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片落叶


1

我总是收集落叶,当秋风吹落第一片落叶的时候,我就把它收集起来,每年只收集这一片,因为我每年只能见到爸爸妈妈一面。我曾尝试过收集了一大摞落叶,可是那没什么用,他们还是只回来一次就走了,我也就扔了那些多余的叶子,只留下一片。

目前为止,我已经收集了六片落叶,这些可都是秋天的第一片落叶,一定是有魔力的。我想等我收集够七片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直在一起的愿望也就能实现了吧。

我叫卓诚,一个八岁的男孩子,爸妈在外地工作,我整年留守在家乡小城,平时一般都住在亲戚家里。

又一次忍受了一个暑假亲戚的脸色之后,我决定永远离开这个混蛋家庭。我不想每天都得看亲戚一家人的脸色,我不想每天如同奴仆一样的伺候他一家人,我更不想听到同学们说我是没爹没妈的野孩子,不想看到班主任和他办公室那些老师的白眼......这一切真是够了!我要出去闯荡!我要去爸爸妈妈工作的城市找他们!

于是,在今年的第一片秋叶落下来之前,我制定好了一整套出行计划。

我跟班主任打电话说我自己受了伤,需要在家调养,他说知道了,有功夫他来探望我,我说谢谢老师。我想他只是说说而已,哪个老师会对一个爸妈都不在身边又整天捣乱的孩子这么关心呢?不会,至少他不会。

我又跟亲戚说这学期我要住校,就不再每天回到他家住了,亲戚说好的,那你在学校可要乖一点,要好好学习,我点点头。亲戚看起来心情不错,语气前所未有的亲切,仿佛我是他的亲生儿子一样。我当然知道原因,但是我不说。

我把书、衣服还有自己做的玩具等装进书包,然后背着它出了门,我要坐车去火车站,然后用我自己的方法上车。因为我心中一直被一股气憋着,所以直到公交车开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兜里没有钱,也没带公交卡。

怎么办?我看到旁边一位姐姐的钱包是开着的,里边有花花绿绿的票子!我想偷偷的拿一张一块钱出来,对,只拿一块钱,我只想着能坐上车就行,没有多想。

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动手,只是上前提醒她钱包开着,她看了看我,说了声谢谢然后拉上了钱包拉链。她并没有给我钱,但是这是我迫切需要的,她不知道我内心有多着急啊!

过了一会我平静下来,妈妈跟我说过不能偷人钱财,也不能乞讨,我之前的想法很危险,我不能那样做!可是眼下车过了一辆又一辆,我该怎么上车呢?

为什么一定要坐公交车呢?我可以步行去火车站啊!哎,诚诚你真是笨啊!

我不再耽搁时间,快步向火车站跑去。爸爸跟我说过,我们县城的车站一天只有两趟车靠站,一趟早上,我已经跟不上了,一趟是下午,我还可以赶上。

2

到了车站门口,我并不着急进去,而是在门口观察来来往往的人群。很快,我看到两个大人带着几个小孩子走了过来,那几个小孩子都是蹦蹦跳跳的看起来很开心,我立马跟了上去,混到了他们中间。小地方的车站查票不严格,我听亲戚家孩子说过,很容易蒙混过关的。果然查票的人只看了看那大人的票,简单问了下确认孩子是一块的,就放我们进去了。

过了安检,我赶紧帮那位阿姨拿东西,阿姨很客气的跟我说了声谢谢然后拒绝了我的好意,还跟她家的小孩说要向我学习。我只是笑笑不说话,心里对他家小孩有一万个羡慕。

在候车室,我特意跑去看了看列车运营时刻表,因为我要到江城去,所以我就把所有到达江城的车次都记了下来。没办法,我没钱买票,只好辛苦一下自己,路上多换几趟车了。

上车的时候,我故伎重演,混上了车。虽然我没买票,但是我也不会白白乘坐火车,遇到列车员过来拖地啦,收垃圾啦,或者售卖吃食的时候,我都会上前帮忙。他们都一个劲的夸我勤快,这个时候我都回报一个微笑,他们都看不出我眼神中的意思。

在过道里向前走的时候,我遇到了“帮我”过安检的那一家人。叔叔阿姨很热情的招呼我过去坐,阿姨还拿起一个苹果递给我让我吃,我顿了下,接过吃了起来。

那位阿姨问了我一些问题,又问到我爸妈在哪,我说我是一个人坐火车的,我爸妈在下一站那里等我。阿姨点点头,夸了我一句,然后又跟她的孩子说道要学习我的勇敢。我心中觉得好笑,但是她给了我苹果吃,我不能笑她。

到了下一站,火车停了下来,我想起自己说过的话,就跟他们说了再见然后下车了。

过了不久,又一趟车停靠,我看了看是经过江城的车次,赶紧跟着上了车,这是一个大站,上下车的人都不少,我上去以后走了好几个车厢都没有找到座位,就在车厢接口处停下来,靠在墙壁上休息。

车开了一会儿,有几个大个子过来吸烟,烟味很难闻,并且让我想起了亲戚家的孩子,心里又增加几分厌恶。我打算离开,去车厢里随意走动走动。我刚一起身,其中一个男人就掐灭了烟头,眼睛直瞄着我瞅。

我感到脊背一阵发凉,各种可怕的场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正在这时,一个列车员经过,我一下子抓住那个列车员的手腕喊道:“爸!”

