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谈晴雯为什么被赶 --王夫人的心结

王夫人为红楼梦中“金陵王”府内王子腾之胞妹,荣国府二老爷贾政之妻,书中第一男主角贾宝玉亲娘;说起权势在荣国府内宅算是真正当家的,相较而言贾府内宅名义上最高统治者贾母也就是太上皇罢了,显赫一时的王凤姐不过是被王夫人聘用的主子管家。可这王夫人日常却为人低调,寡言少语,是个没嘴的葫芦,虽不讨公婆的巧(贾母语),却也能恭敬长辈、承欢公婆,和睦姊妹妯娌,慈爱晚辈;对刘姥姥之辈弱势群体也不拿大,怜贫惜老的。大体上是个待人宽厚,诸事和顺达,端庄向善之人。再加上常年心佛、礼佛更多了些清淡之意。

  可就这样一个平时清淡和善之人,在赶晴雯这件事情上却一反常态,表现的异常暴戾。联想前一次发怒,因宝玉和金钏儿调笑,直接把金钏赶走,就已经显得过于决绝,接近失态;等到到赶晴雯一节,简直让人觉得歇斯底里,进退无据,肆意找茬,指鹿为马了。以致晴雯致死不服,见宝玉时愤懑的喊出:“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宝玉也痛苦纠结,自此性情大变。

  也不怪晴雯不服,王夫人也的确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理由去赶晴雯。本来嘛,晴雯被赶由绣春囊事件引起,可是到晴雯被赶时,该事件已经查清,公认和司棋有关并将其赶出,与晴雯没一毛钱关系,就算绣春囊事件引起了王夫人的警觉,想就此整顿下园子里的秩序,赶人也不在此列,在绣春囊事件初发的时候,凤姐提出过:凡年纪大些的,或有些咬牙难缠的,拿个错儿撵出去配了人。王夫人说的很清楚:通共每人只有两三个丫头象个人样,余者纵有四五个小丫头子,竟是庙里的小鬼。如今还要裁革了去,不但我于心不忍,只怕老太太未必就依。虽然艰难,难不至此。可见在王夫人心中整顿园子里的秩序是必须,但赶人是不可以的,也就是说晴雯被赶虽然由绣春囊事件引起,却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

  考察事情经过,王夫人赶晴雯大概开始于有一次进园子偶然见到晴雯叉着腰骂小丫头,这很让王夫人看不惯,后来王善宝家的又进了谗言,有人和园中不睦的,也就随机趁便下了些话,王夫人记下后忍了几日,过完中秋节就直接去赶了晴雯还有芳管和四儿。

  那些和园中不睦的下了什么话,文中没明说,但看看晴雯日常做派也大概能做些分析,日常生活中晴雯一懒二刁三不服袭人四欺负小丫头婆子,比如欺负过小红,赶走过坠儿,骂过坠儿和芳官干娘。。这些至少在表面上足显晴雯的跋扈,一个丫头之所以敢如此,在别人看来无非靠着自己的漂亮,狐媚主子,得到了贾府凤凰蛋宝玉的宠爱,所以晴雯被赶那天,几个婆婆说:“阿弥陀佛!今日天睁了眼,把这一个祸害妖精退送了,大家清净些。” 再结合王善宝家的清楚言论,总结下主要也就两点:一是掐尖要强,跋扈欺人;二是狐媚诱惑,勾引宝玉。有了这两点,晴雯被赶看起来理所当然。可是仔细分析文本却又不对,关于第一点:当王善宝家的说:这些女孩子们(指园子中丫鬟们)一个个倒像受了封诰似的。他们就成了千金小姐了。闹下天来,谁敢哼一声儿。不然,就调唆姑娘的丫头们,说欺负了姑娘们了,谁还耽得起。”。王夫人却说:这也有的常情,跟姑娘的丫头原比别的娇贵些。这话说的很有意思,翻译一下就是:咱们家的丫头本就娇贵,这是大家气派,候家风范。可见王夫人对掐尖要强嚣张跋扈未必赞同,但却是理解和宽厚的,这自然不会成为赶晴雯的理由。关于第二点狐媚诱惑勾引宝玉本来对王夫人来说是再要紧不过的,金钏儿就是为此被赶走,不过王夫人在对晴雯当面考察时被晴雯一番巧言说住,便信以为实了。信什么呢,自然是信晴雯和宝玉日常不仅不密切甚至都不熟,更谈不上勾引了。而且从王夫人赶人现场的行为也是一则为晴雯犹可,二则因竟有人指宝玉为由,说他大了,已解人事,都由屋里的丫头们不长进教习坏了。因这事更比晴雯一人较甚。可见在王夫人心目中晴雯不在勾引宝玉之列,四儿,芳管才是。至少是教习,或影响,让宝玉解人事。

