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魂之殇之第三五章:神驹救命

 

 

清晨的阳光从东方升起,朝霞在天空中铺开。


离陈抟老祖的约定还有最后一天,现在摆在几个人面前的困难却是多重的。

席方平就要死了,南宫小子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他没有亲人,席方平也不是他的亲人,但席方平对他好,这就足矣了。

南宫小子为席方平落泪,几天前席大路死了,没想到这么快席方平也要死去。

每一个人都不愿多想,但一个毫无知觉,脉象正常,尤其是被恶龙侍者咬伤的人,他即使活着,也与死了差不了多少。

路奇轩后悔不已,席方平的死活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关系,顶多也是由于几天来的相处,有那么一丝的伤感而已,但路奇轩偏偏还不是那种容易动情的人。

路奇轩后悔的是没有将席方平活着送到龙虎山,他没有完成与姬飞峰的约定,他觉得这很丢人。虽然这个任务过于艰难,但自负的路奇轩从来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种结局。

三个人中最冷静的人还是无颜,无颜根本就不相信席方平会死,因为他深信自己的朋友姬飞峰,姬飞峰曾说这个席方平正是他要找的人。

姬飞峰要找的人怎么会这样轻易地死去呢?不可能,绝不可能的。

无颜相信席方平只不过是昏迷过去了,姬飞峰一定能够救他,在姬飞峰的身后还有那个传说中的陈抟老祖,所以一切都没有完。


无颜如此地相信姬飞峰只有一个原因,因为姬飞峰救过他。

与路奇轩相似,在人界中能够伤得了无颜的人几乎没有,但无颜受的是内伤。

所谓内伤是心灵上的创伤,无颜被这样的伤痛折磨着,于是他跑出了楼兰的国都。

来到中原的无颜整日里醉卧烟花柳巷,却没和任何一个女子真正地上过床。他的足迹遍布燕京,西京,南京和洛阳开封。

有人说无颜是柳三变再世,他只是一笑,柳三变哪有他那么有钱。

有人说无颜是潘安重生,多少纨绔子弟艳羡不已,他再是一笑,潘安之貌世人皆知,哪有他神秘莫测。

还有人说无颜是西门家族的后人,他没有笑,从此便自取个名字叫无颜。而那些说这些话的人据说一个个都死了,死在花脂堆中,无一例外都是被女人的欲望所杀,他们倒成了真正的西门家后人。


就在无颜要将身上所有珠宝都送给那些红颜知己的时候,姬飞峰找到了他。

在此之前,两个人从来没有见过面,但他们一见如故。

因为姬飞峰说了一句话。

柳三变是你,潘安是你,柳下惠也是你,但这三个人都不是楼兰国的王子,据我所知,楼兰国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地方。

无颜没有想到在中原还会有人认出他来,于是他醒了。

姬飞峰仅凭一句话救了无颜,从此两个人成为了朋友,江湖上也平白地多出了一个名叫无颜的神箭手。

此人箭不虚发,却从未伤过人命,但每一个见过他射箭的人都不会再作恶了,金盆洗手,永退江湖。

一些好事之人曾根据无颜所使的弓和箭推测出他就是楼兰国的王子,也有些人曾经问过无颜,他只是笑笑,说自己名叫无颜。

但谁都知道,无颜只是不承认罢了。


无颜将席方平扶上了自己的梅雪鹿,对路奇轩和南宫小子说:“现在只有一天的时间,咱们三个只能凭借自己的脚力了。”

南宫小子忙说:“我没有问题,只要尽快赶到了龙虎山,能救我席大哥就行。”

无颜点点头看着路奇轩,路奇轩想了想,叹了口气说:“席公子这个样子,到了龙虎山我也没脸再见姬飞峰,那些恶龙侍者脚程要比咱们快,到了夜里,他们一定会追上来的,你们先走吧,我断后。”

无颜看着路奇轩摇摇头:“路大哥,没用的,你一个人对付不了十三条恶龙,更何况他们是杀不死的。”

路奇轩愣了一下,这是他头一次听到有人竟然叫他路大哥,他感到心头一热:“以我的本事虽然杀不死他们,但至少可以拖住他们一两个时辰,否则咱们四个人中就没有一个能够到得了龙虎山。”

无颜点点头,转身对南宫小子说:“我的梅雪鹿上再驮一个小孩没有问题,你骑上去,带着席公子去龙虎山吧,我与路大哥留下。”

路奇轩忙说:“不行,这小子虽然有些本事,但他不会杀人,一旦有危险怎么办?你必须和他们一块走。”

南宫小子知道路奇轩所说的都是真的,但何况保护席方平这样的重担,他绝不敢轻易应承下来的。

无颜却笑了笑:“别忘了,咱们还有一个帮手,只不过他也是夜猫子。”