那几个吸烟的人都是一愣,不再行动,我乘势跟着到了下一个车厢。奇怪的是,那个列车员任由我抓着他的手腕,不甩开也不说话,仿佛我就是他的孩子,一直带着我走到他的房间,

关上门,他转身问我:“小朋友,和家人走丢了吗?”他语调平缓,让人听了觉得心里很安定。我摇摇头,跟他说我爸妈都在江城,我是去找他们的。他让我把票给他看看,我杵在那里半天不说话,然后小心翼翼的抬眼瞧了他一下,他笑了笑,说了一声别乱跑,然后走了出去。

在他出去的空档,我打量了一下他的房间。物品摆放的很整齐,桌子上一排文件夹,正中间放着一张照片,是一家三口出游的照片,那个小男孩一定就是叔叔的孩子了吧,真羡慕他,要是爸妈在我身边,我们也可以拍这样的照片的。

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拿了一个单子给我,说我可以放心坐车到江城,还说车厢里有几个坏人,已经被乘警盯着了,让我不要出去。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我有些困了,便躺在好心叔叔的床上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叔叔没在,一位漂亮阿姨守在我身边。她看我醒来,问我饿不饿,我点点头,她拿了桶面泡好给我,又在里边放了个咸鸡蛋。

这位阿姨很像我的妈妈,我对她有天然的好感。只是这两年见到妈妈总是很瘦,一定是在外面工作太辛苦了吧!

我边吃边问叔叔去哪里了?她沉默了一会儿,跟我说抓坏人的时候受了伤,在上一站已经被送到医院了,好在问题不大,让我不要担心。我点点头,然后问那几个坏人的情况,原来他们都被抓走了,我松了一口气,继续吃面。

阿姨问我够不够,我点点头。然后阿姨又说你要是困了就再睡一觉,不困的话也不要乱跑,还有几个小时就到江城了,可不要让你爸妈担心。

我点头答应,阿姨就出去忙了。我拉开窗帘,一个人坐着看着窗外,窗外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偶尔会有灯光照进来,也是一闪而过。突然,我看到一片树叶从窗前飘过,我的小心脏猛然一沉,怎么办?这可是今年秋天的第一片落叶啊,我竟然没有拿到,一家团圆的愿望要到明年才能实现了吧!

3

下了车,我一个人在街道上晃悠,爸妈没有来接我,当然没有呀,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来了这里,怎么会来呢?

晃悠了一会儿,我到了一个游乐场边,里边真是热闹啊,大人们都有说有笑的,小孩子们在打闹嬉戏,我站在外面看着他们,非常羡慕,这种快乐只有爸爸妈妈都陪伴在身边的孩子才能有吧!

中午的时候我来到美食街,蹲在一家饭店门口,看着一个个酒足饭饱的食客从里边走出来,有的人还提着大兜小兜的外卖,那饭菜香气不断刺激着我,让我口水直流三千尺,胃里咕咕如惊雷。

我也想进去大吃一顿,可是我兜里没有一分钱,我不能进去抢,当然我也抢不过;我也不能进去要饭,妈妈说过,不能乞讨。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店里的,当我看到店老板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已经走进店里了,这时候已经过了饭点,店里没有其他食客了,老板看我进来,就走过来问我想吃什么。

我看了看墙上鲜艳的饭菜照片,吞咽着口水,先问了一句:叔叔,我可以帮你干活吗?来换一顿饭。

店老板惊讶的看了看我,说道这孩子是饿坏了吧,老三,快炒个肉菜出来!然后转头对我说你什么都不用做,这顿饭算我请你了,吃完饭就回家去,啊!别让爸爸妈妈担心。大人有时候批评小孩子会过火,但是我们其实都是为你们好呢,不要一冲动就离家出走了,这样你爸爸妈妈不得担心死了。