  或许王夫人是为了防患于未然,此时没勾引宝玉不代表以后不勾引,晴雯没主动勾引宝玉,不代表宝玉不被勾引。。把晴雯赶走了永绝后患。这也不能怪王夫人多想,实际上宝玉也的确被吸引,从晴雯被赶后宝玉的表现来看,对晴雯的依恋还是相当深的,可被吸引归被吸引,依恋深归依恋深,宝玉和晴雯之间的确没有王夫人所说的人事。退一万步说就算有了人事也没什么啊,按照贾府的规矩,贾府的公子正式娶妻前,屋子里一般会放两个漂亮丫头,说是怕到外面生事。可见贾府公子娶妻前和房内丫头做那种事本就正常,事实上早在数年前宝玉就与袭人有过云雨之欢,在贾府上上下下公认的好丫头袭人那里觉得也不算越礼,晴雯也是贾母给了宝玉的,也就是说就算晴雯和宝玉有云雨之事,也不算越礼,那王夫人担心宝玉被勾引坏了,真是岂有此理。

  看来说晴雯跋扈掐尖要强,勾引宝玉或者有可能勾引宝玉都不是王夫人要赶晴雯的理由。

  那到底晴雯被赶真实原因是什么呢?两个字:妖乔!妖乔是说女子的芳姿,略带贬意,大致是那种风情万种,妖娆缠绵,生动灵巧之类。王夫人是在对晴雯当面考察后决定赶晴雯的,仔细看这段就能清楚晴雯被赶的真正原因。这段文字对晴雯外貌和姿容的描写比较集中,而中间王夫人心态的变化描写也比较细腻,先是王善宝家的说: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象个西施的样子。。。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趫趫。。。。。。。。。这先触动了王夫人的往事,王夫人立刻回忆起一个记在心里的一个女子: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林妹妹的”。接着接王凤姐又添上一口说:若论这些丫头们,共总比起来,都没晴雯生得好。这时又勾出王夫人的心火。等到晴雯被叫来当面考察,虽没有装饰的晴雯钗軃鬓松,衫垂带褪,依然有春睡捧心之遗风,到了此刻王夫人便已经真怒攻心,既然已经真怒攻心,晴雯被赶已是必然,后来就算晴雯聪明撒谎骗过王夫人,但已经于事无补,最后王夫人说:既是老太太给宝玉的,我明儿回了老太太,再撵你。在晴雯临走时候王夫人还继续说:去!站在这里,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而此刻的晴雯不仅根本没装扮甚至是一脸的病容。由此看来的确是晴雯的这长相姿容触怒了王夫人。王夫人说的也很直白,一生都嫌弃这样的人。哪样的人呢,长的妖乔,在晴雯这里更是妖妖乔乔的,所以长的漂亮不是你的错,可长的妖乔赶你就没商量了。书中有意无意的说王夫人还赶过另外一个人的,就是兰哥的奶妈。王夫人在赶完晴雯回贾母的时候是借口是晴雯得了女儿痨的,但接着说:我前儿顺路都查了一查。谁知兰小子这一个新进来的奶子也十分的妖乔,我也不喜欢他。我也说了,好不好叫他各自去罢。这不说仅仅是长的妖乔在王夫人那里完全可以成为赶人的理由。而且一个也字更直白的表明了王夫人赶晴雯的心态。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偏好,王夫人不喜欢晴雯这一类妖乔美女,本来无可非议,但仔细看来,又岂止是个不喜欢可以解释的,贾府内丫头被赶就算芳管看的淡些,可也只是没苦求留下而已,其它的晴雯死掉,金钏死掉,司棋还不知道如何。。可见赶人在在贾府内算是严厉的惩罚了,王夫人仅仅因为人家长的妖乔就把人家赶走这显然于理不合,而且在整个过程中感觉下王夫人先是触动往事,后勾起火来,接着动了真怒,等到赶晴雯那段,把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恹恹弱息蓬头垢面的晴雯从炕上拉了下来,两个女人直接架起来去了。甚至王夫人还吩咐,只许把他贴身衣服撂出去,余者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这就不仅仅是不喜欢,简直就是深恶痛绝,恨之入骨了。这很不合常理很不近人情,更是不合王夫人身份。想想赵姨娘和芳管打架那节,听听探春怎么说:猫儿狗儿的,喜欢就多玩一会,不喜欢就不搭理。姨奶奶其实也是奴才,在探春看来也得不把芳管这类小丫头当玩意,太认真就有失身份,王夫人却是主子太太,甚至是主子的主子,对一个身为丫头的晴雯,一反往日宽厚,下了如此的很手,而且还动了真怒。如此的行为失常,举止失态的反应的只能是内心深处心理严重失衡。

  这就不能不叫人疑心,王夫人到底怎么了,受过什么刺激,有过什么心结吗?

