抓伤的心痕,她是否也可以和埋藏的爱情一起安息?若如此,她应该是欣然的,她已然把自己的奇葩开到了绚烂的极致,仿佛是那天使翅膀下的云子,飘然又圣洁。

  夜空深邃,繁星点点。外面的世界笙歌艳舞,唯独她冷清寂寥。也许这是她多年以后回首时的最后那片灯火阑珊,她和那段碎花旗袍的年光一起静待着的感觉,她深深懂得,过往于事无补的涵义,也明白珍惜现世拥有的重要性,纵命运负她半世,她也不会负生命一缕,她慈悲,因为她已深深懂得。

(十)情殇落尽爱成仁

我是一个瞬息度过一生的人

稍纵即逝的闪电 声响 反光

 至另一个生命的一次弹跳

激流冲击的一块蹦起的卵石

吻一吻时间的时间

  我只是一粒寿命难以把握的尘土

在银河刮起的龙卷风中

  这个小点不可感知 不能收回 却又没有界限

 除存在之外 什么都不能对我加以证实

 我经过 回来 消失 又重新出现

万变不离其宗 一颗来自石棺的麦粒

生来为了播种 创造别的种子

没有什么秘密 一个人 卑微者~

皮埃尔-塞盖斯 (我是一个瞬息的人)

泰戈尔说what you are don’t see,what you see is your shadow.(你看不见你的真像,你看见的,只是你的影子)

它让我想到弘一大师的《落花》

纷 纷 纷 纷 纷 纷

惟落花委地无言兮 化作尘泥

寂 寂 寂 寂 寂 寂

何春光长逝不归兮 永绝消息

忆春风之日暝 纷菲菲以争妍

既乘荣以发秀 倏节易而时迁

春残 览落红之辞枝兮 伤花事其阑珊

已矣 春秋其代序以递嬗兮 俯念迟暮

荣枯不须臾 盛衰有常数

人生之浮华若朝露兮 泉壤兴衰

朱华易消歇 青春不再来~

  若青春是一个影子,我们是那个守望瞬息的人,像尘埃一样存在着,和弹跳的时间擦肩而过,

然后转身 告别

  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时间加速的越来越快,繁弦急管转入急管衰弦,急景凋年已经遥遥在望。她似乎很早以前就占卜了自己的一生,看到了光影间颠沛的思绪。那个最懂她的人终究还是胡兰成,只是她的感念太隐晦,看起来好像已经淡漠了生命里的缺憾,所有的人事也都避开了年光的记忆,只剩下弥漫在空气里的人海在原地不停地喧闹。

  繁华如梦,流光易散。多少回灯影徘徊难成眠,多少次楼台眺望月难圆。她最终还是尝尽了相思,还有那片残留在回忆里的憧憬,花好月圆的芬芳。

  在凉薄的岁月里,言语也变得脆弱,和寂寥的山河一起沉默了起来,仿佛忘记了自己信誓旦旦的诺言。多情的,始终是那望月的人,情深的,还是那提笔难眠的过客。她拾拣起的那些明明灭灭的光影真的能还她一段亦真亦幻的场景么,或许连这些都是虚幻的。她太懂了,所以才把过往深藏了起来,以至于也想把自己隐遁尘外。古时的人感怀着今日的悲喜,今昔的人演绎着千年前的故事。若这情节早在千年前就已注定,又有谁能够忆起匆匆流逝的旧梦,寻回当年抖落一地的艳影,而不是默念着这些尘封在琉璃里的月光……

      (十一)日月如梭影如梦

弥拉波桥下塞纳河滔滔滚滚

像河水一样流过我们的爰情

 往事又何必回首?

 为了欢乐总得先吃尽苦头

 时间已到 夜幕沉沉

 日月如梭 照我孤影

 我们手牵手 面对面

 永恒的目光在注视

 手臂挽成的桥下边

 疲乏的波纹在流逝

 时间已到 夜幕沉沉

 日月如梭 照我孤影

 爱情一去不复返

 滔滔河水日夜流

 爱情已去 生活是多么缓慢

 热烈的希望又多么顽强

 时间已到 夜幕沉沉

 日月如梭 照我孤影

 日子不停步 星期匆匆过

 不论光阴 不论爱情

 一去都不回 无踪又无影

 弥拉波桥下 河水流不尽

 时间已到 夜幕沉沉

 日月如梭 照我孤影

纪尧姆.阿波利奈尔

《桥上吟》

愿景是记忆里泛起的一抹光晕,和碰触心魂的远景一样,朦胧、清新。它若要悄悄离开,爱便会像空气一样膨胀。若离开真的可以像隔断了音讯的彼岸一样,那么就让我同山、同水、连同我们的城市一起,把昨日的印迹感念。远远的离开这里,一直走到地平线的尽头,看太阳在土地上摇曳的侧影,还有蓝蓝的为你隐身的半片苍穹。