路奇轩无话可说,他知道无颜说的是谁,南宫小子当然也知道了,就是在他挎包中的蛮蛮。


在人世客栈前,路奇轩没有与蛮蛮交过手,当时蛮蛮的兵器抵住了无颜的咽喉,南宫小子与席方平也在别人的控制之下,他不能出手。

路奇轩当时很不服,但他心里也明白,能令无颜无法躲闪的人,功夫一定不一般。

那是路奇轩看到蛮蛮第一次出手。

蛮蛮的第二次出手在冥魈殿上,他一笔挑了四个冥魈府的兵丁,更是回身拦住了路奇轩向魈皇扑出的那迅雷之势。

第三次是在冥魈府的牌楼处,当时蛮蛮已然是神智混乱,瘫倒在地,但当席方平被恶龙侍者咬住胳膊的时候,他竟然是第一个递出兵器的人。

可见,蛮蛮的功夫的确是十分地了得。

无颜提到了蛮蛮,路奇轩再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好点了点头。


无颜转向南宫小子:“快走吧,否则真来不及了,见到姬道长,代我向他问声好。”

路奇轩淡淡地说:“见到陈抟老祖跟他说如果我还活着,一定会去找他的。”

南宫小子却没有点头,他的脸色有些变了,眼睛向天空望去,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如果那些坏人白天出来怎么办?蛮蛮不在的。”

无颜与路奇轩忙顺着南宫小子的眼神向天上看去,他们笑了。

天空中果然飞着一条龙,是人间的龙。

朝阳之中,一匹额头长着独角的神骏白马展着翅膀徐徐降下,马上端坐一个道士,橙色的道袍被风吹起,抖开了,被红日一照如彩云相仿。

来的人正是道长姬飞峰,南宫小子从来没有见过也难免害怕,但他认识那匹马,曾看到席方平坐过的长着角的马。


独角兽从天空中飞了下来,落在了地上,一对巨大的翅膀收了起来,即刻间不见了踪影。姬飞峰未等马停稳,早已跳了下来,直奔伏在梅雪鹿背上的席方平:“他怎么了?”

路奇轩没有说话,无颜答道:“被恶龙侍者咬伤了。”

姬飞峰拽过席方平的胳膊察看着。

这时,南宫小子悄声问路奇轩:“他是谁?”

路奇轩看着姬飞峰回答道:“就是我们常说的姬飞峰。”

南宫小子不听则已,一听有些生气:“你就是姬飞峰?你凭什么让我和席大哥受这么多磨难?”

姬飞峰仔细地上下打量着南宫小子:“你是南宫小子?席公子的朋友?”

南宫小子愣了一下,然后说:“对呀,怎么了?”

姬飞峰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他实在没有想到南宫小子竟然是一个小孩,于是接着说:“席公子的伤不是一般的伤,我师父也不一定会治,但我知道有人可以。”

南宫小子忙问:“谁?”

姬飞峰一字一句地说,好象生怕南宫小子听不清:“我要你带着席公子去一个叫十巫堡的地方,那里有十个巫医,他们专治这样被魔性所创的伤。”


路奇轩等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在江湖中,生死判官刘半仙,一符阎王帖的董老六都是有名的神医,但他们都不住在什么十巫堡中。

南宫小子着急地问道:“那十巫堡在什么地方?”

姬飞峰皱了皱眉:“据说在东海沙隐岛,我也未曾去过,但相信独角兽能找到。”

无颜走上前道:“那好,让我的梅雪鹿也去,两匹肯定能更快一些。”

南宫小子愣了一下:“东海?独角马能飞,你的……”

无颜笑了:“梅雪鹿也是神兽,虽然不能飞,但踏水而行也不在话下。”

姬飞峰点点头:“事不疑迟,你快上我的坐骑。”

南宫小子面露为难之色:“它不会掉下来吧?”

姬飞峰笑道:“我刚才也没有掉下来啊!”

南宫小子这才放下心来,一跃身,跳上了独角兽,姬飞峰上前一步说道:“记住,今夜治伤,明天赶到龙虎山。”

南宫小子突然从心中升起一种自豪感,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郑重地交代他去做一件事情,刚才无颜与路奇轩所说的,也只是让他逃命的意思。他一拍胸脯:“你放心,我一定会办好的。”

话音未落,只见独角兽一个扬蹄,飞奔而去。

无颜忙一拍梅雪鹿:“快点跟上。”

那梅雪鹿是宝马,听主人一说便也蹿了出去。

刹那间,两匹神驹在这片平原上绝尘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S��=���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一次席方平是切身地体会到南宫小子的速度,一个人的脚程竟然快到了如此的地步,若不是拽着自己,恐怕真的在一眨眼之间,...
    铲屎官韩兮阅读 34评论 0 0
  • 第二五章:吸血魈硭 路奇轩对无颜说道:“这个坟场很奇怪,整整齐齐的行列都是十九。” 席方平立即说道:“这是照着围棋...
    铲屎官韩兮阅读 59评论 0 0
  • 第三六章:英雄无觅 无颜自言自语地说:“但愿席公子平安无事。” 路奇轩突然问道:“姬飞峰,既然独角兽知道十巫堡的所...
    铲屎官韩兮阅读 52评论 0 0
  • 第三七章:梅雪浪涛 南宫小子骑过不少的马,他对马的习性了解很多,因此他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骑马的高手。 但南宫小子从来...
    铲屎官韩兮阅读 36评论 0 0
  • 第二六章:神秘门婆 席方平闻到了一种极香美的异味,他睁开了眼睛,看见了面前的寨墙,那是由一株株的降龙木并排而成的,...
    铲屎官韩兮阅读 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