  从心理学上说越是如此声厉色荏的,内心越是恐惧,也就是面前的情景让她内心不好的东西再现,这便是王夫人的心结了

  王夫人有心病。这心病就在赵姨娘。赵姨娘在整部红楼里面怕是个反面人物典型,自私,狭隘,讨人嫌,没眼色。。从主子到奴才,从亲戚到家人,从外人到亲生儿女集体讨厌的一个人。。但有一个人就看的上她,谁呀,贾政,这就怪了,通篇感觉在性情上,贾政和王夫人倒是一对,为人端庄方正,和赵姨娘应该是风马牛不系那个干的两类,可就是他偏偏收了赵姨娘做妾,而且还和她生了一男一女。贾政怎么能看的上赵姨娘,赵姨娘凭什么嫁给贾政。至少以性情论,书中的政老爷不该收赵姨娘才对,看来当初不是这般情形,或许政老爷不是,或许赵姨娘不是,或许两个都不是。仔细考察下全书,七十八回有一句说:近日贾政年迈,名利大灰,然起初天性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人,因在子侄辈中,少不得规以正路。再看政老爷诗词对联功夫也相当了得,可见所谓端方的政老爷只是年长后在子侄辈中才规以正路,年轻的时候也不过是宝玉一类的人物,只是比宝玉多读些八股之类的文章而已。想来也不奇怪,宝玉之所以是宝玉也不是凭空,还不是得益于政老爷的遗传。还有一个证据,政老爷骂宝玉时候怎么说,精致的淘气,这话说的多准确,若非亲身经历怕不能说的这么确实。赵姨娘呢,和晴雯比较下,除了过气的黄花和因为王夫人和王熙凤等人打压造成的心里扭曲以及作者行文对二人褒贬不同有所取舍外,二 人的性格是多么的想象,都有暴力倾向,都是碳暴脾气,都掐尖要强却又毫无心机,看赵姨娘虽爱挑事可结果都是自己遭受屈辱,再看晴雯骂房管的干娘和坠儿的娘的时候,两个老太太几句话就能将其噎住,每每要靠王夫人口中笨笨的麝月出来帮忙才能挽回局面,可见二人都是那种有勇无谋的,从大的方面说二人在本质上都有那种不满现状,勇于抗争的反叛精神,看晴雯如何抗上欺下只为赢得宝玉的爱恋,就能想象的出赵姨娘当初是怎样成为贾政的小妾的了,这里面还有个最关键的,就是她们那种做派也必须要依靠相当的姿色做基础,才能成为吸引男人的风情,要是姿色稍差,那类行为也只能被冠以作怪,令人厌恶而已。书中没有描写赵姨娘的容貌,如上分析,如果不是姿色过人那是绝对吸引不了当年的政二爷大的,再看看赵姨娘的女儿探春削肩细腰对比下晴雯水蛇腰削肩膀,从遗传的角度说,赵姨娘在外貌上也应该是晴雯那类的妖乔美女。

  说赵姨娘和晴雯是一类美女,很多人感情上接受不了,感觉上晴雯是美好的,赵姨娘却是丑陋的,仔细看看文本,个中差别无非是晴雯的青春少女的自然美装饰了那些本来让人生厌的行为,而赵姨娘一是青春已过,二是作者刻意不写其最为亮色的外貌,三是长期以来受到王夫人等打压造成的心理扭曲造成的行为失常。所以在读者眼里不丑陋才怪。我甚至觉得作者刻意塑造这样一个一点亮色都没有人见人烦的扁平人物恰恰是为了揭露那种以王夫人为代表的大家族种种规矩对自然美好人性的摧残,这与本章内容关系不大,这里不做深入讨论。总之说赵姨娘和晴雯一类,是说年轻的赵姨娘和晴雯一类而已。