我点点头,心说我是多想听听爸妈的训斥呢,可是现在连他们的面都见不到啊。

饭菜做好了,我坚持要做点什么才肯吃,店老板无奈,就拿了抹布给我,让我擦桌子,我接过毛巾,开始挨个擦桌子,一遍擦下来,我累得满头大汗,去洗了洗回来的时候发现桌子上菜又多了一盘,还多了点心饮料,我疑惑的看着老板,老板说这些才能抵得上擦桌子的报酬,我点点头,开始大口吃饭。

酒足饭饱,我带着剩余的点心和饮料出了店门,像之前我看到的食客一样。

4

我继续在街上晃荡,只要看到街边有地图都会凑上去仔细查看一番,想找到爸妈经常提起的那个地名。

天黑的时候我到了江边,觉得有些饿了,就把中午剩余的点心饮料拿出来,整整齐齐的摆在江堤上,一边吹着江风,一边慢慢的吃饭。

一天快要结束了,我还没有找到爸妈,但这是急不来的,我有心理准备,并不太着急,着急的是我今天晚上该住在哪里呢?

这时候,一个小女孩走到我面前,她脸上脏兮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面前的点心,喉咙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话。我拿起一块点心递给她,她迅速接过,囫囵嚼了几下就吞了下去,我又拿了几块点心给她,然后给她喝了剩下的一瓶饮料。我说我叫卓诚,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刚要说话,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喝,好啊,你这小妮子躲在这里了!

小女孩听了那声音,一把抓住我的手说道,哥哥救我!那些人我不认识,他们一直追着我想抓我。

我急忙拉起她跑了起来,后边几个人也跟着跑起来,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在喊抓住那个小妮子!那个小男孩也别放走了。

我心里非常害怕,但是在女孩面前我得镇定一些。我带着她穿过沿江公路,跑向附近一个灯火通明的广场,那些人追了一会儿,看着四周人越来越多,也就不追了。我们混在人群中,不时的四处观望。确定没事了以后,她开始跟我说她的情况,原来她叫辛言,家就是江城的,前两天跟家里人生气跑了出来,却遇到了那伙人,他们抓走了她,还商量着要卖一个好价钱,她是趁那几个人不注意跑出来的。

我说我是来找我爸妈的,可是还没有找到。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就说了下午吃饭的那家饭店的名字和地址,问是不是她家的,她很惊讶的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说我午饭就是在你家吃的,那些点心也是你家的。她听了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抹眼泪,我安慰她但是没有用,就放任她一直哭泣,心想得赶紧想办法把她送回去。

过了一会儿她不再哭了,我就跟她说辛言你一定要赶紧回家去,要不然你爸妈可要担心坏了。她点点头,说那你送我回去吧!我说,好,你知道回去应该坐哪一路公交车吗?她又点点头,拉我走向附近的公交站牌。

为了避免像上次那样的尴尬,我问她说你有坐车的零钱吗?她对我笑了笑说我有公交卡。

到了站牌那里,我回头看了一下,发现之前那几个人又慢慢向我们走来,我看到街对面有一个烧烤摊在亮着灯做生意,便拉着辛言向哪边跑过去。没跑两步,便觉得脚下一空掉进一个深坑里,感觉后背被什么撞了一下,然后一股腐臭之气就扑面而来——我们掉进了一个下水道里,污水污泥几乎把我们淹没,粘稠的臭泥糊了我们一脸。

那些人走到我们头顶,拿着手电筒向下边照了照,可能是没看到什么,几个人骂骂咧咧了几句便离开了。

我问辛言都没有受伤,她摇摇头,我便拉着她向上游走去,走了一段路,看到旁边有个岔道挺干净的,急忙爬了上去。

又走了一会儿,岔道越来越窄,我们只好停了下来。辛言忍不住哭出声来,说道哥哥我怕,我们还能出去吗?我说一定可以出去的,相信我。

我看到通道前边有微弱的光亮,于是趴在坑道里边,继续向前,辛言在后边跟着我。这样匍匐前进了一会儿,我发现头顶的水泥顶变成了雨篦子,用力一推,竟然推动了。辛言在后边拉了一下我,说道,哥哥小心。我顿了顿,又放下了雨篦子,仔细听外面有没有声音。

我听了一阵,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天快明的时候,突然雷声大作,暴雨说下就下,我被惊醒了,辛言也醒了过来,我们赶忙推开雨篦子,从下水道里钻了出来。我四下看看,发现街边只有银行那里亮着灯,就带着辛言跑进自动取款机那里,进了取钱的小隔间,将门反锁。

没过一会儿,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是几个人含含糊糊的骂声:哥几个赚个钱容易吗?啊!昨天,昨天跑丢一个,吃个烧烤也被签子扎了嘴,走,走个路也被雨淋...…辛言满眼惊恐的看着我,这声音正是昨晚那几个坏人的,我对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紧张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那几个人也走进来避雨,浓浓的酒臭气立刻弥散开来,我和辛言在玻璃门里边,各自捂着鼻子嘴巴。