  那一年,胡兰成38岁,张爱玲24岁,一切美好翩然着漫溯到了开始的岸。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仿佛和她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她总是兴趣盎然地坐在他身边,偶尔来一句起承转合,日子就这样缓慢的度过,别有一番情韵。她是妻子,但更像是朋友,可以用心去意会对方神思的那种。他是真心喜欢着她的,喜欢她的洒脱,她的赤诚,她的不落尘俗的那种气质。他曾说:“她是陌上游春赏花,亦不落情缘的一个人。”的确,她笃定游离的眼神似乎就能够说明这一切。若,她没有被灼热的爱情烫伤,没有在自慰的谎言里说服自己落寞的情绪,也许在某个清风流云的夜晚,她会望见那片遥不可及的年光,然后发现:那里,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梦境而已。

 可是,谁也不愿相信现实的激荡下的心愿会逐渐露出狰狞的面孔,只是现实逼得你不得不去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永恒不变”这个东西。所谓的永恒,只不过是自己为自己的单纯加了道用作防线的枷锁,意念有多执着,枷锁赋予的疼痛便会有多深刻。刻骨铭心,是一段无形的伤,即使用时间去疗治也是徒劳的。

 她知道,在她的一生中,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可以像胡兰成这般读懂她的心绪了,亦知道,即便是读懂,她亦不再是那个原始的自己。这段倾城之恋干涸了她的倾城之泪,那些积攒在生命里最柔软角落里的心泪。在没有遇见之前,她不懂得生命里会拥有这样一种感情的滋味,而在遇见之后,她已不再想懂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十二) 散落尘缘独修行

   “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轻轻撕掉,扔到海中,那么,我愿意从此就在海底沉默。你的言语,我爱听,却听不懂,我的沉默,你愿见,却不明白。” 茫茫红尘中,谁是谁如画如诗的粉黛,谁又是谁信誓旦旦的江山,这些都已不再重要了。

 太过流光溢彩了会衍生出视觉的疲劳。若在一起的时候能够挽着手脉脉含情,离开时依旧还有那心有灵犀的想念,她亦肯为之双手合十默念慈悲了。可就是连这最平凡的烟火幸福对她来说也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侈,尽管她倾城的光艳曾经让整个上海滩的繁华为之动容,也为之失色。

  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杯毒咖啡,但她还是愿意为他痉挛着枯萎,纵然是爱到无可救药,爱到凌乱成泥,也无法阻止她要去这么做。她选择了,便是无悔,哪怕疼痛麻痹了她的知觉也毅然誓死不改。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她在他的陌上中了红尘的剧毒,只能眼睁睁看着这落魄成尘的爱情撒手人寰。好在后半生里她安于静寂,看淡了浮世的悲欢,也看透了浮华背后的卑微,图个心静倒也坦然,只当是对今生的一个慰藉吧,那颗在风波里辗转的心早已经是落魄不堪了。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了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从来都是愿赌服输,这是潜规则,输的再惨淡也要有勇气去收场,在这方面她仿佛是个睿智的修真人。于她看来,她也仅仅是用一种风华正茂的筹码去交换爱情的滋味而已,爱过了,就过去了,尽管最后凄凉收场的那个人是还是自己,尽管此生此世已成了后会无期,但这都已成为了过去,只当那是一次无趣的寂寥好了。或许,这陪伴她的无休止的寂寞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在刻骨铭心里透彻的咀嚼,并用文字将记忆中那些遗漏的只剩下了残枝落叶的感觉慢慢抒怀。

 她在浮世里享尽了倾慕的荣光,也历尽了落寞的苍凉。在这让她爱过也恨过的世上已没有什么值得她再去为之留恋驻足,也没有什么值得她再去感激铭记,生命中那些该来的一刻不差,一点不少的都来了,该还的,也一点一点的还了过去,这其间的过程虽不算漫长,却也足以让她刻骨铭心。她不恋世,不恋生死,亦不会再去恋情,她定是要隐去那身上所有的光环的,尽管她从未有过名利的沉醉,而这苍凉的结局却是因她的光华而起。

 不知道郁积在她心底的故事能否在她最后终老的年光里得到释然,亦或是她根本就无需释然,在她决意离开那座车水马龙的上海滩时,她便已忘记了自己曾是那个在民国里临水照花的人,忘记了自己那鬼魅般传奇的爱情渊源..

       (十三) 时间轮渡越沧海

     我将远行 可是鸟儿

仍将继续歌唱

 我的花园仍将和绿的树、

白的井栏留在后边

 每个黄昏 天空仍将宁静而蔚蓝

每个钟楼上的钟

 仍将和今晚一样敲鸣

死亡将带走一切爱过我的人

 我的乡村每年都将面目一新

在我花园里开着花的一角

 我思乡的心将在那儿徘徊……

我要走了 我独自远行 没有绿的树

 没有家园 没有白的井栏

也没有宁静而蔚蓝的天空

 可是鸟儿仍将继续歌唱~

       她是有着自己方向的人,不敢说这是使命,但也离这差不多,她是习惯了独立的女子,活得狼狈是对她的一种讽刺,她定是接受不了的。上海,这座给予了她太多美好与伤痛的城,终究还是要存封为一段唯美的记忆,不是因为它的奇葩才光艳,而是由于它的纯粹而珍贵。

