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难度谈话》第5节 坚定信念,适用所有

在第一天的解读中,我们讲到了杰克与迈克这对好朋友的案例,在开始今天的解读之前,让我们来看看他们之间的高难度谈话。

几个月过去后,迈克对杰克的态度仍然很冷淡,他们之间的友谊也陷入了一种令人尴尬的境地。

因此杰克打算找迈克谈一谈,可是要怎么谈呢?

当杰克在重新审视了当时发生的事件时,他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试着从迈克的角度来了解整个事件。

而且无论是在他和迈克争论时、还是在他完成手册之后,他都没有向迈克表达过自己心中的感受,而这一做法恰恰使得他们之间的误会和矛盾进一步加深了。

杰克一方面很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可另一方面,又担心迈克认为那是无关紧要的事,甚至已经忘记了,那样的话杰克就会感觉自己很愚蠢。

但是,他认为这件事对自己来说又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想到了和迈克进行一次高难度谈话。

杰克告诉迈克,他为之前财务手册的事一直感到很沮丧和难过,让他感到忧心的是,这件事似乎影响到了他们之间的友谊,所以他想知道迈克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迈克告诉杰克,这件事的问题就出在杰克不够仔细上,并且在明明知道自己犯了错的情况下,仍不愿意承认,这让迈克感到很生气。

我们可以看到,迈克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故事当中,他的语言明显是带有攻击性的。但是为了能够让谈话顺利进行下去,杰克选择了用一颗真诚好奇的心去认真聆听。

在聆听中,他了解到,原来那天迈克面对的客户,是因为对他们工作的不满,而找茬儿借题发挥,所以即使是一点点的小错误,都会成为对方挑理的借口。因此,当时的迈克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在之后的谈话中,杰克阐述了自己的想法,并梳理出了两个人的意图:

迈克认为杰克在犯了错误时不承认,这让他感到很沮丧;而杰克则认为自己根本无法忍受错误的存在,因此也不愿接受迈克的指责。

于是杰克便从自我认知对话方面着手,并做了归责。

他告诉迈克,他承认自己在制表时犯了一个错误,但他认为没有严重到需要重做图表,所以他认为迈克当时提出重做图表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另一方面,迈克认为校验图表属于杰克的工作,但在那之前,迈克没有准确地向杰克表达过,而杰克也没有完全理解迈克话中的含义。

就这样,经过一番沟通后,两个人不仅顺利地解决了问题,而且也对双方进行了归责,友谊也得以长存。这就是高难度谈话的效应。

人际交往是非常复杂的事。

在我们之前所说的高难度谈话中,谈话的对象都是有正常思维的人。那么如果你遇到的是非常难沟通,而且精神状况有点问题的人,此时高难度谈话还能正常开展吗?

艾迪的母亲和姨妈罗宾一直不和,作为她们的亲人,艾迪感到有些左右为难。

罗宾告诉艾迪,她妈妈是一个极其自私且可怕的人,并且经常向她抱怨:“你妈总是说我从来都不记得给她的孙子孙女寄生日贺卡!可是,其实她自己就是一个该死的骗子!”

艾迪试着从不同的角度去劝说罗宾改变对自己母亲的看法,但都没有成功。

在这个例子中,我们看到了艾迪不仅是想帮助姨妈罗宾,她潜在的意图是想改变姨妈罗宾,从而使姨妈的行为与自己的观点保持一致,然而这种改变却超出了艾迪的能力范围。

在罗宾的行为与抱怨中,我们可以看出:

对罗宾来说,家人的联系显然很重要,哪怕是恶劣 的关系也远比完全失去联系要好。她其实想要的是一种家庭的归属感及家人的重视。

另一方面,她想告诉某个人,她的姐妹伤害了她,她只想将这一件事情一吐为快,但她却找不到听众。

所以艾迪需要做的,就是了解姨妈的这些内心想法,以及她所关心的事情,与此同时,将双方的谈话引入另一个方向。

艾迪可以这样说:

“是啊,我妈的确是一个能够让人如坐针毡的人!天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毕竟人无完人!也许,我们家里的每个人都有这种折磨人的‘特异功能’。不过我知道,我妈很爱你,而你也很爱她,你们俩都很重视这份姐妹之情。”

这样的回答不仅满足了罗宾希望有人能够跳出姐姐的战壕,不再替姐姐辩护,转而聆听她的不满和伤感的需求;同时也帮助了罗宾战胜孤独的恐惧心理。

所以,除了面对那些有医学确诊的精神疾病所引起的沟通障碍的人外,在任何谈话中,我们都需要谨记:你不可能强迫一个人改变自我,也无法令他完全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在谈话时,你的目标应当是竭尽所能地推动谈话向良性的方向发展,让谈话双方都能够顺利地交换信息和观念。

同时确保自己的行为不会引起任何形式的沟通障碍,从而激发对方的反抗或防御心理。

只要牢记这些,我们就能找到有效的方法来缓和谈话气氛,同时改变对话中出现的对抗性势态。

《高难度谈话》是一本美国人的沟通书籍,而国家之间有着不同的文化差异,如何才能将高难度谈话中的概念和观点,应用到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呢?

作者告诉我们,无论谈论的话题是什么,其隐藏在高难度谈话背后的基础信息是一样的,都是:

你内心向你传递的那些信息,也就是你所关注的焦点问题。并且高难度谈话的三层基本结构也是恒定不变的。

不同文化之间的不同之处在于,谈话者内心深处的声音出现的时机和方式可能会不一样。

比如:

南非和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的谈话者,他们关注的焦点会侧重于“孰对孰错,谁应该受到指责”;

而印度的谈话者会更容易受到内心情感的强烈冲击,而表现得更容易激动;

智利和中国的谈话者则会迅速地对内心自我认知世界的坍塌做出回应。

相对于简单的思维模式而言,文化是一个更加复杂的概念。即使是生活在同一条街上的两个家庭,对问题的理解也不一定相同。

所以不同国籍的人对于高难度谈话的理解也是不相同的,因此需要根据自身的文化及话语习惯,将谈话转变成适合自己的“语言”。

当你在思想上完成了话语的转变后,无论你谈话的对象是哪个国家的人,或是对方极其在意尊卑有序的沟通原则,你都会发现沟通变得更直接,似乎没之前那么困难了。

高难度谈话的处理不仅困难,而且常常会令人感到气馁。

尤其是当对方对你的谦虚视而不见时,或是在你勇于承担应负责任的举措并没得到对方的赞赏时,这种气馁感会更加强烈。

但是很多时候,为了突破根深蒂固的思维模式,也为了缓和宿怨,你不得不努力与自己作斗争,有时甚至会觉得自尊受到了伤害。

对此,请不要放弃高难度谈话,因为你无法改变其他人,所以你需要时间来改变自己的意识,并重新审视自己。

如果说你的思想和行为会发生改变,那一定是时间沉淀的结果。

《高难度谈话》是一本以解决问题为导向的沟通书籍,它把问题全部摊开后,思考着如何以一种平衡双方且在不损伤对方利益的基础上,扩大自己利益的方式来进行有效谈话。

如果想真正做到书中介绍的以“和”的姿态,引领并构造一场高难度谈话,其路途还有些遥远。

但在你通读本书后,知道了高难度谈话的方向与架构,你便可以开始大胆地尝试了,从每一次的谈话中不断地总结、反思和运用,直至最终走向成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