外面的雨声很大,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那几个人说了一堆我听不太懂得话,逐渐安静下来,我也略微放松了些,眼皮不由得耷拉了下来。快要睡着的时候,又被一阵撞门声惊醒了。原来有个人在挨个开玻璃隔间的门,开一个就踹一脚,然后又重重的把玻璃门关上。辛言也醒了过来,非常紧张,我俩紧贴着玻璃坐下。

咦?怎么开不了?那人打不开我们所在隔间的门,惊讶的说,然后探头看了看,又低下头看了看,说道啊,原来有人在里边啊!他的同伴们听到这话,纷纷起身凑到毛玻璃上查看。

我挨着辛言,发觉她在瑟瑟发抖。我看了看书包,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我拿出自己的一件黑色衣服,团成一团,先贴在玻璃上,然后猛然滑到上面,正对着那团脑袋,同时用手捂住嘴巴,发出呜咽的声音。只听他们大喊一声啊,鬼啊!一齐跑了出去。

我放下衣服蹲下来,忍不住开始抽泣,辛言看看我问道,哥哥你怎么哭了?我更加憋不住,抱过她放声大哭。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有些不对,辛言的脸怎么这么烫?我摸摸她的额头,更是烧的厉害,看这样子要马上去医院,可是我担心那些人没有走远,还不敢贸然出去。

我急得抓耳挠腮,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这时候我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更可怕的是眼睛竟然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四处摸索,碰到一个按钮,想起来这可以用来报警,便点了下去。

5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软绵绵的床上了。我四下里看看,白色的灯光,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户,而另一边,医生和护士正对着我鞠躬……

鞠躬之后,医生身边的人说道,何医生不要太过自责了,这小男孩跟那个小女孩情况不一样,除了急性肺炎外,他的肝脏和脾脏还有严重摔伤,耽搁时间又太长,也是没办法的事。

何医生点点头说道,他父母情况也不好,林女士的进行性肌萎缩已经过了临界点,也就在这几天了,卓先生前不久又出了车祸,现在还在深度昏迷中,唉!真是的!

这时候一名护士推门进来,说道,何医生,23床病人有突发状况,请你过去一趟。

谁?23床?

对!

老天爷!

看着医生离开,我起身悄悄的跟随在他们后边。经过一处走廊时,我向外一看,刚好看到妈妈正坐在轮椅上安静的晒太阳。我不顾一切的跑下去,大声喊道,妈妈!但是妈妈没有答应,只是紧张的看着远处。一名护士急匆匆的跑过来,对妈妈说道,林女士,你先生需要再做一次手术,可以的话请在这上面签个字。

我等妈妈签了字,那护士也拿着文件离去,又喊了几遍妈妈,可是都没有反应,妈妈好像看不见我一样。

我不管那么多,妈妈在我身边我就高兴,我拉过来一把椅子也坐下来,看附近的景物。

不远处有一群小朋友在玩耍,其中有个小女孩倒是挺像辛言的,应该不是她吧,她的肺炎过两天才能好。妈妈的那什么进行性肌萎缩的病很厉害吗?会逐渐好起来的吧?还有爸爸,好端端的怎么出了车祸呢?不行,我得问一问。

我转头看向妈妈,发现她已经站起来了,正对着我微笑,然后拉着我向草坪另一边走去——爸爸安静的站在那里,脸上挂着笑容。

一片落叶飘了过来,我伸手接过放进包里,刚好是七片,我们一家人再也不会分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往饭店跑的路上,白又艽大脑一片空白 ,只觉得不安感越发严重。 等还没跑到了饭店门口,医护人员就已经把病人抬上了车。...
    破糖阅读 568评论 1 15
  • 除夕夜回家,突然一个小女孩挡住了我的车。 我下车便要开口大骂,突然她说:“叔叔,可以跟我聊会天吗?” 她再三请求下...
    泥鳅不溜秋阅读 983评论 12 28
  • 1. 陈十三走到“停云”的座位旁坐下,火车在大山中穿行。 “就这么走了?”“停云”看着窗外说。 窗外黑乎乎的,陈十...
    失眠的陈九阅读 2,571评论 45 149
  • 一位医生在做完急诊后已是午夜,正准备回家。走到电梯门口,见一女护士,便一同乘电梯下楼,可电梯到了一楼还不停,...
    拔开云雾见光明阅读 311评论 1 9
  • 就在10天前,新冠肺炎病毒在大连地区小规模的爆发,金州全城五个街道办事处,所有辖区居民都被隔离管制。现在疫情趋于稳...
    东城偏东异闻录阅读 448评论 4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