  1955年深秋,张爱玲乘“克利夫兰总体号”离开香港,远赴美国。远方,是一个未知,是一个没有憧憬的问号,甚至连一点好奇也没有。不知道做这种抉择,耗费了她多少积攒的勇气,她又是用了多少力气才拿了起来,将之与爱的水深火热也恨的刻骨铭心的岁月告别。她和那年独自奔赴欧洲的母亲的心情是截然不同的,母亲选择的离开是一种对自由的渴求热爱,充满了新生的希望和憧憬的情致,而她却是爱与恨的纠结。她不舍得,却又不得不承认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那携手静好的岁月,回不去了,那纯纯恋爱的时光。眺望,已是刺眼的朦胧;缅怀,依旧承载着残落的伤感,她不想再想了念,却不又不能不想念,这如此荒唐的爱,如此忧伤的念。“他走了,我亦不该再去停留,各奔东西,永不相见,或许,这已是最好的办法。”

  对于一个在疼爱里长大的孩子来说,失去意味着还会再拥有,因为他不缺少爱,亦不会缺少爱的机会。张爱玲却没有这样幸运,儿时短暂的美好转眼尽成伤怀,甚至连恨都是隐忍的,懒得与人诉说。所以,她才那样坚强决绝,与其说她什么都不屑,不如说她看透了人情凉薄的悲喜。冷傲是她唯一的资本,可以让她在烟火尘世中继续行走下去的筹码。她用文字缔造了一个传奇,并在这个传奇里亲手撰写了自己的碑文,她不需要被理解,因为她已能够理解任何人。

  海上飘来了波浪,月亮散发着清光,这不是黎明,而是华年凋零的明朗。脆弱和忧伤也需要被埋葬,即使是在这片华丽转身后的穷乡僻壤。祭奠也需要资本,需要她走向陌生的时光,然后流浪,流浪远方,再想起这段沉默的珍藏。

  在时间的进程上,独自一人慢慢地行走,没有希望与追求,只是为了能够寻找一段落脚的旅程,然后将安好与怡然安眠,还有,那条只是路过的小径。

    (十四)  岁月如风起微澜

我望着你的额头

如同飞行员察看飞行仪

 当航行在暴风雨中

我遇见你竟这样晚

 这样意外

我知道 我藏在

 雪堆般厚厚的头发下

在黑暗中它也闪着光

 然而我徒然地寻找你

我的指甲下只有金色的粉末

 然后 你穿过睫毛的小栅栏逃避了我

 逃到了笑声中

六月 披着节日的盛装

 把茉莉花塞进我们的窗户

 终于你永远地消失了

   在你如雪的沉默中

 我怎样才能看你一眼呢

 你如此遥远

 天气如此的冷 而黄昏已经来临~

雅罗斯拉夫-塞弗尔特

《我望着你的额头》

日光灯下的生活,终究还是缓慢的。文字和思绪在年光的渊潭里摇摆,她很清楚自己的感情,茫然若失的雨季已经过去,明朗静寂的活着才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有文字,就有一切,她的感情走向了凋谢,也意味着淡漠的心境已经不会再为谁而感性的生悲生喜,这也算是命运对她的一种慈悲吧

  喜欢一个人,便也会生出对这个人所在之城的欢喜。只是风静痕止,人散物亡,她会想念,便会生出感伤,会缅怀,便也会感到疼痛。她是一个对月亮有着极深刻感情的女子,月亮是所有旧物中唯一能够带给她完整感觉的信物,能够听见最初呼吸节奏的那种。只是心情被搁置得久了,便也就平静的再也无法漾起了一丝微澜。

   远去了,他的身影。从转身的那一刻起,岁月和他的脚步便一同坠入了荒芜之地,那是个万丈的深渊,纵然她是倾城倾国的佳人,也难以将同住同修的静好承诺唤回来了。所以,她选择了离开,不仅仅是为了忘却,还有重新开始的希望。曾经的那个她已把自己燃烧成烬,故事写到了结尾,就顺其自然尘埃落定吧

   因为很少在乎什么,所以一旦在乎了,它便就像唯一,唯一的在乎,唯一的信念,除非世事变迁,否则很难做到改变。她就是位这样的女子,改变,要从艰难开始,之后伴随她的依旧是漫长岁月里的艰难。它一点一点腐蚀着她燃起又破灭的希望,让她倔强的自尊和自强为之狼狈,为之不堪,仿佛只有这样它才肯生出更加锐利的自尊和自强,为她撑起生命的保护伞。

  真希望她能够永远停留在一无所知的年光里,对他的毁约一无所知,即使孤单,也依旧有着憧憬的理由。怀着美好的回忆与期待,在那个属于自己的美丽梦境里度过静好的一世,没有纠结,也不会忧伤,多好。只是越是美丽的事物,便越容易残缺。越是美好的年光,便也越会容易失去,仿佛美好与破碎与生俱来就有着不解之缘一样。

  每个故事都有自己的结局,悲喜属于一段过程,过程是结局入世前的故事。她写了那么多令人拍案叫绝的故事,最美丽的,应该就是自己的那段吧。

     

                           

文字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