  当然这不会成为什么心结,儿子收个漂亮的对自己好小妾,老妈有什么不高兴啊。

  说到底真正的心结在贾政或许并没有对王夫人产生爱情。从整部小说看贾政和王夫人始终是淡淡的,没有两个人关系亲密的描写,也没见彼此多么关心。这里面有个对比的,一是王凤姐和贾琏。。贾琏送黛玉回家,凤姐就非常失落,关怀备至,而且还有千里送衣表现感情的关怀情节,在贾琏回来后郎情妾意的,相当的美好,贾政也公差在外,而且一去经年,一个人在外,就未见王夫人对贾政的关心,反而生活邢夫人到还是关心的,更不见贾政对王夫人如何。可书中贾政和赵姨娘却很和睦,首先对于人见人衰花见花败的赵姨娘就未见贾政烦过,第二十五回宝玉着魔的那段情节,当赵姨娘被贾母没完没了骂的时候,贾政立刻上来替赵姨娘解围,明显回护她,最重要的是贾政多年不回家,回来后平时的还是住在赵姨娘屋里的。可见就算赵姨娘到了很不堪的时候,贾政依然和赵姨娘很好。

  有时想王夫人年轻时候长什么样,书中是没有描写,只是刘姥姥说做事爽快,考虑家族遗传,大的类型应该如宝钗端庄大方型的,但绝对没有宝钗鲜艳妩媚,难免失之于呆板,行为上爽快,说话天真烂漫,但明显没有凤姐精明,难免失之粗糙。此等 人性情也未必和顺,可能年龄少长知道藏拙后才举止端正,寡言少语起来,觉得袭人和麝月两个笨笨的好,便是觉得相近便亲近之意。观宝玉对宝钗尚且爱不起来,贾政又怎么能对长相呆板,行为粗糙的王夫人产生一点感觉。

  政老爷年轻时候不爱王夫人这类,爱谁呢,自然如宝玉般爱妖乔的,周姨娘跟袭人相类,不是妖乔,只有赵姨娘是妖乔的,所以政老爷爱之。王夫人把自己和袭人麝月归了一类,也就是木讷呆板又曰端庄知礼大方的一类,而赵姨娘晴雯甚至兰哥的奶妈是另外一类,也就是风情灵动的一类,自然更能让男人们心动甚至爱恋,政二爷,宝二爷之类的或诗酒放荡的或好色不淫的公子哥更是如此,这当然不仅仅是外貌,更是内灵外动的整体风情才会让男人心动,可王夫人天生烂漫木讷呆板自然想不到那么多,一定是觉得妖乔的女子争了自己宠,夺了自己的爱,从此便一辈子恨上这类人。

  有时会觉得贾政和宝玉有一个人分两个人写之意。两者可以对照看,贾政一妻两妾,宝玉本来设计也是一起两妾,贾政有王夫人,周姨娘,赵姨娘,宝玉有宝钗,袭人,晴雯。,那宝钗和袭人是第二个王夫人和周姨娘呢。晴雯当然就是赵姨娘第二。。。其实贾政王夫人周姨娘赵姨娘的关系,不过是晴雯未死宝玉没 出家一种假设结果,只是王王夫人远不如宝钗,贾政待赵姨娘更有情,待王夫人更无意而已。

  晴雯之类妖乔美女在王夫人心里撒了盐。。不被赶走才怪。

  说晴雯戳了王夫人心结,也成了王夫人新的心结,那就不能不说黛玉,再体会下王夫人说晴雯的时候,就说那个眉眼长的象林妹妹的,看整部书对林黛玉的正面描写只有林黛玉进贾府时候贾宝玉眼中形象: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可以说眉眼是黛玉最重要的特点,眉眼都像了,再就是水蛇腰,削肩膀这类美女共有的体态特征,晴雯可不是像极了黛玉,要说妖乔,排除词中贬义的成分,在王夫人眼中林黛玉可不就是大观园中最妖乔的女子嘛。。突然想到林黛玉刚进大观园的时候,王夫人对黛玉说的话:但我不放心的最是一件: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今日因庙里还愿去了,尚未回来,晚间你看见便知了。你只以后不要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开始以为关心黛玉,可后来宝钗来了,就未见王夫人说这话,难道王夫人不关心亲外甥女,血缘关系上可是更亲的啊,,再者说自己孩子不是谦虚是有的,哪有真认为自己孩子不好的,看后来赶晴雯一节,回头再看王夫人这话,那是透心寒意,翻译过来那便是:你这妖精似的女孩离我的宝贝儿子远点。。

  可怜黛玉一生心事在进贾府那一天就注定无望。。。。哀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